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壮丁
    第五章壮丁

    1

    二十世纪初期的中国社会是一个没有黎明的暗夜,为了维持统治权力,国民党政府对内疯狂镇压**领导的工农革命军,对外提防对抗着外国侵略势力。连年的征战,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将士死伤无数,国民党急需大批的兵员来扩充军事力量,于是就掀起了一场抓壮丁的大浪,最先是在四川进行,后来扩大到了中原地区,人们深受其害。家里有男丁的,都躲了起来,再穷也不愿孩子去当炮灰。保长不得不下令见男丁就抓,甚至连十几岁的孩子都不放过,一时间弄得人心惶惶的。

    这几天郑师傅和伏生一直没敢出门,闷在屋里让邻居大娘从外面把门锁上。伏生憋得实在难受,这半大小子是沿着河沟,循着田埂地头长大的,哪受得了这个,老是忍不住跳起来爬在墙上往外看,看完情形赶紧告诉郑师傅。前几天情况很是紧张,保长带着几个当兵的在村子里一天要走上好几遍,大大小小抓走了十几个。可是这两天似乎平静了很多,没听见鸡飞狗跳的声音了。到了中午伏生又爬上院墙往外张望,看见巷子口有一群人走了过来,他刚要蹲下就被一个当兵模样的人看见了,大喊一声,呼啦啦一群人把郑师傅家的门围上了。有人有脚一脚把门踹开了,郑师傅见情况不妙,赶紧想把伏生从后窗户上送走,可是人已经进来了。

    一群人拥着挤进了郑师傅家的小院,领头的大声叫道:“你***,瞧这身板多硬实,年轻力壮不去打仗,还想开溜,是爷们吗?”

    “长长长官,他不是咱们乡的人,是我徒弟,人家是外乡人,咋能给咱充壮丁哩?”郑师傅结结巴巴地说。

    “外乡人,外乡人就不是中国人了?是中国人就得为国家出点力不是?”那人盯着伏生冷笑着说:“来呀。带走,今天任务完成的不错。”

    不由分说,伏生就被人绑走了,伏生边走边喊郑师傅“师傅,您好好的,我没事,回来再看你”。郑师傅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徒弟也没有办法,他倚在门框上,两眼没了深色,似乎一年前失去老伴时的痛又来了,泪水在眼眶打转,他知道抓走的壮丁不死也被打的缺胳膊断腿的,多半都战死疆场,埋骨他乡,在乡里人的眼里壮丁就是死路一条,有钱人都是花钱买个人替自家儿子去当壮丁。再说伏生是家里的唯一的儿子,在那年代是肩负着传宗接代重任的,那命比爹娘老子还重要,在这儿被抓走咋向人家家人交代,万一他爹妈来要人该咋办。他越想越觉得难受,恨不得抓走的是自己,慢慢蹲下,斜靠在门口和树影缩在了一块儿。

    伏生一步一回头,他看见郑师傅伤心的情形,也愈发的难受,于是就恳求领头的那人说:“长官,您看俺师傅岁数也大了,身边也没个亲人,平时待俺不薄,俺这一走不知道啥时候还能见上一面,您能让俺跟师傅道个别吗?”

    “去去,看不出你小子还是个有情有义的主,俺喜欢,赶紧的。”那人也怪爽快就答应了,旁边就有人来把绑给送了。

    伏生跑到郑师傅身边,把师傅搀了起来,说:“师傅您放心,俺一定会回来看你的,多注意身体!”郑师傅直起腰,悄悄塞给伏生一把剃须刀,轻声对他说:“收好,以后会用上。”伏生点点头,偷偷塞进了衣袖,转身走了。

    2

    伏生被带到一个小屋子里,里面还有六七个人,都是被捆着的。只听见送他来的人说:“差不多了,可以出发了”。伏生和其他人一起被困住双手,绑在一根绳子上拉出来。此时已经是黄昏时分了,领头的那人说:“赶紧出发,再晚怕是要出事”。听完这话,伏生心里多少是生出了恐惧感,再看看身边和自己同样命运的几个人,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此时一个念头闪过脑海:一定要逃出去,不能坐以待毙。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月亮已经升得老高了,初春的夜还是极冷的,伏生打了个寒颤,心想这月色还是很好的,说不定是个机会。于是他冲着押送他们的人喊:“长官,我要尿尿。”领头的一个士兵吼道:“快快快,解决。”整个队伍停了下来。

    “是我一个人要尿尿”伏生怯怯地说。

    “一起尿,绳子不能解开,这是上头命令。”

    “那咋尿?兴许人家不想尿呢。”

    “到底尿不尿?咋恁多屁话?”士兵不耐烦地说,还抽出鞭子在地上打了几下,告诉大家不得反抗。

    伏生这下脾气也被激起了,他正要反驳几句,这时候一起被绑的一个又黑又瘦的人见情势不妙,赶紧打趣道:“尿尿,大家一起大家一起,都是爷们,别姑娘家家的。”

    这一群人就这样在明亮的月光下站在路边很不自在地撒了一泡尿,伏生边尿边想这么好的机会没了,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这样被带走多半是直接上前线了,上了前线活下来的机会就很小了,该咋办,该咋办?何况爹娘还不知道呢,不行,还是得逃。别人都把裤子系好了,他还在磨蹭。那个领头的士兵极厌恶地踢了他一脚,伏生居然没有反应,依旧低着头,慢腾腾地收拾着自己的裤子。在这些被抓的人里头,伏生是块头最大的,对那些押送的人来说这个大块头是个潜在的危险,于是他被安排在绳子的中间。见被踢了一脚都没反应,有一个士兵就不安了,他悄悄提醒领头的那个说:“这小子不安分,还是得小心点”,领头的那人点点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