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逃跑
    第七章逃跑

    1

    寸花第一次的出逃计划失败了,可是她又怎么会甘心?尤其是每个黑夜来临,那个令他作呕的男人走近她的时候,她逃跑的意志就更加坚定了。她必须得从这出去去找她的伏生哥,哪怕他嫌弃她,唾弃她,她不奢望什么,只求他能让自己待在他身边就好。

    麦子马上成熟了,今年收成虽说不好,但也可以解目前断粮的燃眉之急呀。大家看见这麦子一天天的灌浆、饱满、泛黄,那个高兴劲就好像是培养大了一个有出息的儿子一样。白天,男人们开始清理打麦场,把杂草清除出去,有骡子的人家拉上家里的大骡子,挂上石磙,把场地碾压得平平整整的。没骡子的人家就

    只能靠人力了,三五个男人,使出吃奶的劲来拉石磙。这年月有土地、有骡子的毕竟是少数。寸花婆家属于大多数,他家也没有土地,但他公公还算是个能人,种庄稼是把好手,是地主家的长工,他丈夫二牛也还算勤快,也在地主家干活。马上麦收了,这父子俩每天天不亮就要往田里去。她婆婆也收拾好了镰刀,准备去给地主家割麦子。寸花这几天身子有些不舒服,感冒了,整日头昏昏的,她婆婆怕留她一个在家不合适,于是就让女儿华萍留下了陪她。其实最主要的是防止她逃跑。

    这花萍跟寸花本来就不对付,她老是觉得爹娘太宠着寸花了,以至于这个新媳妇现在眼里谁也容不下,根本不把她哥哥二牛放在眼里。因此,这俩人在家里几乎是零交流。虽然不说话,但她娘临出门的时候交代过,要她一定要看好嫂子,放这样一位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在家的确让人不放心,更何况,她娘知道寸花的心根本不在儿子身上,更不会在这个家里。就这样捱到了中午了。寸花一直在自己的房间里,有一搭没一搭地做着针线活,心里想着怎么才能瞒过花萍出去呢。

    花萍看见快晌午了,就去做饭去了。其实她平时是很少做饭的,在厨房也根本做不出什么来。刚把剩窝窝头放进锅里,去生火,弄了半天这火也没点着,还弄了自己一鼻子灰,熏得眼泪鼻涕一把一把地往下流。寸花看了觉得实在是好笑,于是就走过去几下就把火生着了。

    “你还真行呀!”花萍半带点讽刺地说。

    “丫鬟的命,不会干这活儿怎么能行?”寸花边烧火边没好气地说。

    “你来俺家也小半年了,谁把你当丫鬟了,宗族一样的供着”花瓶也不示弱。

    “你今年多大了?还不赶紧把自己嫁出去?”

    “俺今年才17,还要多陪爹娘几天呢”花萍没趣地说。

    “怕是没人敢娶你吧!”寸花开去了玩笑。

    “才不是呢?俺想好好挑一挑,”花萍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命真好,俺就没这命了。”寸花有些失落了。

    “你啊,也别抱怨了,俺哥好着呢,就是人矮点。但他对你多好呀!”花萍知道自己说造次了,一时竟有点不知所措。

    这花萍跟她哥哥不同,17岁的大姑娘,出落得亭亭玉立,虽称不上是倾国倾城,但也绝对是香艳十里。看上她的小子多的很,只是她看不上人家。她其实心里有人,是地主家大少爷的小舅子,他们只见过几次面,还没来得及说上话,甚至连那人叫什么都不知道,但从他的眼神中,她可以断定这男子对自己有意思。只是作为大姑娘,不好打听一个男孩子的情况。于是这事就一直搁在心里,如果没有合适的机会估计要烂在心里了。她也很苦恼,但又不能跟别人说,这种痛苦压得她很是难受。有的时候,她想如果再有机会见到那人,她也许会不顾一切地向他表白。但真的见到了,她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吃完饭,寸花又回到了自己房间,一待就是一下午。眼看太阳又要下山了,她心里干着急,真希望这会儿这小姑子能有些事出去。可花萍还在门口做她的小布鞋,看来今天又没希望了,马上上工的人就要回来了。这个时候她灵机一动,对花萍说:“马上就天黑了,俺看看你爹娘和哥哥回来了没。”

    “啊?那咱们一块去吧!”花萍有些吃惊,难道这个嫂子跟哥哥磨合好了?她突然有点小欢喜起来,同时又有些埋怨她娘的多心。

    寸花一听也不好说什么,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到了村口。

    太阳已经落在了树梢上,几只麻雀在树枝间来回徘徊,叽叽喳喳的,微热的风吹来,寸花感到好是熟悉。去年也是这样的天气,她与伏生还有同村的几个小伙伴一起帮着地主家割麦子,到了收工的时候,她与伏生一人拎着一把镰刀往回赶,边走边说笑打闹,好不快活。伏生故意往她的头上插上一些无名的野花,然后起哄地说:“快来看,快来看寸花是不是美得像个新媳妇?”他这一大嗓门,引得同行的人都看了过来,然后大家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滚,滚、、、、、、没见过这么闹的,诅咒你以后娶不到媳妇”寸花生气地说。

    “那我还诅咒你嫁不出去呢!”伏生打趣地说。

    “一个娶不到,一个嫁不出,俺看你俩倒是真一对”,同行的一个姑娘开起了他们的玩笑。

    想到这儿,她不禁笑了起来。这时,二牛和他爹娘也从远处赶了过来,他们误以为寸花是看见他们而笑的,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尤其是二牛,恨不得当下就亲上一口。

    就这样一天过去了,她的计划又耽搁了一天。

    2

    过了几天,寸花感冒好了些,她主动要求去田里割麦子,这下她婆婆别提多高兴了,心里乐开了花,心想怎么找了个这么勤快的媳妇呀!于是就一口答应了。

    一大早,他们一家来到了地主家的麦地里,此时割麦的人很多,大家开开心心地劳动着。虽然汗水浸透了衣服,麦子也最终进了地主家的粮仓,但是他们是农民,土地是他们的命根子,劳动是他们的本能,这就是命。

    寸花挥舞着镰刀,手下立刻就响起了沙沙的声音,一扑一扑的麦子便像卸了盔甲的士兵一样倒下了。不一会儿,她的身后已经堆了很多麦扑。这个时候地主婆走来了,看着寸花割下的麦子,一排排,整整齐齐的,很是满意。于是就回头冲着她婆婆笑着说:“婶子真是好福气,娶到这样能干的好儿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