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兄弟
    第八章兄弟

    伏生到山上也已经有一个多月了,可是他没出去打过一次食,他不是怕,而是从心理上接受不了自己是个山匪。他虽生的虎背熊腰,一副好身材,可毕竟是贫寒子弟,见惯了百姓的疾苦,他不忍心去做任何有伤于他们的事。尽管他知道抢的大多是大户人家,但那年头大户人家也好不到哪里去,赶上好年成还好,若是赶上不好的年成,大户人家也仅仅是免于饥寒。再说了,有抢就有伤,方圆几十里的大户人家几乎都被他们抢了个遍,有的人家不只一次被抢,还打死过几个家丁,伤过几次人,可最终抢来的东西也不过能养活这几十号人几天而已。所以,伏生决定就在这寨中安心做个剃头师傅,能给口饭吃就行,他绝不参与打食。但剃头只能给自己挣口饭吃,人家不会给他带来的兄弟吃。虽说这些所谓的兄弟他也并不熟悉,也刚刚认识不久,但是是一起上山的,在别人的眼里他就是这些人的首领,照顾好他们是他的职责。山寨大哥也暗地里提过几次想让他带着这些人下山打食,但伏生都是一口回绝了。

    兄弟们都好几天吃不上饭了,每到饭点,别的队都呼啦呼啦地吃着,他的这些兄弟们却只能干瞪眼看着。他因为有手艺,虽然每天能吃上饭,但这饭太难下咽了,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弟兄们饿着,他得想法子。

    附近几十里已经没有可抢的大户了,他和相俊研究了半天也没研究出个门路。这个时候,有人提议去几十里外的县城去抢,听说城里的有钱人多。这些弟兄里有个伙计曾在一个布商家里做过工,据他说,那商人家每到月底结算光银锭子就有几十个,当然这也是他听说的。去城里好是好,但人家有武装队,那手里可都是有枪的,弄不好还会丢了性命,这太冒险了。红脸大哥他们都没想过去抢城里。刚刚燃起的希望又破灭了。大家都沉默了。

    “富贵从来都是险中求,就试一下吧”有人大声嚷嚷起来。

    “我看行,咱们谨慎点,万一不行就跑嘛!”

    “大家不打食就没活路了,不如就拼了算了”

    “行,行,但是大家得好好合计合计,不能冒险,更不能连累大家,”伏生站起来说。

    “不行啊,大哥,万一、、、、、、”相俊想阻止他。

    伏生一摆手,就不让他说了。

    “那就这样吧!大家先散了,相俊留下”伏生对大家说。

    大家都进屋了,院子里只剩下伏生和相俊。

    说起这相俊还是有点来头的,读过书,能写会算的,据说祖上当过官,到他父亲这代已经衰败不堪了。他父亲在他几岁的时候,染上痨病,拖了几年就不行了。但他母亲有远见,不管条件多苦还执意要让他多读几年书。如果没有被自己的亲叔叔给卖出去当壮丁,他现在应该是开了一间私塾,教孩子读书。他的这个叔叔老早就染上了抽土烟的恶习,本来还算殷实的小日子,几年间全都被他败了。先是把老婆卖给了邻村的一个寡汉,后来连自己十六岁的女儿也给卖了。村里让出劳力当壮丁,他想来想去,觉得应该把侄子给弄出去当壮丁,一来如果侄子当了壮丁成了炮灰,他就可以霸占哥哥家的那三间祖屋;二来他也可以完成出丁任务,在保长面前表现一下,大义凛然,说不定还能弄个一官半职的。

    相俊那天也是运气不好,自打抓壮丁以来,他母亲就没让他出过门,对外宣传她家相俊去外地念书去了。这天傍晚他叔叔喝得醉醺醺地直闯他家,刚好撞见了,他大喊:“咿,相俊,相俊。”

    “去去去,别胡说!”相俊母亲赶紧拦住他。

    其实他是装醉,他心里清楚的很,只不过是表演给嫂子和侄子看的。他想看看侄子到底在不在。

    本来这天相俊是要出去他舅舅家躲几天的,他舅舅家距离他们那有几十里路,他舅舅捎信来说那边情况好些,让他去。他娘想趁夜带他去。刚一开院门就被他叔叔拦下了。他娘把他叔叔一推让出一条路就继续带着他往前走,母子俩趁着夜色急匆匆地赶路。刚走到半道就被人拦下了,然后相俊就被带走了。

    也幸好是碰到伏生了,不然可能就直接送前线了。所以,对相俊这样的读书人来说,伏生就是他心目中的英雄。而伏生也是从骨子里喜欢这个跟自己年纪相仿,眉清目秀,又识文断字的小伙子。两个人干什么事情总是有商有量的,从来没有过矛盾,可是这一次,他们在关乎弟兄们的生计上发生了分歧。

    “大哥,这样做实在是太冒险了,”相俊还在坚持他的意见。

    “不冒险,咱们都得喝西北风去”伏生说。

    “那也不能拿兄弟们的命去赌啊!”相俊有些激动。

    “俺想好了,你们都不去,俺要自己去,成不成无所谓,就当是淌水了,”伏生似乎真的计划好了。

    “那就更不行了,你走了,咱们这些弟兄怎么办、、、、、、”

    “哎,打住,俺一定不会有事的”伏生打断了相俊的话。

    “那你是有打算了?也好,俺跟你去,”相俊说,“俺以前在城里读过两年书,对地形比较熟悉。”

    伏生听完点点头,两个人很快达成了一致。

    夜已经黑了,他们饥饿的胃又开始哭喊了。伏生和相俊对向站着,彼此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此时周围极为寂静,弟兄们虽然都躺在床上,可是由于多日的饥饿,让他们都失去了精神,没了言语。大家忍者、饿着、心慌着。这种无形的压力压得伏生喘不过气来,为了这些和他一样苦命的弟兄们,他必须铤而走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