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进城
    第九章进城

    夜幕慢慢降临了,喧嚣了一天的小城,呈现出了一片宁静,哪怕各种罪恶在暗地里还在滋生着。很多店铺掌起了灯笼,家家户户也都开始了晚餐,空气中弥漫的是厨房的味道、家的味道,这种味道让两个年轻人思念起了自己的家乡。如果天天都能够回家,日日都与心爱的人在一起该多好呀!可惜,这兵荒马乱的,又有几人能安然度日呢?

    伏生给相俊递了个眼色,可以行动了。这家人的小院墙比较矮,倒是不费什么劲就翻进去了。屋里亮着等,他们悄悄地溜进去,趴在窗子底下听着动静,只听见一男一女在说话,女的说:“这个月的钱拿到了吗?马上又要交房租了”。

    “怎么又要交房租了?俺不是刚给过你吗?”男人有点不太耐烦。

    女的也有点激动:“你女儿生病不得花钱呀?”

    “要你有什么用?天天在家光带个孩子还带不好,老子没钱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这个时候,屋里一下静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听见女人在嘤嘤地哭泣着。伏生最不能听的就是女人的哭声,只要一听到这种声音,他的内心就会涌起一股强大的力量,想要去把那个让女人伤心的男人给揪出来。小的时候有人欺负寸花,他总是第一个站出来,直到把那个欺负人的坏小子打得满地找牙才肯罢休,所以,寸花一直很喜欢这个可以为他出气的好哥哥。今天这女人的哭声弄得伏生很是难受,他脑海中又出现了寸花那梨花带雨的面孔,他内心的柔软撺掇着他,让他一脚就把人家的门给踹开了。

    屋里的两个人,一看进来了个陌生人,着实吓了一跳,那女人立刻止住了哭声,吓得赶紧倚在了那男人的怀里。这时候,那男人也很是害怕,他把女人紧紧地拉在自己的胸前,顷刻间,刚刚争吵的两个人又立刻结成了统一战线。

    “谁、谁、、、、、、你们是、、、、、、”那男人哆嗦着说。

    伏生不紧不慢地走到他们跟前,眼睛盯着这女人,这女人被他这一盯,倒是吓得直接捂着脸蹲到了地上。男人以为伏生是个酒色之徒,他突然抓起地上的女人,对伏生说:“大哥,您要是看上这婆娘,就尽管带走,别、别伤人就行”。

    伏生愣了一下,立刻反应过来了,他把那女人扶到了一张凳子上,然后对她说:“姐姐,这就是你嫁的男人,你可看清楚了”。

    趁着这片刻的功夫,这男人就想往外跑,可是他不知道,门外还有一个人,正撞在相俊的身上。相俊一把又把他推回到屋里,他倒在了地上,便顺势跪了下来,边作揖边不停地说:“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他越是这样,伏生和相俊越是腻烦他,伏生这个时候走过去直接给了他一巴掌,说:“你有钱去抽土烟,就没钱给老婆孩子了?你还算是个男人嘛?”

    那女人一听土烟,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走到那男人的跟前,狠狠地拽着他,撕心裂肺地说:“你不是说不抽了吗?为什么还在抽?家都被你败光了,这以后怎么活呀?”她这一嗓子,吓醒了睡梦中的孩子,那孩子紧跟着发出了尖锐的哭声,倒是把伏生吓了一跳。得赶紧结束这闹剧,免得惊动了其他人,这里毕竟是县城,治安不比乡下。

    “俺们兄弟俩进来只是讨口饭吃,不会伤着大人孩子。你呀就把备下的抽土烟的钱拿出来,给兄弟买顿饱饭吃就行了”,相俊见状,走到那男人的跟前,跟他说。

    “家里情况,您二位也看到了,实在没什么油水啊,你们是走错门了,”那男人在搪塞他们,对,就是在搪塞,因为他们的确跟一般凶神恶煞的土匪不一样,仅仅是两个毛孩子,他似乎并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伏生一看这人也是个滑头,看来不拿出点狠的是不行了。于是他随手把桌上的一只花瓶拿起来,朝着那男人砸了过去,随着咔嚓一声花瓶破碎的声音,还传来了那男人的痛苦声。那人的头被砸破了,血顺着脑门子往下流,这个在场的几个人都惊住了,那女人赶紧跑过去,把孩子给抱在怀里。然后,她往门缝里一摸,摸出了一个白色的手帕,里面裹着一些首饰,拿给了伏生。

    “好汉,我家里就这些了,若不是我藏得紧,说不定都被他拿出卖了。您就看在孩子的面上拿着走吧!”那女人带着哀求的语气说。

    “不,你女人是东西,俺不要,伏生又把她的手给挡了回去。

    这个时候,相俊把地上的男人一把提溜起来了,“你是要命还是要钱?选一个”。

    “要、要、要命”,那男人也顾不上擦血,赶紧往衣服口袋里掏,还真是摸到了几张皱巴巴的钱。相俊接过去,有些失落,太少了,这绝对不是他们想要的数目。这时候,他狠狠地用眼睛瞪着那男人说:“真没有了?要不先割你一只耳朵,咱们再谈谈”。

    “别、别、别,还有点,我给你拿”。

    那男人爬到了床底下,在床板间扒拉出了一个盒子,里面居然有几个大银锭子,看得伏生心里乐开了花,连身边的女人也有些吃惊。

    伏生接过盒子,拉着相俊迅速出了那小院。两个人很是开心,没想到这城里还真是有钱人多啊,随便跟一个就弄到这么多。

    2

    伏生和相俊揣着抢来的钱迅速消失在黑夜中。这天晚上既无月亮也无星星,乌漆麻黑的,若不是偶尔有几家亮着的灯透着那么一点光,这夜像死了一样。巷子里传来了几声狗叫,树上还有几只夜莺刺棱棱地飞过,很是吓人。相俊不禁加紧了脚步,跟上了伏生。两个人就这样在黑暗中默默行着,毫无目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