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新寡
    第十一章新寡

    1

    伏生把雪琴带到了山寨,很多人都产生了怀疑,有的说他俩不像是表兄妹,像是二口子;还有的说就是在外面瞎胡混认识的,一看那女的就不是好东西。也有人直接跑去问相俊这俩是咋回事。这几天,整个山寨被这二个人弄得沸沸扬扬的。流言蜚语也时不时地传到伏生的耳朵里,他也很苦恼,没有人会理解他,就连相俊这几日见他也是躲着走。

    雪琴来了以后就在寨子里的厨房帮忙做饭,她也算得上勤快,不管有什么活都抢着干。厨房里大多是女眷,刚开始大家对她很是忌惮,后来发现她不仅活泼还特别热心肠,谁有点啥烦心事她总是想着法子去开导人家。有时候别人临时有事也会叫她给帮个忙什么的,她也都爽快地答应下来。几天下来,跟大家混熟了,而且也没见她有什么不轨的行为,也就没人嚼她舌根儿了。她也一天天快活起来,脸上也红润了许多,总是不见其人先闻其声,到哪儿去都是欢声不断,很快成了这寨子里人见人爱的主儿了。

    伏生看在眼里喜在心里,总归是自己办了一件善事,因为从小他娘就教育他要多行善事才能有善报。也不知怎的,每次看到雪琴的背影,他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到寸花,也感叹寸花没有雪琴的勇气,他多么希望寸花也能从火坑里跳出来呀,他甚至想带着自己的弟兄去陆家洼把寸花给救出来。但是他不能,因为这样名不正言不顺的,人家毕竟是拜过堂的,再说万一弄出人命来,他也没办法给兄弟们交代,于是只能希望寸花能保护好自己。

    寸花又何尝不愿意为自己的幸福搏一把呢?但自从二牛生病以来,她逃跑的愿望就打消了,也许是出于悲悯,她要好好陪他走完剩下的路,大夫说二牛这病已经到了晚期,估计也就剩下最多半年时间了。这个消息对她来说已经说不出是悲还是喜了,悲的是她新婚就要守寡,喜的是她终于可以不用再面对这个让她感到无比厌恶的男人了。她的内心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平静过,她也不知道二牛走了以后她将何去何从,管它呢,反正生活对她来说已经无所谓了,因为那个让她魂牵梦绕的人现在不知生死,她活着唯一的希望没有了。

    二牛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了,他经常吃着饭饭碗一放就歪着睡着了,有时候在说着说着话就迷糊过去了。他爹娘整日以泪洗面,求神拜佛想让他多延续几天,就这样了还天天逼着寸花和他同房,寸花知道他们是想让她能怀上个一男半女的,好传宗接代,但是这对二牛来说是绝对不可能完成的事了。

    一天晚上,二牛有了点精神,于是拉住寸花的手说:“寸花,俺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你了,娶了你也没能给你带来幸福,现在连陪你的机会也快没了,你会怪俺吗?”

    寸花轻轻抚摸着他那肿胀的肚皮说:“不怪,要怪只能怪俺自己命不好。”

    “你看俺这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俺就怕走了以后,你的日子不好过,”,二牛喘着气说。

    寸花低头不语,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也不知道怎么办。娘家是回不去了,因为弟弟马上也要娶亲了,家里不可能再养她一张嘴,这婆家估计也没法待了,因为毕竟自己太,也没个儿女在身边,即便是她没有改嫁的想法,但人家也不愿意再留着她惹是非。想到这儿,她的眼泪无声地流着,天下之大她能去哪儿?

    二牛心疼地给她擦了把眼泪,叹着气说:“早知道是这样,俺打死也不会娶亲,把你给害了、、、、、、要不等俺走了,你就改嫁吧!你人漂亮心又善,一定能找到比俺好很多的男人”。说完二牛也抹起了眼泪。

    寸花平静了一会儿说:“不说这些了,以后的路谁知道怎么走。这兵荒马乱的,前几日还听说日本人都打到洛阳了,能活一天就是赚一天。你什么心都别操,好好养病,大夫不是说了吗,这病有的人能坚持几年都没事,等你养好了病俺给你生个大胖小子”。

    “别唬俺了,俺是没这命了,而且俺也不想拖累你,万一生了小子俺再没了,你一个人带着孩子就更难了。”

    寸花没想到二牛是这么的善良,他的句句话都落在了她的心坎上,这种善良仿佛刀子一样割着她的心,此时她宁愿他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这样至少他走了以后她也不会去想念。她明白几个月的相处,二牛深深地爱着她,这爱让她感到很沉重。

    “你放心吧,俺不会给你守寡的,俺是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寸花故意这么说。

    “嘿嘿,俺倒是真希望你是这样的人,不过俺知道你不是,这也是俺最担心的,”二牛看起来也很了解寸花了,“说真的,你要的改嫁俺一点也不怪你,能找个好人家俺也放心了,你是俺在这个世上最放心不下的人。”

    “二牛,别说了,求你别说了,俺心里受不了,”寸花哭出了声。

    二牛把她揽在怀里,亲了下额头说:“俺怕现在不说,以后就没有机会了。你听哥哥的,以后好好找个人家改嫁,把日子过好,俺死了也瞑目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