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改嫁
    第十五章改嫁

    1

    这个夜晚来得太迟了,寸花站在窗前默默地看着树梢上的落日,一点点消失在地平线,她的内心像有一团火在燃烧着,似乎要将她整个人给烧掉。她急切地盼望着这漆黑的夜快点到来,好让这团火在黑暗中彻底喷发,否则她将会被它活活烧死,尸骨无存。

    这晚没有月亮,伸手不见五指,寸花心里激动极了,终于马上就要脱离火海了。她相信花萍一定会帮自己的。

    寸花装作和往常一样,吃完晚饭收拾干净厨房就回自己屋子了,花萍也跟着一起进来了。两个人躲在黑暗中悄悄地说着话,几个月的相处也使得她们像是亲姐妹,临别的时刻有说不完的话,花萍握住寸花的手说:“嫂子,不管到哪儿,俺都管你叫嫂子,以后你凡事都得小心了”。

    寸花重重地点着头说:“俺知道了,你也老大不小了,赶紧找个合适的人把自己嫁了吧!”

    花萍哭着说:“希望下辈子咱们还是一家人”。

    寸花说:“对,还是一家人”。

    两个人说着说着哭声就出来了,她们以为没有人会知道她们的计划,因为老爷子每天晚饭后会去给地主家的骡子添草料,一般要到很晚才回来,老太太睡的又比较早。可是,今天不一样,老爷子吃完饭并没有直接去地主家,而是去了文虎家,这个时候刚好回来,就听见姑嫂俩的哭声。他感觉不对头,寸花哭她能理解,花萍也跟着哭,他觉得里面一定是有事,于是就仔细地在外面听了起来。

    此时屋子里的人正在忙活着装东西,根本不知道危险在悄悄逼近。下半夜她俩悄悄地开门出去了,还没出村,就听见村子里狗叫声四起,有人举着火把大声吆喝着:“在前面,在前面,别让她跑了”。

    俩人先是愣住了,花萍突然感觉情况不对,一把把寸花推开,说:“你赶紧到前面树林子躲一下,俺来应付他们,记住先别往你娘家的方向跑”。

    寸花顾不上许多了,赶紧撒丫子就往外跑。她拼命地跑呀跑呀,可是后面的脚步声还是越来越近,几个火把一照,一个孤单单的的身影看得是那么明显、那么瘦弱。几个人边追边喊:“站住,别跑,你跑不了的”。突然有人在身后把她扑倒了,她重重地摔倒了,立刻就有人用绳子把她绑起来了。

    绑她的不是别人,正是她公公。寸花破口大骂:“枉俺平时还叫你一声爹,你简直猪狗不如”。

    啪一个巴掌打在了寸花的脸上,她公公发疯似地说:“反了,反了,在俺眼皮子底下就想逃跑。俺说过你生是陆家的人,死是陆家的鬼”。然后转身又给了花萍一个嘴巴子,骂道:“吃里扒外的东西,谁是你老子,你弄清楚了没?”花萍捂着脸看着寸花默默地流泪。

    “大哥,俺看不如今晚就拜堂吧!省得夜长梦多,”文虎爹催着。

    “好,绑着进去把堂拜了,”寸花公公十分赞同。

    寸花一听急的眼泪啪啪地往下落,她由先前的愤怒变成了哀求,她求公公、求婆婆,求文堂、文虎都没有用,但她的哀求并改变什么。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再一次降临到她的身上,她感到绝望透顶,生而无希望,死亦无所憾。趁人不注意,一头撞到了门框上,她希望以此来结束这厄运。顿时血汩汩地从她的额头上流下来,人一下子昏了过去。在场的人都被惊住了,一时间乱成一片。

    寸花婆婆见势不妙,怕出人命,吓得赶紧喊花萍去找村里的郎中,来给寸花包扎。这个时候,寸花公公抓了一大把锅底灰往寸花伤口上一抹,血慢慢止住了。然后对大家说:“继续拜堂,三弟你回去把屋子给收拾出来,人,俺马上给你送过去”。

    三叔说:“俺看还是算了吧!等明天再说,都见血了,怕是不吉利”。

    这时候一直默默看着的文虎说话了:“就今天吧!有啥不吉利的?给俺娶媳妇,俺都不怕,爹咱就别犹豫了,赶紧把事给办了”。文虎都这样说了,三叔虽然有意见但还是得照办。

    就这样寸花在昏迷的状态,被别人送进了文虎的婚房。她的人生又一次被人改写。

    文虎借着红烛光,看着寸花清秀的脸庞,不禁伸手轻轻地抚摸了起来。自打第一次看见她,他心里就喜欢上了这个女子,只是当时她是二牛的老婆,是他的嫂子。二牛死后,他突然又觉得自己身有残疾好像配不上这个嫂子,于是多次想提这事没敢提,谁知道他爹明白他的心事,亲自找到他大伯把这事给说下了,他心里乐的跟喝了蜜似的。

    他轻轻地解开了寸花的衣服,把脸贴了上去,那略带点香味的气息扑鼻而来,他感到阵阵眩晕。这不是真的吧?没想到俺文虎还真的有梦想成真的一天。原先因为残疾而无比自卑的他,瞬间变得自信许多,他心想二牛哥也比自己强不到哪儿去,又矮又胖的,看起来比自己龌龊多了,也没见寸花有多嫌弃他,至少自己比他高,比他英俊,虽然有一只胳膊是残废的。他一个人完成了自己的洞房之夜,完全不管寸花还处在昏睡的状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