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一意孤行
    伏生和赵天亮赶着马车朝着武汉奔去,一路上这俩人都心事重重。伏生担心赵天亮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会对他有所怀疑,不再信任他;赵天亮一直都感觉伏生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做事情有魄力,原来他是在土匪窝里待过的,当土匪的人一般都是穷凶极恶的,难道这些天来,自己还没看清伏生本来的面目?养一个土匪在家里,这还了得,万一、、、、、、他越想越觉得害怕,虽然伏生给他的感觉是够义气、够大方。

    回到武汉,已经是下午三四点钟了,一进门春明就把洗脸水打好了,孩子们把饭菜也端出来了。伏生狼吞虎咽地吃完了,赵天亮一边吃饭,一边打量伏生,春明在一旁已经提醒他好几次“好好吃饭了”。

    伏生吃完饭就赶着马车往铺子里去,他要把货卸下来,对赵天亮的态度是丝毫没有觉察。

    伏生走后,赵天亮赶紧放下饭碗跟春明说:“啊呀,俺的活祖宗,你知道伏生以前的干啥的吗?”

    “干啥的?跟吃饭有关系吗?”春明有点不耐烦起来。

    “他再二郎山当过土匪你知道不?哎呀,吓死人了,居然弄了个土匪搁家里,”赵天亮摇着头说。

    “土匪咋了?他在咱家啥脏活累活没干呀?人家每个月拿那点工钱,也没抱怨啥呀,”春明不再搭理他了。

    “那是他本性还没露出来,完了完了,他大概知道咱的家底了,”赵天亮在屋子里急的直打转,“他是不是想把咱们的所有财产都劫了去,才罢休?”

    “不胡说啥呀?咱伏生兄弟一看就是厚道人,再说跟咱老家挨的那么近,他劫了你以后还回老家不?”春明没好气地说。

    “诶,对哦,他不能打了俺的主意,那他以后回老家就没法见人了”赵天亮似乎茅塞顿开,但还是不放心,又嘱咐春明道:“以后你还是防着他点儿,这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春明对赵天亮很无语,一转身走了。整个房间就剩下赵天亮一人了,他也为自己的无端猜忌而感到无聊,于是就也去店铺了。

    一进店铺就看见伏生忙前忙后的,一副踏实苦干的模样,还真不像是个土匪出身的人。可就算这样也没法打消赵天亮对他的提防,他会趁伏生不注意,仔细查看自己的收钱箱,也会观察来往的客人,看伏生是否会克扣客人付的钱。这种感觉让他自己都觉得很别扭,他有时候也想说服自己不去猜忌,可钱在他的眼里比命都重要,自然他会认为人人都和他一样,虽然伏生早已经说过不在乎工钱,只要有个落脚的地方就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