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爱情来袭
    伏生被小娴的热情弄得意乱情迷的,整个晚上他都没有好好睡觉。他每次想到小娴的时候,心里都是暖暖的,但又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他爱的是寸花。他甚至在怀疑哪个才是真实的自己。寸花已经嫁人,而且是嫁过两次的,再续前缘似乎是不可能的,想到这儿他的内心其实还是有一丝悲伤的。那不如就跟小娴好一场,但又好像不妥,人家家人肯定会反对的,为这事,小娴都跟家里闹翻了,总不好让一个女孩子承受的太多吧!

    他越想越觉得脑子乱遭,就这样一会寸花,一会儿小娴地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伏生被哑巴叫醒,开始跟师傅练功夫了。由于没有睡好,所以整个人都没了精神。葛师傅停在他面前说:“咋了?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是昨晚那姑娘惹的吧!”

    “不是,是俺自己想事情想的多了,”伏生低着头说。

    “喜欢人家了?要是喜欢就试一下呗,不过,我还是那句话,他爹可不是好惹的,难缠的很呢!”葛师傅摇摇头说。

    “知道了,俺可能还没想那么多,”伏生说。

    “你最近功夫好像进步了不少,”葛师傅拍着伏生的膀子说。

    “会这些有啥用?还不是眼睁睁地看着日本人在咱的地盘上胡作非为,”伏生说到这儿有些懊恼了。

    “哎,那是家国大事,岂是你我小老百姓能解决的问题。不过,练点功夫,保护自己和家人还是有必要的吧!”葛师傅说。

    “保护家人?您做到了吗?”伏生脱口而出。

    葛师傅一听这话脸都绿了,很生气地甩下手中的长枪,进屋了。伏生和哑巴愣在了院子里。

    伏生很是后悔自己刚才的话,他想去跟葛师傅道个歉,但又怕越说越僵,算了,还是等他老人家把气消一消再说吧。于是,他就带着哑巴去理发店了。

    一大早,街上冷冷清清的,几个难民在墙根蜷缩着,有的衣不蔽体,有的身上盖了好多的报纸等杂物,其中不乏妇女和儿童。看了真叫人心疼。伏生心说:该死的日本人,要是落到俺手里,看俺咋弄死你们。

    半晌,小娴来了,她沉默了许多,来了也不多说话,往空凳子上一坐。伏生赶紧走过去问:“昨晚去哪儿了?是回家了吗?”

    “回什么家?我没有家了,以后就跟着你了,”小娴嘟着嘴巴说。

    “还说跟着俺呢,昨晚上不是一个人走了吗?你啊就别老是唬俺老实人了,”伏生开玩笑地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