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九月枪声
    自从日本人来了武汉以后,大家就没有安稳日子了,昔日的繁华已经难觅踪迹,老百姓提心吊胆的过着苟且的生活。闷热的夏天和日本鬼子的烧杀抢掠,弄得人几乎快要窒息了。漫长的七月、八月终于过去了,天气慢慢转凉,久违的凉意随着早晨的第,一缕阳光扑面而来,这似乎是个很好的开始,但实际并非如此。

    好多天没看见小娴了,伏生的心里很的不放心,他想去看看,虽然他知道小娴跟张家的婚约绝不会为了他而终止。刚要出门,葛师傅就把他拦住了,说:“你别去了,小娴好像下个礼拜就要出嫁了,没有办法挽回了”。

    伏生的心里咯噔一下,他突然想去最后一次见小娴的时候,她说了一句话“以后你要照顾好自己,不过你还是欠我一次发没理,哎,怕是没机会了”。伏生当时没太在意,因为她老是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现在想来,小娴的那句话还真不是随便说说,那是告别,那是无奈和不舍。想到这儿,伏生狠狠地捶了一下自己的胸脯,怪自己太粗心。

    葛师傅安慰他说:“即便是当面告别,你又能做啥子?什么都改变不了。你救不了他们家,他爹怎会轻易把女儿嫁给你!算了,好姑娘多的是,咱不愁哈”。

    伏生低头不语,他又经历了一次撕心裂肺,这一次比上次寸花出嫁,他还要难受。他难受的不是得不到心爱的姑娘,而是作为一个七尺男儿,不能给自己所爱的人一份幸福,他觉得自己太弱小了,从骨子里看不起这样的自己。

    不过他还是想在小娴出嫁前见上一面,于是趁着夜色,他悄悄地溜到了小娴家的楼下。上面亮着灯,可他不知道哪间房子是小娴的,只能在楼下徘徊。他想喊又怕惊动了人家家人,什么事也做不成。于是他双手合起来,放在嘴上,吹了个口哨,他不确定小娴能知道是他来了。没成想,口哨一吹完,楼上的窗户就打开了,还真是小娴伸出了脑袋在往下看。

    伏生激动地不停朝楼上挥手,可是小娴却把窗户又关上了,难道她没看见自己?于是他又吹了个口哨,楼上的灯灭了,难道小娴下来了?

    伏生喜出望外,仰着脸朝楼上张望。过了很久,左等右等还是不见人下来,月亮升的老高了,街上已无人烟了,伏生知道小娴是不会下来了。于是他拖着沉重的脚步往回走,仅仅一条街之隔,伏生足足走了不下半个时辰。冰冷的月光洒在他身上,影子被拉得好长好长。他欲哭无泪。

    第二天,伏生头晕的不得了,哑巴起床也没叫他,葛师傅本来打算叫他一起练功,结果一模额头发烫,他吓了一跳,赶紧找毛巾给他擦拭。伏生嘴里一直在嘟囔着,听不清说什么,葛师傅知道这得的是心病,于是他就叫哑巴去小娴家碰碰运气。

    可谁知哑巴刚出去,就马上急急忙忙跑回来了,见了葛师傅也不打招呼,直奔伏生的房间。他使劲地摇伏生,嘴里一直发出“嗯、啊”的声音。伏生头重脚轻的,实在无心搭理他。哑巴见拉不起伏生,“扑通”跪倒在地,伏生一看一定是出大事了,只见哑巴用手比划着长长的胡须,弯着腰走路,俨然一个老者。伏生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是见着郑师傅了?他赶紧穿好衣服,顾不上自己的身体不舒服,随着哑巴往街上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