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伤口
    小娴就在伏生的眼皮底下死了,伏生只要一闭上眼睛就想起那一幕。他一个人闷在存放小娴遗体的房间,久久不愿离开,不时地摸摸这,揉揉那,好像她只是睡着了一样,他要把这几个月来的思念都说给她听,似乎想把她唤醒。

    相俊实在看不下去了,走进去说:“哥,都三天了,人死不能复生,要入土为安啊!”

    伏生眼睛一瞪说:“胡说啥呀?她还没睡够呢?”

    相俊一把把伏生的衣服领子揪住,大声喊道:“你醒醒吧!都这样了,你还要折磨自己呀?俺相信这姑娘如果泉下有知,也一定不允许你这样的。振作起来,拿出爷们的精神劲头,为这姑娘好好报仇吧!”

    伏生被相俊这么一拽,伤口开始剧烈地疼,他满脑门子都是汗,人整个就不行了,瘫坐在地上。嘴里小声地说:“埋、埋了吧!”说完人就倒下了。

    相俊带人在后山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挖好坑,把小娴安葬好了。按照伏生的安排,把她葬在了葛师傅的旁边,伏生说至少也算是个熟人,不至于那么寂寞。

    这天就是大年三十,大雪扑面而来,雪花大的吓人,像极了一朵朵白梅花。相俊看着新堆的坟茔说:“姑娘,老天垂怜你啊,降下大雪来厚葬你,好走!”

    伏生看着窗外的雪,意味深长地说:“俺想家了!”

    在一旁照顾他的春明嫂子,听到这话眼泪一下忍不住掉了下来。她还得强忍着,对伏生说:“兄弟,好好的养伤,等你好了,把鬼子打跑,咱们就回家!”

    伏生没了言语,头很沉,便又昏昏沉沉地睡着了。春明嫂子把他的被子盖好,把炉火又加旺,然后关上门悄悄出去了。

    虽说是新年,但没有人能喜庆起来,整个寨子死气沉沉的,把战死的弟兄埋葬好了以后,大家的心就像是被这寒冷的冬天冻住了一样,没了一点的生气。

    伏生一觉醒来,只见窗外有只喜鹊在落雪的树枝上叽叽地叫着,雪被它不时地弹掉着,太阳已经出来了。他下意识地想下床,但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于是喊了一声:“有人吗?”

    竟然没人答应,他一着急翻身摔了下来,疼得他直叫。

    这个时候,相俊过来了,急忙把他搀扶起来。相俊说:“你这是干啥?流了那么多血,好好躺着,下来干啥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