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国军上山
    伏生看着伤心欲绝的雪琴,心里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其实他的心里又何尝不是这种滋味?过了一会儿,雪琴停止了哭泣,她抬起头擦了一下眼泪说:“我要下山去,去找军部为团长伸冤”。

    伏生说:“你疯了吗?外面那么危险,再说,你去找人家,空口无凭,人家怎么相信你说的话。”

    雪琴说:“那也不能任由县长胡说八道,让真正抗日的人蒙受不白之冤啊!”

    伏生说:“再想想办法吧,不是说要把马团长押往南京吗?咱们不行就劫人,去找相俊商量商量”。

    正说着,相俊进来了。相俊一脸的黑,气呼呼地说:“大英雄把人救下来了?”

    伏生说:“少来了,俺烦着呢,你给出出主意,看能不能在去往南京的路上把人给劫下来”。

    相俊说:“俺可没这能耐,再说人家既然是作为重犯押送,肯定会用重兵,那可不是容易的事,弄不好被人一网打尽”。

    伏生生气地说:“俺看你就是个贪生怕死的书呆子”。

    相俊气得直跺脚,大声说道:“俺贪生怕死?这些年俺跟着你经历那么多,哪一次不是九死一生?你要这么说,那俺就跟你没啥说的了”,说着就要往外走。

    伏生大声喊道:“回来,话还没说完了”。

    相俊停下说:“还有啥要说的,团长?”

    这是相俊第一次称呼他为“团长”,这让伏生心里很不舒服,立刻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说的有点重了,他语气缓和了一下说:“俺是真着急了,想找你想想办法,算兄弟求你了”。

    相俊回过头说:“你还知道俺是你兄弟啊!俺今天来给你报告个好消息,马团长在游街完了,在准备送往南京的时候,就被人劫走了,这是山下的弟兄刚刚传来的消息。”

    这话一出,伏生好雪琴双双瞪大了眼睛,异口同声地问:“劫走了?”。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笑容。

    相俊接着说:“现在还不知道是谁劫的,听说打了一场快仗,很迅速就把人劫走了。不管是谁劫的,俺感觉都是好事”。

    雪琴说:“该不会是山下老乡家住着的残部吧?”

    相俊说:“不是的,铁杆大哥刚刚派人问过了”。

    雪琴“哦”了一声,便不再作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