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儿女情长
    寸花在伏生怀里痛痛快快地哭着、肆无忌惮地诉说着,在她的心里这个男人是永远可以依靠、可以替他遮风挡雨的。但是此时的伏生心里却十分的不舒服,一方面这个环境让他觉得浑身都难受,尤其是屋子里的熏香味足以令他窒息;另一方面他老感觉现在已经不是小时候了,再也找不回当年的感觉了。

    过了一会儿,寸花才停住,伏生递给他一块手帕上:“擦擦眼泪吧!”

    寸花接过去,擦了擦眼睛,说:“你咋不问俺为啥到这里了?”

    伏生像一下子想起了啥似的说:“对啊,你、你咋到这儿了?”

    寸花说:“俺杀了人之后,连夜逃了出来,当时俺怕急了,都不知道东南西北了,俺就想只要能跑出去就好。俺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天都亮了,俺累的实在跑不动了,腿一软倒在路边啥也不知道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俺醒来,发现俺在一间破屋子里,屋里有好多的人,他们好像在讨论着啥。”

    伏生问:“是啥人?”

    寸花俯到他耳朵边上说:“是**救的俺”。

    伏生吃惊地瞪大了眼睛,他刚要张开说啥,寸花捂住了他的嘴巴,做了个“嘘”的动作。然后接着说:“他们看俺醒了,就给俺吃了点粥。问俺家里还有啥人,俺说没有了,走投无路了。正好这个时候,有个女同志快生孩子了,他们看俺可怜就让俺帮忙照顾一下”。

    伏生越听越迷糊,问道:“这跟来鸣翠楼有啥关系?”

    寸花小声说:“那个女同志现在也在鸣翠楼。本来这些刘傲是不让告诉任何人的,但你不是外人,俺就跟你说了。他们说有个大任务要完成,这里比较杂,反而易于藏身”。

    伏生点了点头说:“哦,果然是刘傲安排的”。

    寸花说:“是俺告诉他,咱们认识的。他觉得你是个可靠的人,才愿意跟你来往的”。

    伏生说:“你今天让俺来,刘傲知道吗?”

    寸花说:“他知道,是他让俺见见你的,俺跟他说咱俩以前是一对儿”。

    伏生张大了嘴巴说:“啥?”

    寸花说:“说咱俩以前是一对儿。咋了,哥?你、、、、、、”说着说着她的眼泪又下来了,“你不会是嫌弃俺了吧?俺知道现在俺配不上你了,死了两个丈夫,还到了这鸣翠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