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白家
    没过几秒,电话就通了。

    “师父,有什么吩咐?”白泽杨看着手机的消息提示自然是知道打过来的人是谁。

    “哦,小杨,你回京了吗?”陈叶玄盘坐在房间里的沙发上,懒散的说道。

    “还没有呢师父,在这里我还有点事要做,得过一两天才走。”此时的白泽杨正在东城这个省城的省长的办公室里。

    而这个省长则是白泽杨的父亲的弟弟,白淼。

    “这样吗?不知道你现在方不方便?我想让你帮我弄一些东西。”陈叶玄平静道。

    白泽杨虽心里有些疑惑,但还是很恭敬道:“师父,你说什么呢?不用客气,您想弄什么直说便是,徒儿无二言。”

    白淼很震惊,看着自己这个侄子居然如此恭敬对着电话另一头的人,还师父师父的叫,但也没有说什么,静静的靠在皮座上看着白泽杨。

    白泽杨看着自己的这个二叔,也是微微一翘嘴。

    白泽杨是故意在自己这个二叔面前这般的,就是想让自己这个二叔先知道一些事,然后他才可以更好的帮助师父撒谎,毕竟要瞒过所有人,而且这些还都不是一般人。

    陈叶玄听了,也不在客气,直接说道:“我现在需要一些药材,不知道你有没有关系,帮我弄一些,当然这一些数目应该会有点大。”

    炼药肯定是要药材啊,而炼药又不是百分之百成功的,所以材料什么的自然是多多益善。

    白泽杨听见陈叶玄要药材,当即就想到了陈叶玄给他服用的丹药,“难不成师父又要开始炼丹了?”

    白泽杨心里暗想,‘恩,肯定是的,又是要药材,数目还不少,不是拿来做药的,难道还是拿来炖汤的?’

    而且如果办得好,说不定师父弄的药会给我一些呢,那不就发了吗?

    还真是给白泽杨猜对了,陈叶玄的确是拿来炼药的,而且还是超出常理的药,一枚就能恢复伤势,特别是外伤,但内伤就效果没那么明显了。

    这样想,白泽杨释然了,然后道:“师父放心,这一块我白家有狩猎,别说普通药材了,就算是一些千年的玩意还是有存库的。”

    陈叶玄很满意道:“那好,等等我发短信给你,你按照我发给你的,都给我来两箱,钱到时候算清楚我打给你。”

    白泽杨笑道:“放心吧师父,钱就算了,我也不差那些钱,算是徒儿孝敬给师父的。”白泽杨很会拍马屁啊。

    陈叶玄想了想自己身上的钱有多少,如果真的买了这些药材,恐怕又是回到解放前。

    虽然是些普通常见的药材,但也不是便宜货,价值不会比那些金银便宜多少。

    陈叶玄想明白后终于开口道:“既然如此,就麻烦你了,等药练出来,我给你寄几瓶过去。”

    白泽杨咧嘴笑着,也不推辞,道:“那就多谢师父了,嘿嘿。”

    这时候客气就是傻逼!这些丹药什么的,可都是稀罕货。

    然后两人寒暄了一下,挂了电话,然后陈叶玄把需要的药材发给了白泽杨。

    白泽杨接到消息,看了下,暗暗算了下,价值还真不低,但是一想到那些用钱也买不到的丹药,也是很爽快的回道:“师父,这些我白家在东城的药材店里都有,不知道现在师父急要吗?如果急用的话,我待会就送过去。”

    最近白泽杨也是老围绕在陈叶玄这边,但也好处啊!

    陈叶玄看着消息也是很高兴,回了个短信:“可以,我现在就在家,你来吧,我等你。”

    白泽杨回了个“ok”

    然后放下手机,笑眯眯的吹着口哨,打了个电话,:“喂,东草堂吗?我是白泽杨,帮我准备下这些药材·······”

    白泽杨交待了一会,放下手机看着自己这个二叔,仿佛在等待什么。

    此时的白淼正靠在皮座上闭着眼,貌似在养神。

    白泽杨也不急,因为药材需要那么多,准备是需要时间的,也静静的靠在皮座上等待着什么。

    没过一会,白淼睁开眼睛,顿时一股上位者的气势散发出来,能坐在这个位子上的,可不是一般人,而且还是全凭自己努力上来的,纵然是有家族的庇护,但真正的能力在那里。

    白泽杨看着这个很有型的二叔道:“想问什么,就说吧,我等下还要出去呢。”

    白泽杨的二叔白淼道:“哼,臭小子,你爹让你来这里是来锻炼锻炼的,不是让你来玩的。”

    白泽杨嘴角勾起,看着白淼那张坚毅而又严肃的脸道:“二叔,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有什么好玩的。”

    然后释放出了武者后期的气息,白淼眼睛一亮,又皱着眉头道:“你突破了?如果我没记错,你刚突破中期没多久吧?而且根基不稳,怎么这么快就突破后期了,而且我能感受到你的气势很稳重,再加上你刚刚打电话的那个人是怎么回事。”

    白泽杨扶着额头,这个二叔喜欢直接,而且说话还是一句连问的,搞得白泽杨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但还是能听出这个二叔语气中的担忧,然后道:“二叔,你别担心,我很好,而且我的隐疾好了。”

    “什么!”白淼噌的一下起来。

    知道白泽杨有这个隐疾的,除了父母外,还有个爷爷,还有就是这个二叔了,从小就很疼白泽杨的白淼。

    白淼嗖的一声就道了白泽杨的面前抓着白泽杨的肩膀兴奋道:“什么?你真的好了?哈哈哈。”

    白泽杨被抓着生疼,尽管现在他已经突破武者后期,但这个二叔白淼可是后天武者啊!

    白泽杨苦笑道:“我怎么会骗二叔您呢?还有二叔,你能不能先放开我?抓着我好疼。”

    白淼哈哈大笑,很是高兴,放开了白泽杨,回到了座位上,开口道:“这下子,未来的白家是你的了,哈哈,看那些家伙还有什么话可以说。”

    虽说白家是大家族,但大树在强壮,内部还是有蛀虫的。

    白泽杨嘴角抽动道:“二叔,你就不问别的了?比如我是怎么恢复的?”

    白淼听了翘起二郎腿道:“哦,那你是怎么恢复的?”

    白泽杨扶着额头,嘴贱,但还是说道:“相信你刚刚听到我打电话说的话了吧,没错我有一位师夫了,是师父救治了我的病。”

    白淼皱着眉头道:“恩,想必你这位师父定是高人,可是他为什么要帮你?”

    白泽杨也不清楚,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怎么想都没想出,但也没有见陈叶玄想坑自己的意思,所以索性就不想了。

    “我也不清楚,而且他还帮我看了下玄水经。”白泽杨很自然的说出口。

    白淼一听顿时暴起道:“什么?!你把玄水经给他看了,你怎么这么糊涂啊!哎,这该怎么办?”

    然后开始左右左右的走着,看的白泽杨眼花,道:“二叔你先别担心,你先看看这个再说吧。”

    然后甩出一本书,白淼一抓,就抓在了手上,打开一看,眼睛顿时就瞪大了,越看越心惊,然后如珍宝般轻轻的合上,然后捧在上手。

    然后紧紧的盯着白泽杨道:“小杨,别说这个是你师父修改的?”

    白泽杨摊摊手很自然道:“没错,是我师父改的,我敢保证,我照这个练下去,绝对能在两年内突破后天。”

    白淼沉默了,眯着眼睛在思考着什么,然后对着白泽杨道:“你知道你师父是什么人吗?”

    白泽杨听了道:“不清楚,但我肯定他不是一般人,我没见过他出手,但这份玄水经就可以说明一切了。”

    白淼听见了,刚要掏出手机,就被白泽杨制止了,道:“唉,别,我师父他说过,他讨厌别人调查,而且你去调查他身份也调查不出什么,况且被他发现了,那我就惨了。”

    白泽杨一脸苦涩。

    白淼听了,停住了手势,然后开口道:“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他背后的势力至少不会比白家低,甚至更强,难道是那些人?”

    白泽杨没说话,在一旁听着。

    白淼眉头越来越紧,最终还是对白泽杨道:“小杨,居然如此,你就好好表现,这大概是你的机遇。”

    “恩,那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恩,去吧。”

    白淼见白泽杨出去,然后拨通了个电话,“跟着小杨,看他到底去见谁。”

    白淼负手而立,望着窗外,眯着眼,喃喃道:“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另一边,陈叶玄在房间中修炼一会,现在是分秒必争,算上今天夜晚,加上明天的夜晚,看能不能突破炼气四品,到时候战斗力大大增加,能够更好的应付那些歪果仁。

    过了一会,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点半了,然后下楼催促道:“你们还不睡觉?明天还要上学,赶紧洗漱好了,休息吧。”

    三女本来也是有些玩累了,听见陈叶玄的话,也是应了一句,洗漱睡觉去了。

    陈叶玄帮小丫头盖好被子,这次小丫头到是挺乖的,没有撒娇,应该是玩累了,刚上床就睡了,陈叶玄看了,很温和的一笑,轻轻的吻了下小丫头的额头,然后蹑手蹑脚的出了房门,去楼下客厅等白泽杨了。

    在陈叶玄走出房门,没几秒,小丫头测过身子,将头埋进被窝里,红彤彤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