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解决
    随后不得不使用聚气丹,才稳固了起来,过了大概两个小时,病房外的众人都快破门而入了,这时候听到陈叶玄道:“进来吧。”

    众人才打开房门进去,一进去就惊呆了!

    先是看到陈叶玄正坐在椅子上,脸色苍白,

    白泽杨见了立马上前,道:“师父您怎么样了,没事吧!”

    陈叶玄笑了笑道:“无事,只是累了点。”

    白泽杨还是有些不放心,但也没办法,只能端了一杯水给陈叶玄。

    随后看向了李馨瑶,这一看,坏了,怎么都转移不开眼睛,实在是太美了,真正的如同天女下凡一般。

    闭着眼睛,那长长的眼睫毛,显得非常的灵动,那原本苍白的脸庞,如今已经变得粉嫩,跟婴儿一般,恢复了气血,不在是那么死气沉沉,更不要说那精雕细琢的脸了,可说是,在场所有人都不曾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孩了。

    李东辰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女儿,然后看向陈叶玄,不知道说些什么,直接跪下:“今后,我!李东辰愿为你鞍前马后,永不背叛!”

    说的是那么的坚定,让众人明白的,不明白的人都微微一震:“是个汉子!”

    张子国也啧啧称奇,喃喃道:“不亏是白家都要叫前辈的人,难道是那里出来的人?”

    随后用闪着精芒的眼睛细细打量着陈叶玄。

    这个时候后边,一个人捅了捅自己旁边的人,道:“看来是真的治好,赶紧上去拜师吧。”

    那个被捅的人则是一脸胀红。

    就在这个时候,李馨瑶醒了过来。

    “唔~~”慢慢的爬起来,鸭子坐的模样坐在那里,一个手揉揉眼睛,另一个手则牵着陈叶玄的手。

    睁开眼睛,吓了一跳(°w°;)什么情况???

    然后第一眼是看到陈叶玄,怎么有种强烈的熟悉感?

    随后看到怎么这么多人在房间,连忙缩进被子里,冒着头,像一个受惊的小白兔。

    陈叶玄见了,转过头,眼神相当的犀利,开口道:“咳,你们懂的。”

    随后众人除了李馨瑶的爸爸李东辰留了下来,其他都出了去,关好门。

    陈叶玄见了,轻轻的拍了拍李馨瑶那鼓起来的被子,温柔到让李东辰都难以置信的看着陈叶玄,只见陈叶玄说道:“顾顾姐,没事了,出来吧,我是小叶子啊。”

    李东辰有点蒙蔽了,什么!小叶子?!嘴角微微抽动。

    陈叶玄可不管,继续道:“小琳儿还在我身边,要是她知道我找到了你一定会很开心的。”

    李东辰大概知道了陈叶玄是怎么认识自己女儿的了,没错,大家应该知道陈叶玄以前是在孤儿院长大的,而李东辰的女儿,小时候,也在孤儿院住过一段时间,那时候,陈叶玄和顾顾,现在的李馨瑶,和小丫头陈琳琳是在一起最好的玩伴,但李馨瑶被接走了,陈叶玄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

    今天陈叶玄听到了系统的提示,才打算来看看的,没想到居然遇到了,虽然好几年没见了,但那熟悉而又温柔的大姐姐在陈叶玄的脑海里,心中有着深深的烙印。

    被子里,李馨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又听到小叶子和小琳儿的字,完全禁止了一般,陈叶玄有些奇怪的看着被子,难道吓到顾顾姐了?

    但,下一幕,只见被子直接被掀飞,一道柔软而又温暖的身子,投入陈叶玄的怀中,还在陈叶玄是修炼过的,受到这样的冲击力,怎么也得退后两步,但现在,他直接搂住闯入自己怀中的人,旋转了一圈。

    李东辰在一旁看呆了,然后十分羡慕和嫉妒陈叶玄,心里暗想道“那是老子的女儿,老子还没这样抱过呢!”李东辰表示非常的委屈。

    陈叶玄低头看着自己怀里软到没有骨头一般的人儿,轻轻的唤着“顾顾姐,我终于找到你了。”

    怀中的人儿,抬起头,眼中含着泪水,弱弱道:“嗯,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我知道你回来找我的。”

    然后又埋进了陈叶玄的怀中,大哭起来。

    陈叶玄现在也是眼睛湿润,眼眶中泪水打滚着,但他不能像李馨瑶那样,哭出来,这是他的意志!不容他哭出来!

    就那么抱着,过了大概十分钟,怀中的人儿才慢慢的退出来,坐在床上,一脸幸福的看着陈叶玄,道:“小叶子.....你和小琳儿还好吗?”千言万语,都汇成了这一句话。

    陈叶玄握着李馨瑶的温柔道:“嗯,都很好,以后姐姐去我那里住吧。”

    李馨瑶眼睛放光,已经放开了,不在像个小兔子一样了,担惊受怕。

    但往了往那个被无视的父亲李东辰,道:“爸爸.....”李馨瑶一脸盼望的看着李东辰,李东辰扶着额头道:“真是女大不中留,你想去就去吧。”

    李馨瑶眯眼起眼,咧着嘴,露出洁白的牙齿道:“谢谢爸爸,嘻嘻。”

    李东辰也是温馨一笑,很久没有看到这样的馨瑶了。

    陈叶玄看着李东辰道:“李叔,你也来吧,我还有一套房子,在云间别墅区,放着也是放着,你们可以般过去住,当然顾顾姐跟我住一起,那套房子就留李叔和你的那些兄弟们吧。”

    李东辰有些意外,他非常清楚云间别墅价格可不是一般人能住的,看着陈叶玄,刚想开口拒接。

    然而李馨瑶嘟着嘴,就那么盯着李东辰,李东辰在次扶着额头,道:“好吧,我去!但我那些兄弟.....”

    陈叶玄笑了笑道:“放心吧,李叔,既然是你的兄弟,我当然也不会亏待,我会每人每个月发一万块钱的工资,要求你们的是保护我指定保护的人!”

    李东辰一听非常兴奋的开口道:“真的吗?真是太谢谢你了陈前辈!”

    李东辰非常的注重情义,这也是为什么他那些小弟会拼死掩护他。

    陈叶玄听了笑了笑道:“李叔,你要是在这么叫我,顾顾姐会打我的,你还是叫我小陈吧。”

    李东辰有些尴尬道:“这.....好吧,这次太谢谢你了陈前....额....陈少!”

    要是叫陈叶玄为小陈,李东辰还真叫不出口,只能叫陈少了。

    陈叶玄也认为这个称呼还不错,就由着他了。

    几人又寒虚问暖了几句,陈叶玄便问道:“顾顾姐,你现在身体怎么样?能站起来吗?”

    李馨瑶很活泼的跳起来道:“嘻嘻,小叶子你可小看姐姐了,姐姐可是校队的。”然后在下床蹦跶了几下。

    冲着陈叶玄嘻嘻的笑着,陈叶玄也笑了笑,道:“李叔,顾顾姐的问题已经解决了,可以不用留在医院里,现在就去我那里吧。”

    李东辰开口道:“凭陈少安排。”

    陈叶玄点了点头,道:“李叔你别这样,顾顾姐会埋怨我的。”

    李东辰没有回话。

    陈叶玄带着李东辰和李馨瑶出了病房。

    看着周围还有几个人,特别是张子国,正在一眼冒星的看着陈叶玄。

    随后对着白泽杨道:“小杨,你叫一个人办理一下出院手续。”

    白泽杨应了一句,旁边的张子国则摸了摸胡子:“不用去,都已经安排好了。”

    白泽杨停住了动作,奇怪的看着张子国。

    陈叶玄也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对着张子国道了声谢,刚要离开。

    张子国见状,便邀请了白泽杨和陈叶玄他们去到他的办公室里坐坐,陈叶玄自然答应,毕竟在人家地盘上,而且永远也不要得罪医生,相信大家都知道什么意思。

    来到院长的办公室,发现异常的节俭,除了接待客人用的一些座椅,就剩一颗室内树,和放书的放档案的书架,当然也有一张办公桌,加一台电脑。

    张子国泡了一壶茶,倒好,伸出手“请。”陈叶玄和白泽杨等人各自饮下茶。

    陈叶玄就直接开口道:“不知张院长有何事?”说话带着一种对长辈的尊敬。

    这然张子国非常的舒爽,这可是让白家人都叫前辈的,而且医术还很高明,也不摆长辈身份,开口道:“哈哈,不知陈....”张子国很是不自在,不知道该称呼陈叶玄什么。

    陈叶玄看出张子国的尴尬,开口道:“张院长叫我一声小陈就可以了。”

    张子国摸着白白的胡子,爽朗的大笑道:“哈哈,我比你痴长几岁,我就叫你陈小友了,你可以叫我张老头什么的,都可以,老头子我最喜欢就是你们这些年纪轻轻就有才干的少年郎,是我们祖国的栋梁啊!”

    张子国可谓是全程都关注着陈叶玄的表现,他发现陈叶玄非常的镇定,说话不卑不亢,比那些年轻人见到他总是一副恭敬的样子,其实就是想巴结他,陈叶玄好不知多少!

    陈叶玄笑了笑道:“再好不过了。”

    张子国接着道:“是这样的陈小友,我是听小杨的二叔,也就是白淼,哦,现在的东城的省长,他告诉我说一位医术高明,救治好了小杨的前辈在我的医院,然后我就过来了。”

    陈叶玄皱了皱眉眉头道:“白淼?”

    白泽杨小声的在陈叶玄耳边开口道:“就是我那二叔,上次跟踪我,去试探师父您的!”

    陈叶玄听了嘴角微微勾起,“想起来了,这次算我欠你们人情。”

    白泽杨连忙道:“师父不用客气,帮助您是我应该的”

    白泽杨心里高兴极了,但也在想,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让师父如此大动干戈,要知道,人情债是最难还的!

    张子国不知道陈叶玄人情的分量开口道:“陈小友严重了,其实我还是有事一求的,我这里有个病人,想请你帮忙救治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