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蛊虫
    张子国开始描述起来,指了指旁边的李馨瑶道:“和这位小姐一样,得的都是前所未见的怪病,但那个人和小姐得的病并不一样,他是浑身一到晚上十一点开始,从脚底开始,一直到凌晨的两点,疼痛无比。”

    陈叶玄思索了下道:“那么张院长是想让我治疗他的病?”

    张子国道:“是的!”然后有些落寞道:“他是我的儿子。”

    张子国开始描述起来:“他今年三十二岁,在他两年前,也就是三十岁那年,外出办公,回来的时候,整个人无精打采的,我开始以为他是生病了,但我左看右看看不出什么毛病来。”

    张子国喝了口茶继续道:“直到第二天晚上凌晨一点的时候,我在家中研究病历,突然听到了他的叫喊声。”

    张子国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样,继续道:“我放下东西,到了我儿子的房间,打开一看,发现他全身抽搐的躺在地上,我连忙打电话送来医院,但怎么查都查不出什么毛病,陈小友,希望你能出手医治我的儿子。”

    然顿了下,极其为难的开口道:“还有一个,不知道你们信不信,我儿子自己描述说,发病的时候,感觉从脚开始,就像有一条虫一般,从下往上钻一样。”

    说到最后,张子国都快老泪纵横了。

    陈叶玄只好答应下来,本来他治疗好李馨瑶,已经费了很都心神了,但为了还一个人情,就答应了,其实陈叶玄答应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和李馨瑶的病有关,关键字“虫!”

    之前陈叶玄并没有说出来,是因为他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他选择慢慢的追寻,因为明天他就要去神秘岛了,如果现在暴露,他怕众人会有危险,要解决起码要回来在解决。

    张子国连连感谢,陈叶玄也摆了摆手道:“现在就去吧,等下我还有事要做。”

    张子国也不在说什么,连忙带着陈叶玄等人,到了医院里的一个病房中。

    这个病房与李馨瑶的病房的布置没什么两样,但,仪器倒是很多,手脚都被带子绑着,脸色惨白,毫无血色,眼眶凹陷,让李馨瑶看了,连忙躲在陈叶玄的背后。

    张子国看着在床上躺着的那个人,唉声叹气。对着陈叶玄道:“摆脱你了,陈小友!”

    陈叶玄皱着眉头道:“恩,我会尽全力的!”

    陈叶玄大跨步走到病床边上,看着床上的人,叹了口气,伸出手,搭在那人的手腕上,其他人看似是在把脉。

    其实陈叶玄是在灌输灵气,给他做了个全身检查,随着深入的检查,才陈叶玄的体内灵气开始枯竭。

    浑身开始冒汗,紧紧的皱着眉头,李馨瑶看着心疼,主动上前给陈叶玄擦汗。

    而陈叶玄的灵气从开始进入张子国儿子,张一风的体内,就被排挤着,这显然很不正常,他发现,张一风体内的确存在着蛊虫,而且不是一只,是三只,一只在心脏处,而另外两只在他的双脚底下。

    要不是陈叶玄先去知道发病是从脚底开始的,来来回回扫了几圈,才发现,而心脏处的那个就简单多了,陈叶玄的灵气随着张一风的血液流动,很快的就发现了。

    陈叶玄将手放下,吩咐道:“你们先出去吧,还有准备好你儿子的血型的血,等等有用!”

    张子国等人听见了,刚想出去,但听到陈叶玄道:“在我治疗的时候,你们安排人手,要是有什么人来,不用管是男是女,马上抓起来!”

    张子国等人一听,也知道了些什么,很严肃道:“明白了。”

    陈叶玄等他们出去后,什么也没做,找了个地方,盘膝坐好,服下聚气丹,开始修炼起来,因为陈叶玄的灵气接近枯竭,如果贸然的救治张一风,很可能自己会受到重创!

    时间匆匆流逝,转眼就过了半小时,陈叶玄见时间都快十一点多了,在聚气丹的辅助下,恢复到了接近巅峰,随后吐出一口浊气。

    站起身子,来到张一风的旁,将张一风的带子全部解开,扶正坐好。

    这个时候张一风醒了,看着自己被一个年轻人摆弄,连忙开口道:“你是谁?想要干什么?”

    陈叶玄白了一眼张一风道:“别废话,配合我的治疗,我还有事呢!”

    事情就是下午的校运会,别到时候迟到了!

    张一风听了先是愣了一下,在想起自己的病,像人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抓住陈叶玄的肩膀道:“你说真的吗?你真的治疗好我?”

    陈叶玄有点烦了,开口道:“如果在不坐好,我就不治了!”

    陈叶玄有点烦躁,如果不是刚和顾顾姐重逢,陈叶玄恐怕会一个刀手把他打晕,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解决,回家做饭给小丫头吃!

    张一风一听,在看看自己的失态模样,也是有些脸红,不在追问,乖乖的盘膝坐好。

    陈叶玄见状,掏出手机,打给白泽杨,道:“你先去接一下晓岚他们,还有小琳儿,别忘了,顺便在买一些菜,我会去做,交代晓岚他们,先煮好饭,等我回去!”

    张一风嘴角微微抽动,什么情况?怎么交代起做饭了?而另一边的白泽杨也是一脸郁闷,本来还想见识一下那个师父要抓的人,没办法只能答应去办事了。

    陈叶玄放下手机,也上了床,盘膝做好,开口叮嘱道:“等会应该会很疼,你忍着点吧!”

    张一风很爽朗道:“来吧!”为什么张一风会这么爽快呢?完全是被那让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感觉折磨透了,就算疼,能疼到哪里去?

    陈叶玄嘴角微微勾起,淡淡道:“希望如此!”

    随后,开始将那没有被医院收走的一套一针从空间戒指中拿了出来,因为张一风背对着陈叶玄,所以看不到。

    陈叶玄轻呵道:“来了!”

    随后,双手七根银针连接着灵气细丝扎入张一风的背部,七根银针落入点,俨然是北斗七星的位置。

    张一风很惊奇的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变化,非常的舒服,仿佛沐浴在大自然中。

    但很快,那种只有到晚上才会出现的疼痛出现了,浑身开始微微抽搐,陈叶玄见状,灌入了一些灵气,并且开口道:“忍住,很快就好!”

    随后,陈叶玄双手灵气加大灌入,在张一风体内汇聚成灵力长河,而张一风体内的那三条蛊虫仿佛遇到了什么惊恐的东西,开始活动起来,反抗,所以张一风现在才会发病。

    当然不是想发病就发病的,因为蛊虫需要寄宿着体内的营养,所以这次发动后,起码一星期不会在发动。

    而陈叶玄怎么会如他们所愿呢?

    当灵气汇聚成功时,首先向那只在心脏处的蛊虫进发,很快,张一风“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黑红色的鲜血,里面还有一只大概有三厘米长的粉色蠕虫在挣扎的蠕动,最后停止了。

    张一风并没有看见,因为他现在很疼,非常的疼,疼到想自杀,但还在咬着牙,暗骂道:“该死的,要是知道这么疼,我就该叫人拿东西给我咬了,看来这次牙齿是保不住了!”

    紧紧的皱着眉头,满脸的汗水,表情狰狞,陈叶玄也是如此,双手配合着银针不停的跳动着,北斗七星若隐若现。

    陈叶玄将灵气重新汇聚,向着脚底出发!

    而在外面,一个身穿黑色长袍,带着面具,看不出是男是女,但那挺巧的胸脯可以看出,来人是个女的,而且身材貌似挺不错的的!

    张子国现在正在监控室中焦急的等待着,手中拿着呼叫机,来回走动,坐立不安,突然那个看监控的保安叫了一声,道:“院长疑似目标出现!”

    张子国一听赶紧过来,一看马上对着呼叫机道:“行动!”

    因为那一身黑色长袍太诡异了。

    陈叶玄这时候,已经到关键时刻了,先前是对付一个蛊虫,现在要一次性对付两个,自然苦难也增加了,调动灵气,开始将蛊虫往脚趾头处逼。

    而外面,那个黑衣人被包围了,嘴角微微翘起,笑眯眯的看着周围当然带着口罩,其他人是看不见的,这时铃铛般的声音响起,如同天籁道:“没想到真是陷阱,看来是位高人咯?”

    然后身体微微一倾,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先着陈叶玄所在的房间撞去,看着那娇弱的身子,没想到“轰”的一声,门真的被撞开了,周围的保安都呆滞了两秒。

    随后大叫道:“快,快,快,别让他受害到其他人!”

    保安一拥而上,而陈叶玄已经知道了外边的情况,但正在关键的时候,他也无法分身去拦截,那个黑衣人在陈叶玄所在的房间中一闪而过,冲出窗户,虽然快,但是....

    那个黑衣人进来的时候,想过有很多种人会破解她的蛊虫,没想到一进来就看到了,一个只有十七八岁模样的少年,非常的震惊,怀疑自己是不是惹到了一个返老还童的老怪物。

    但转眼一想,如果真是那些老怪物,随随便便都能破解并且顺找到自己,怎么会引诱我来呢?

    这么一想,就释然了,但还是苦笑,好像一样招惹到了不该招惹的人,一个只要十七八岁就能破解蛊虫的人,实力到底是有多逆天?背后势力也应该非常庞大。

    这般想,她就不敢多留,直接破窗而出,一直跑回苗疆才停下!当然这些是后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