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烟
    原本众人见陈叶玄那一脸忧伤的脸孔,想安慰安慰的,但听见东方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睛咕噜了一下,想了想,叶子华等人强忍着不笑出声来,但奈何张国栋这个老家伙却是哈哈的大声笑了出来。

    王一鸣还一脸茫然,道:“怎么回事?”然后看了看东方药那脸色铁青,顿时明白了过来,道:“我去?东方前辈,你还是这个小怪物的师父?”

    张国栋见状就来了一刀,道:“是啊是啊,这个老家伙刚收的徒弟,可惜了,哈哈。”

    陈叶玄见自己是真的闯祸了,连忙道:“那个...对不起师父!”陈叶玄心里有点内疚,本来是想表演表演,演技的,但却是没想到话脱口就出,以前编的这个理由还顺口了,情不自禁的就是说了出来,陈叶玄也是相当的过意不去,毕竟东方药是自己的师父,而且人家刚刚突破境界,这样算是咒他了。

    陈叶玄珊珊的笑着挠了挠头,东方药瞪了一眼张国栋,然后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下道:“无妨,老夫自然不会和某个老东西一般见识。”

    张国栋见状,又开启了互怼的模式,陈叶玄众人见两个大佬在里吵着都习惯了,要是哪天不吵,那才叫怪事!

    王一鸣观战了一会,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也是珊珊的走上前去,将两人挪开,道:“行了,既然选好武器了,那就赶紧走吧,我还有事情呢。”王一鸣还真没说慌。

    东方药和张国栋自然清楚,张国栋便道:“哈哈,老王,改天请你喝酒。”

    王一鸣点了点头,别看他们两辈分好像不同,但两人却是和真兄弟一样。

    张国栋领着众人回到了野战军营,收拾了一下,就去吃饭了,然而却并不是东方药所想的那种。

    来的地方是军区的饭堂,军区的饭堂不能说不好吃,起码吃起来比陈叶玄去学校饭堂的好吃多了。

    东方药有些不乐意的挑了挑碗里的饭菜,昏昏欲睡的感觉让陈叶玄有点哭笑不得,没想到自己这个便宜师父的性格还真是极品。

    吃完饭,就解散了,各自回到了各自的地盘,走前张国栋还交代道明天还有事,到时候交代。

    陈叶玄和李绍江回到自己的地盘,李绍江带着陈叶玄去洗澡洗漱,其中发生了什么,我并不知道,反正我就听见李绍江惊呼道:“我靠!好大!”

    刚躺下床,陈叶玄便翻开了手机,拨通了电话,很快电话就被接上了,电话另一头的声音传来道:“喂,你好,你是那位?”

    陈叶玄拨打的是座机,所以对方不知道也正常,反正陈叶玄是听出来那个人的声音了,然后没等陈叶玄开口说话,对面一个萌萌的声音响起了:“顾顾姐姐,是不是哥哥打的电话呀。”

    陈叶玄有些感动,开口叫了一声道:“馨瑶姐。”

    陈叶玄口中的馨瑶姐便是在孤儿院时候的顾顾姐,两个名字都是同一个主人。

    陈叶玄叫完,还没等李馨瑶回话,就听见对面高分贝的叫声,然后陈叶玄能感觉到耳边传来的吵杂声声音,过来两三秒,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响起了,:“哥哥,你有没有想小琳儿啊。”对面传来笑嘻嘻的声音。

    陈叶玄一天疲惫顿时就烟消云散了,想想这次完成任务,小丫头就有可能恢复站立,陈叶玄的动力又充沛了起来,陈叶玄温柔道:“想呢,很想,你有没有乖乖听话啊?”

    然后对面传来了急切的声音道:“有啊,我很乖的,不信你可以问顾顾姐姐和晓岚姐姐还有雪琳姐姐。”

    此刻听着小丫头的慌张模样,陈叶玄是满满的微笑,他都可以幻想出小丫头如今的表情和手势,一定是鼓着红彤彤的小脸,双手惊慌失措的交叉着,想到这里陈叶玄便笑着说道:“哈哈,好了好了,小琳儿最乖了,哥哥最喜欢小琳儿了。”

    对面什么话也没传来,就传来了嘻嘻的笑声,在陈叶玄耳中宛如天籁,陈叶玄非常的享受,接着哄了哄小丫头,和李馨瑶聊了会,就挂了,然后想了想,又打了顾晓岚的电话,刚好徐雪琳也在,就道声平安。

    陈叶玄刚刚想挂电话,就听见顾晓岚说道:“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早点回来。”

    陈叶玄僵住了,不知道该回什么,本来还在叽叽喳喳的徐雪琳也停下了,过了一会,在陈叶玄看来,不知道是一分钟,还是一个小时,还是一年,他此刻脑海中非常杂乱,想开口,但又开不了口。

    就这样,在电话里传来了嘟嘟嘟的响声的时候,陈叶玄轻声的说道:“谢谢,对不起。”很平静。

    另一边,徐雪琳已经离开了顾晓岚的房间,而顾晓岚望着今天空中那格外明亮的月亮,眼角的眼泪默不作声的流了下来。

    陈叶玄心中憋得的慌,起床站起来,往外走,靠在一辆军用吉普上,双手插着裤兜,前世的他没用抽过烟,但今天却不知道为什么想抽烟。

    然而身旁传来了一个脚步声,陈叶玄没有回头,他知道是谁,来人淅淅嗖嗖的不知道找什么,过来一会,一根烟就递了过来,陈叶玄有些茫然的望过去,李绍江那傻大个正在憨厚的笑着。

    陈叶玄笑着捶了他一拳,接过李绍江递过来的烟,李绍江替他点着,陈叶玄笨拙的深深的吸了一口,被呛了几口道:“呵呵,还挺不错的。”李绍江笑了笑道:“第一次?”

    陈叶玄点了点头。

    而且李绍江却是轻车熟路的点着烟潇洒的吸了一口烟道:“哎。”李绍江吐出悠悠的白烟,伴随的是一阵叹气。

    陈叶玄吸了一口,道:“怎么?不是说练武的人都是忌讳烟的吗?”

    李绍江大大咧咧道:“扯淡。”然后看了看手中的烟又开口道:“烟,是男的就没几个不抽的,叶子华和许羽翔那两个小子别看他们平时斯斯的,不爱说话的样子,其实他们的烟瘾比我还大!”说着李绍江又深深的吸了一口。

    陈叶玄学着样子,也吸了一口道:“怎么说?”

    李绍江吐出香烟道:“是人都有压力,就像我一样,小时候,读书太少,很早就出来当兵了,虽然一直在部队里,但我还是挺刻苦的,明天除了训练就是学习,为了什么?抛开国家,就是为了我的家。翔子,也是为了家,叶子华也是为了家,都是家啊。”

    说到这里,李绍江有些惆怅,深深的将剩余的香烟吸尽开口道:“小时候,我爸出事了,很早就去世了,留下了我妈,我和一个弟弟,一个妹妹,我妈没有改嫁,辛辛苦苦的拉扯我三兄妹长大,我是老大,所以我很早就出来打工,供弟弟妹妹上学,不过那会我妈让我来当兵,说能锻炼又能拿补贴,我就来了,没想到,这一来,就成今天这副模样了。”李绍江自嘲的笑了笑。

    陈叶玄默默的听着,也将自己手中的烟吸尽,一根烟尽了,心中的惆怅也就化解了不少,说到底还是为了家,陈叶玄又何尝不是?

    李绍江又点了一根烟给陈叶玄,自己也点上。

    两个大老爷们就靠在这辆军用吉普车上,边吸烟,边感叹,边......观赏月亮。

    李绍江将地上的烟头踩灭,恢复了以往的憨厚表情道:“让你见笑了。”

    陈叶玄摇了摇头“谢谢。”李绍江点了点头道:“其实你应该不知道,军队里的供给很足,什么供给能缺少,唯独不能缺少香烟,战士们常年在这里训练,一年到头都不一定能回家探个亲,烟这玩意,挺不错的。”

    陈叶玄伸了个懒腰,道:“走吧,睡觉去,明天张老将军可以有安排。”

    李绍江点了点头,各自回到了床上,陈叶玄不知道李绍江睡着没有,但陈叶玄失眠了,重生回来的第一次失眠,他今天没有修炼。

    这一夜,陈叶玄想了很多。

    第二天清晨,李绍江还在睡觉,陈叶玄已经早早起床了,尽管一夜没睡,但每天的习惯吸收那股紫气的习惯他可没有忘记,吸收了这道紫气,一夜没睡的精神算是补了回来,并没有什么黑眼圈,红血丝之类的。

    陈叶玄见李绍江还在睡觉便没有去吵他,而是蹑手蹑脚的走出帐篷去洗漱了,回来的时候,李绍江已经起床了,已经穿戴好了,拿着洗漱用品,样子是要去洗漱,和陈叶玄打了个招呼,让陈叶玄稍等一下,等他回来。

    陈叶玄在洗漱的时候,就听见了吹号声,回来的时候就见李绍江起床了,陈叶玄感叹了一下:“部队就是部队。”

    就坐在那里无聊的拿起手机,结果发现有一条信息,是徐雪琳发的,陈叶玄有些疑惑,徐雪琳发信息给他干嘛?

    但疑惑归疑惑,多多少少也能猜到内容是什么,结果不出所料,陈叶玄看着消息上的内容,叹息道:“你这是何必呢?我值得你去这么做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