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岛国男子
    众人进入了各自的房间,装饰非常简单,不管其他人怎么想的,反正陈叶玄倒是无所谓。

    将身上的背包和武器解了下来,放在床上,伸展了一下身体,扭了扭胳膊,发出舒爽的伸咛声,走出屋外,向旁边走去。

    陈叶玄的隔壁就是李绍江,陈叶玄走到了李绍江的房间前,看到李绍江正鼓捣着他的背包,貌似是感觉到身后有人,往后看了看,是陈叶玄,转过头继续鼓捣着他的背包,嘴上还叨叨着:“待会我们出去看看环境如何?”

    陈叶玄轻轻一笑道:“看环境是假,看那些老外到是真的。”

    讲着话,李绍江已经将基本的生活用品倒腾了出来,站起身子咧嘴笑道:“嘿嘿,还是叶玄兄弟懂我。”

    “就我们两个吗?”

    “还是叫上子华他们吧。”

    陈叶玄点了点头,两人朝屋外走去,对面叶子华等人正好也走了出来,点了点头,上前道:“两位这是要去哪里?不如带上我们呗。”

    李绍江大大咧咧笑道:“嘿,那能啊,走走走,一起去看看,那些老外和我们有什么差别。”

    一旁的许羽翔开口道:“要不要带上武器?”

    “嗨,带啥武器,我们有不少去打架的,只是去见识见识而已,难不成你小子想想干上?”李绍江挤眉弄眼道。

    惹得众人哈哈大笑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屋外传来了敲门声,众人的目光都是往那边看去,东方药的声音从主屋传了出来,道:“有客人来了,去开门。”

    白雪晴笑了笑道:“我去吧。”

    众人没有说话,只是盯着那扇门,白雪晴迈着性感长腿,上前将门打了开来,只有一个人,众人看到此人穿着一身岛国合服,不用猜也是岛国人。

    陈叶玄对岛国的影响不是特别感兴趣,岛国人除了在动作大片做出过贡献外,陈叶玄还真不知道他们有啥特点了,当然不包括全部。

    反正陈叶玄等人脸上并没有什么笑容,这不是什么不懂待客之道的关系,是华夏人民天生对岛国人的影响,反正就是看到你在好的心情都会变砸。

    而白雪晴却是带着敷衍的笑容道:“请进。”

    这个岛国男子是这次岛国队伍的带队人,山谷一良。

    山谷一良有种被眼前的女子惊艳到了的感觉,微微鞠躬,用非常流利的华夏语道:“打扰了,这位小姐你真漂亮。”说出来的时候,要不是知道他是岛国人,还真以为他是华夏人了。

    此时的白雪晴嘴角微微抽动,心中已经暴起“你才是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

    但还是理性的微笑道:“感谢夸奖。”然后也不在搭理他,自己直接转身,也不管他跟不跟上,反正白雪晴是不想和这个岛国人打交道。

    山谷一良笑了笑,并没有什么反应,他也明白,能理解这些华夏人为什么这么不待见自己,没在纠结,跟了上去,刚走几步,门就哐的一声关上了,山谷一良嘴角微微抽动。

    其实山谷一良经历过华夏那些年的耻辱史,但他并不是属于rb这一方面,确切说是,不是属于rb参战军方的,他属于那种中立,时不时提供一些资料给当时华夏的军方,这也不算得卖国吧,毕竟他是半华夏血脉,半岛国血脉,母亲是华夏人,父亲是岛国人。

    当时他的实力还不错,在岛国武道界还是有些威望的,看到许许多多的关于“帮助华夏人”之类的报刊原本以为很好,毕竟那是母亲的故乡,但在后来的种种令人发指的事件中,他相当的恼怒,所以才做出某些事来,要不是当时他父亲在军方中是个地位极高的人物,他还真的会被......

    那时候他还是学医的,医疗造诣还不低,有一颗每个正常医生都有人仁爱,他决定前往华夏,传授了许多医疗知识和经验,直到岛国投降,他才回到国家。

    言归正传,山谷一良跟着白雪晴穿过了陈叶玄众人,来到了主屋,只见张国栋和东方药坐在正中位置,张国栋见来人,站起身子,朝着左边第一个位置坐了下去。

    张国栋虽然是华夏的将军,但现在这个地方那个带队人不是那个国家的顶级将领,在说张国栋只有后天后期巅峰的实力,十个他都打不过山谷一良。

    在说,来到这里,大概可以算是抛弃了现代的纷争和阶级,这里可以说是“江湖!”一切都以实力论高低。

    张国栋坐下后,便没再有什么表示,严肃脸和一块黑铁一样,看到不看山谷一良一眼。

    山谷一良叹了口气道:“国栋君,好久不见。”

    张国栋“哼”了一声没再说话。

    山谷一良只得坐在了原先张国栋做的位置上。

    张国栋和山谷一良之所以这般,其实还是要追溯到那个时代,张国栋还是个连长的时候,带兵打仗,许许多多的兄弟在他眼前眼睁睁的死去,他恨透了岛国人,而那时候一场战役刚刚打完,山谷一良刚好经过那里,由于长得比较像母亲,而且在母亲的熏陶下,华夏语也是相当的流利。

    和那些战士打了个招呼,然后看到了一个伤员,就急匆匆上去,众人还以为他要干什么,但接下来,山谷一良将随时带着的医疗箱取出各种消毒用品和药剂,这时候众人在傻都知道他是干啥的。

    赶紧配合了起来,那时候张国栋也在战场上,看到了这一幕,就与山谷一良结交了。

    而在一次战场上,就是因为为了救山谷一良,断了自己的武道路,永远无法都无法突破,原本这并没有,但在后来的一个月,岛国投降了,张国栋第一想到的是想与山谷一良分享喜悦,结果到了他的住处,没发现人,但是在他的桌子上发现了一封信条,就在那天,张国栋像发疯一样,嘶吼着。

    那天起,在也没提起过这个从前的战友,他很想挽回,但他痛恨岛国人,他无法容忍,就那样,直到今天,张国栋在飞机降落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他了,但他并没有表达出来,山谷一良也是。

    东方药看着两人,摇了摇头,显然他是知道这件事情的,真是孽缘啊!

    然还开始泡起了茶,三人并没有说话,静静的,待到喝下一杯茶后,东方药开口道:“说吧,来意。”

    山谷一良收起了自己的惆怅情绪,道:“前辈,第三场。”

    东方药和张国栋都是聪明人,自然是知道第三场是什么意思,无非就是大乱斗,以前都有过合作,这很正常,以前的时候,华夏非常的弱势,和岛国也没太大的差距,差不多每次都是这两个国家轮流当倒数第一。

    而华夏自然是被米国针对,而米国多半会和欧盟合作,岛国也用,但也是炮灰级别的,当久了自然不愿意,而沙国,和欧盟不对付,所以自成一体,没有合作,但他们的实力也毋庸置疑,前两轮名次很高,第三轮只要不是输得太难看,还是可以拿到第三名左右的。

    东方药犹豫了一下,看向张国栋,张国栋眯着眼睛看着山谷一良,过了半响,点了点头。

    东方药看了,道:“可以。”

    山谷一良将已经倒上的茶水,不管是不是太烫,一饮而尽,站起身子,躬身道:“非常感谢。”

    然后转身走出了主屋,在进过陈叶玄等人的时候,看了一眼陈叶玄,便头也不回的的走了出去。

    交流很简短,但目的已经达到。

    待到山谷一良出去后一段时间,东方药嘴角微微勾起道:“哼,挺会演戏的嘛。”

    张国栋也笑了笑道:“呵呵,这次我还真没想到是他带队,真以为当初我不知道,还好不是全篇的,不然打到他老窝,也要抢回来。”

    山谷一良,本无武者实力,后来获得张家功法,成就先天强者。

    但因为是不是全篇的缘故,有所欠缺,每月晚上月亮最圆之时,经脉气血逆行,痛不欲生!

    “不过先合作也好,我就不相信他能玩出什么花样。”

    “嗯,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到时候多注意一下。”

    然后两人对视了一眼,点头道:“都进来吧。”

    陈叶玄众人鱼贯而入,东方药笑眯眯的端起茶杯,品尝了一下道:“相比你们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陈叶玄众人没有说话,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但那眼神都出卖了众人。

    东方药笑了笑,放下茶杯,在桌面上敲了敲道:“第三场比试,大乱斗,与岛国人合作。”

    李绍江一听顿时不乐意了道:“哎哎哎,为什么啊?为什么和小鬼子合作。”

    众人对视了一眼,轻笑了一下,李绍江有些茫然站在那里,挠着脑袋,陈叶玄实在看不下去了,忍着笑凑在李绍江的耳边上私语起来。

    说来也够笨的,东方药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很明显带着不屑,语气还带着讥讽,众人都听懂了,就李绍江这个傻大个没听懂。

    陈叶玄在他耳朵说完的时候,李绍江瞪大眼道:“什么嘛,原······”

    没说出口,就被陈叶玄捂着了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