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在次突破
    陈叶玄盘膝而坐,静静的,周围散发着淡淡的荧光,而在他的脸上的位置,开始逐渐的模糊起来,仿佛是玻璃上形成的水雾一般,很平静。

    而在陈叶玄体内,却是不平静的,经脉中的灵气开始加快速度,一直奔流向丹田处,储存灵气的丹田中的灵气开始迅速的增多,达到饱和,陈叶玄随手将空间戒指中的聚气丹取出来,服用而下。

    灵气再次加速,随着灵气的汇入,陈叶玄的丹田里开始饱和,压缩,饱和,压缩,直至无法在压缩,瞬间释放,陈叶玄体内丹田处,瞬间冲破屏障,成功晋级,炼气八品境界,相当于后天中期-后期的中间位置。

    而你以为冲破屏障成功晋级就结束了吗?不。

    随着丹田中的灵气团炸开,迅速的开始向四周扩散,庞大的灵气强化和扩张着经脉,强化着**。

    陈叶玄仰天,享受着这样美妙的感觉,待到强化结束,吐出一口浊气,双手在空中虚握,能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有增强了,心中无比的喜悦,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两点了,还在的很。

    陈叶玄准备在上床修炼,他感觉在这里修炼十分的舒爽,不会在都市的时候,有时候灵气会不充足要暂停一下,你可以看做一个人玩电脑游戏正爽的时候,突然断电,你什么感觉?相信砸电脑的心都有了。

    然而刚刚上床,盘膝坐好,乘着药力没有消化完,继续修炼,但突然,他随随便便扫出去的精神力,扫到了一个黑色的生意,带着面罩,但在强大的精神力面前,还是突破过面罩看清楚了这个不善的来客的面貌。

    是那个岛国的带队人,但却并不是山谷一良,而是另外一个,实力比张将军弱一点,是后天后期武者的修为,现在的陈叶玄都能和他干上一架而不露下风。

    随后陈叶玄清楚了来人,就将精神力往他的周围扫了一圈,发现就他一个,站起身子,想去看看什么情况,但下一刻,他就收回了精神力,无他,他的精神力触碰到了另一股熟悉的精神力,那就是东方药,他的便宜师父的精神力。

    随后将已经站起来的身子赶紧重新躺在床上,装睡觉。

    而东方药这个将陈叶玄打断的家伙,还在喃喃着:“嗯?”随后精神力扩大到整个四合院,发现除了陈叶玄,其他几人都在盘膝修炼,笑着摇了摇头道:“真是个奇怪的小家伙。”

    东方药在感叹,陈叶玄的逆天天赋,晚上其他人都在修炼,唯独他在呼呼大睡,关键是他的修为增长的最快,修为最高,让东方药哭笑不得,看这个样子,不用十年,这个便宜徒弟就该超过他了,想想自己辛辛苦苦大半的人生都耗费在修炼上,居然这么轻易被后背超过,还是有点郁闷的。

    而他碰触到的精神力自动被定义为其他国家的那帮强者的精神力。

    而在四合院隔壁的是岛国的木质房子,虽然隔壁,但还是相差有二十米左右的距离,而一个漆黑的身影靠在四合院的拐角处,这个黑影正是田泽正言,原本他想去试探试探那个华夏小子的实力,但走到快接近四合院的时候,就感觉到自己被人盯上的感觉,让人非常的不舒服。

    他警惕起来,观察着四周,准备一用情况,就逃走,但其间,突然被监视的感觉消失了,他还在疑惑,难道是自己的神经大条了?出问题了?还是感觉错了。

    在他方松下来的一瞬间,有股淡淡的清风在他的脑袋上吹过,他一个激灵,往头上一看,一个白胡子老头正在盯着他看,他怪叫一声,下意识的,化手为掌,使用出撑天模样的攻击。

    但他使出这一掌的时候后悔了,本来是一个来一个懒驴打滚的,结果就是被这个白胡子老人掌对掌的将田泽正言压迫得跪在地上,显出一个坑,骨头先后咔嚓三声,显然是手掌断了,和腿部关节断了,至于是怎么样的断,东方药就管不着了,谁让你大晚上的鬼鬼祟祟,没杀你还算是好的了。

    而最倒霉的田泽正言身为后天后期的武者,居然直接昏了过去,叫都没叫出声,东方药“啧啧”一声,看向岛国的方向,嘴角微微勾起,飘飘然的回到了四合院。

    在经过了大概五分钟的时间,一个身影,疾快的将躺在地上昏迷的田泽正言拖走。

    就这样,晚上的碾压式的短暂交锋后,并没有在发生什么事情,太阳快出来的时候,陈叶玄实在憋不住了,装模作样的爬起来,盘膝而坐,运转功法,尽量的克制自己的精神力不要外放,在吸收了一道紫气的时候,感觉这一道紫气可是比都市中的紫气雄厚,纯洁许多,昨天刚刚突破,今天就已经又有灵气进账,心情相当不错。

    继续盘膝修炼了一小时左右,房门被敲响,陈叶玄才下床,将门梁取掉,打开,却是李绍江拿着洗漱用品道:“叶玄兄弟,早上好啊,昨晚睡得好吗?走,一起去洗漱。”

    陈叶玄白了他一眼,说得好像你昨晚睡了一眼,昨晚陈叶玄精神力散发的时候,可是发现李绍江的修炼方式与众不同,拿着一个不知道什么材质的棍子,一直敲打着自己,居然只是发出了轻微的击打声,如果不是陈叶玄有精神力,那点动静,陈叶玄还真发现不了。

    但口中还是道:“早上好,还行吧,等我一下,我去拿下牙刷。”

    陈叶玄和李绍江来到院子里,那里有一个水槽,矗立着一个压水井,李绍江不知道从那里掏出一瓶矿泉水,咕咕的倒了下去,然后握住杠杆,开始一上一下的动着。

    在那里面,发出咕咕咕咕的声音,然后又水开始冒出来,先是有些红褐色,但很快就变成了纯净的透明色,陈叶玄将水杯伸去接,很快就是满满的一杯水。

    还真别说,贼凉,就算是陈叶玄,一晚上都没有喝水,接触到这从地下打上来到是水,还是被来了个透心凉。

    一旁的李绍江别压着,还笑道:“怎么样?是不是很爽啊?以前俺农村就有这个,很凉爽吧?”

    陈叶玄点了点头,与李绍江开始洗漱,在用毛巾擦脸后,顿时神清气爽。

    众人先先后后起床了,吃完早餐,东方药和张国栋带着众人出了四合院,来到了空旷的平地上,想是找好了一个位置,站着,没有动。

    陈叶玄看向四周,已经来了三个队伍,还剩下沙国的,和米国的没来。

    又打量了其他队伍,发现岛国的队伍中少了一个人,仔细看看,居然是昨天悄悄潜进来的那个家伙,在陈叶玄看向那边的时候,东方药也在看向那边,两师徒都不由自主的嘴角上扬。

    而那边的岛国带队人山谷一良感受到目光,朝东方药这边看,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打过站了一盏茶的时间,李绍江有些不耐烦的发起了牢骚,就见沙国和米国同时走了出来,并没有什么怪异的举动,开始朝众人这边走来,两队人都站在了像是规定好的地区一样。

    五个实力最高的带队人各自都看了看对方,这次是东方药开口道:“开始吧!”

    五个人同时点点头,脚下一跺,有种地震的感觉,溅起清晨的晨露和有些潮湿的土地,众人所在的地方开始缓缓的太高,陈叶玄和个各国家的队员都一脸惊骇的看着四周。

    渐渐的,太高到了差不多一米五的高低,就停止了,随后那五人有同时双手虚拖,将台上的泥土等杂物清理干净,四个方位开始出现台阶。

    当整个结束的时候,整个平地呈现出了一个擂台的模样,而且还不小,足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地上刻画着中国古代的五圣兽,中土麒麟,北原玄武,南原朱雀,西原白虎,东原青龙,雕刻得淋漓尽致,而且看上去还是非常的平整。

    而且在五大先天强者的一脚下,丝毫没有碎裂的迹象,陈叶玄下意识的试探了一下,发现这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做的,相当的坚硬。

    做完这一切,就听见米国的那个领头人道:“各国参加比赛的选手留下抽签,其他无关人员回到观战席。”

    陈叶玄和叶子华站着不动,李绍江,白雪晴和许羽翔替两人加油,就跟着张国栋离开了。

    原本陈叶玄还在想观战席在那里的时候,东方药让两人去抽签了。

    陈叶玄没在想,与叶子一同上前,很普通的一个箱子,但里面却不普通,陈叶玄伸手进去,就感觉到里面像是一个龙卷风一样,随随便便抓了一个,就走开了。

    很快众人都抽完,那个米国佬开口道:“打开吧,编码一共是一到十,抽到数字一的选手,与抽到数字二的选手为一组,以此类推。”

    陈叶玄直接将手中的纸签摊开,是五,在看看旁边的叶子华,是八,陈叶玄暗暗吐槽了一句,居然没有发生同一组的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