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神司·亚瑟
    神司·亚瑟轻描淡写的说着,仿佛陈叶玄是个蝼蚁一般,陈叶玄面无表情,今天他感觉到神司·亚瑟好像又变强了一点,但他没有多在意,转身就下了擂台,让出了空间,让两人对战。

    而一旁的狼人琼金斯有些愤怒,居然说只是慢了一点,虽然承认自己打不过他这个神子,但怎么也不会拜的太惨,哼了一声,没有说话,而是走向一边,和神司·亚瑟拉开距离。

    然后毫无顾忌的转化成了狼人模样,擂台下的陈叶玄静静的站着,但体内却是丝毫没有停歇,全力运转着,吸收着周围的灵气,确保自己是在巅峰状态。

    也正好可以看看这两人的对战,好对这个神司·亚瑟有个了解。

    很快擂台上,开始的声音响起,神司·亚瑟不急不慢的说道:“本来这次来到这里是想和你玩一玩的,看看参加这届最强者到底在什么程度,不过嘛。”神司·亚瑟看了看在擂台下紧紧盯着自己的陈叶玄,轻笑道:“不过好像你并不是,所以你可要小心了。”

    说完,神司·亚瑟周围光芒浮现,形成了一把把普通的刀枪剑戟,总共要六把,随着神司·亚瑟一指,六把武器便向着狼人琼金斯射去。

    陈叶玄在擂台下面暗暗记起,先前出现了土元素,现在是光元素,还有两种元素没有释放出来。

    琼金斯冷哼一声,锋利的双爪以极快的速度拍飞一把武器,一个跳跃,躲过了两把武器,在落下的时候,有接连拍灭了三把武器,简简单单的对碰,见不出什么。

    神司·亚瑟看着冲向自己的琼金斯,淡淡的笑了下道:“不错嘛。”然后双手一按地面,瞬间一块土石“嘭”的一声,从擂台下遁了上来,原本琼金斯直直冲向神司·亚瑟的身子一个偏转,从左侧开始向神司·亚瑟奔袭而去。

    而在他所过之处,都“嘭嘭嘭”的一个个土石柱子拔起,直到琼金斯转了一个大圈,即将到达神司·亚瑟面前的时候,神司·亚瑟的脚下,开始冒出了土石,将神司·亚瑟重重包裹。

    当包裹玩的下一刻,一个异常锋利的爪子狠狠的抓在神司·亚瑟那刚刚被土石所包裹住的头部,纵然是神司·亚瑟,在里面也感到了一整晕眩。

    琼金斯看着眼前的一团土石,冷哼一声,频频发出攻击,陈叶玄感觉到出手的速度很快,但力量却是不大,但打击在石头上,却是能够传导进去震动波,让里面的难受一下,恶心一下他还是足够了的。

    很快,在琼金斯疯狂的拍击下,里面的神司·亚瑟仿佛仍受不住了,土石表面开始出现了针刺,由于琼金斯拍击速度太快,和针刺出现太突然,没有刹住车,直接拍了上去,“咝!”的一声,收回手,连连后跳,在后跳后,就看到了那一根根针刺发射了出来,被琼金斯几下挡了下来。

    琼金斯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居然还有几个孔洞,对着神司·亚瑟怒吼一声。

    而在擂台下的陈叶玄也已经记下了第三种元素,金属。

    而琼金斯这会没有在上前,紧紧的看着那个王八一样包裹住的土石壳子,有些束手无策,在他想要怎么处理的时候,一些土石碎开剥落的声音让思考中的他回过神来。

    只见包裹住神司·亚瑟的土石已经全部剥落了,而这个神子却是一尘不染的站在那里,依旧是那淡淡的表情,道:“啧啧,没想到,反应力到是不错。”

    “不过,还是不够啊!”神司·亚瑟将刚刚释放出来的金属元素在次释放,这次不是什么刀枪剑戟,而是一道道有尾指那帮大小的金属锥子,布满了神司·亚瑟的背后。

    狼人琼金斯看着那么密集的锥子,也是一脸阴沉,在这么密集的攻击下,如果没有掩体的话,分分钟被射成筛子啊,而在他考虑该怎么办的时候,那些锥子却是蒙上了一阵光晕。

    显得更加的凌厉了,狼人琼金斯瞳孔微缩,在也管不上了,脚下一登“嘭”的一声,朝着神司·亚瑟那里飙射而去,而神司·亚瑟手一压,所以锥子朝着琼金斯射去。

    琼金斯看着密密麻麻的锥子无动于衷,不管不顾的冲向神司·亚瑟。

    而神司·亚瑟看狼人琼金斯居然没有惧意,冷哼了一声,手在次一张,所以的锥子仿佛是打了鸡血了一样,射速更快了,狠狠的戳进了狼人琼金斯的**中。

    琼金斯怒吼一声,不管全身,双手挥舞着,打掉攻击头部的锥子,不管不顾的朝着神司·亚瑟奔去,而神司·亚瑟则开始了后退,但怎么可能能快过愤怒中的狼人,琼金斯呢?

    只见自己无法在躲,神司·亚瑟在此用手按向地面,释放出了土属性的防御,和套上了由金属形成的盔甲,看来是学聪明了,再打用盔甲减弱一下冲击力了。

    但事与愿违,在土石凝结到肚子位置的时候,金属盔甲也刚刚将身体包裹住的时候,琼金斯应该是看到了神司·亚瑟的动作,速度在一次加快。

    当土石快要凝结到胸口的时候,琼金斯已经到了神司·亚瑟的面前,双眼通红,背部和手都插满了锥子,流淌着鲜血,纵然这个狼人的恢复力在强,怎么也要把东西取出来才能恢复吧。

    陈叶玄暗说琼金斯鲁莽,但还是继续看到。

    场上的琼金斯和刺猬没什么两样,区别只是在于锥子的形状而已,只见他含怒的一击,狠狠的轰在神司·亚瑟的脑袋上,陈叶玄目光瞪大,神司亚瑟被一拳轰得向后仰,下面的土石还固定着他呢。

    狼人琼金斯没有停下,接连轰击,每一下都是发出阵阵的轰鸣声,陈叶玄看着都牙酸。

    直到神司·亚瑟被打得后仰一百四十度,没有在动,狼人琼金斯才停下,喘着粗气,低吼了一声,转身就是一个仰天怒吼。

    而在擂台下的陈叶玄眉头紧皱“不对啊,神司·亚瑟怎么可能这么弱。”在陈叶玄思索间,猛的一阵,瞪大眼睛,非常想开口提醒琼金斯,虽然他和琼金斯没有什么交集,但先去琼金斯将叶子华甩出擂台,他就欠了一个人情。

    但还没有说出声,擂台上,琼金斯刚想开始拔下插在自己身上的锥子,但奇怪的是拔不下来,他眉头紧皱,去拔另一个,结果还是一样的。

    接连试拔了几根后,身上的锥子开始缓缓的动了起来,并不是被拔出来,而是自己钻进琼金斯的肉里,琼金斯冷汗直冒,嘶吼着。

    突然背后传来一阵笑声,琼金斯猛的一个转身,只见后仰成一百四十度角的神司·亚瑟正用一只手捂着额头,哈哈的笑着,开始缓缓的身躯,直到恢复站立的模样。

    “啧啧,你真以为我那么容易被你打败吗?”神司·亚瑟解除了包裹住脚的泥土,和身上的盔甲,依旧是那一副一尘不染,如同看着蝼蚁一般道:“啊,我承认你的确很不错,但对我来说,你还差那么截。”神司·亚瑟指了指地下,指了指天上,琼金斯原本血红的眼睛这会都快要突出来了。

    陈叶玄也蹙着眉头,一旁的东方药,陈叶玄的便宜师父开口道:“哼,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好大的口气。”

    狼人琼金斯怒吼着,奔向神司·亚瑟,想要把这个米国佬的脑袋拧下来,可是手就快碰到神司·亚瑟的脑袋的时候,突然垂软了下去,脚下也是一个踉跄,直径的跪了下去,只要那高傲的头颅还死死的盯着神司·亚瑟。

    神司·亚瑟哈哈的大声狂笑,陈叶玄原本还不知道什么情况,但这会才注意到,手和脚的关节部位被锥子刺了进去,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简直是在羞辱他,陈叶玄有些看不下去了,可这个时候,琼金斯突然狠狠的一口咬住了神司·亚瑟的腿部,就算是神司·亚瑟,这位神子,也是被疼得冷汗直冒,冷“哼”一声,手中出现了由金属形成的利剑,附加着光芒,让其原本就极为锋利的剑变得更加凌厉,:“哼,我知道这样杀不了你,但如果只样呢?”

    只见那个把被光芒附加的利剑开始出现了火焰,陈叶玄瞳孔微缩,第四中元素出现了,是火元素,这样一来,四种元素就暴露出来了,分别是“土元素,金元素,光元素,火元素”四种元素。

    这把火之利剑悬挂在琼金斯的脑袋上,而下面的琼金斯原本是死死的咬着神司·亚瑟的嘴松了下,转了个位置又是狠狠的咬了下去,这个会陈叶玄也是暗暗叫好,有血性!

    而神司·亚瑟面部一僵,目光狰狞,直接吼道:“去死吧!”

    陈叶玄突然感觉到身边一阵风略过,陈叶玄嘴角微微翘起,只见东方药闪电般的速度冲了上去,挡住了神司·亚瑟的攻击,而神司·亚瑟没想到会有人来阻止,狰狞的面容看向东方药,另一只手冒出火焰,直接向东方药拍去。

    另一边,陈叶玄看见米国带队的那个七级超能者冷汗都出来了,快速的飞过来喊道:“住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