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gay
    看着新野走下擂台,李绍江看着他走下的,随后,在许多人以为他要在擂台上继续战斗的时候,他收起了他那把暗金色的饕餮刀,虽然这次他饮的血少,但他感受到了那种战斗的快感,比在那个黑漆漆的武器库中不知道好了多少倍,所以也是心满意足的“翁!”一一下,回到了刀鞘中。

    李绍江平静的走下擂台,在他人看来,他还是那么的壮实,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为什么就要下去呢?然而陈叶玄已经看出了,脚步较之先前在擂台上已经显得有些虚了,虽然他双手插着,板着脸,让人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

    当他走下擂台的时候,陈叶玄已经迎接了上去,在他人看来是庆祝胜利,然而陈叶玄的确演得很像,与李绍江搂在一起,看似是胜利的喜悦让两人如此,但并非如此,李绍江在扶到陈叶玄的时候,整个身体的重心就压了上去,完全没有先前那个龙行虎步的模样了。

    陈叶玄笑嘻嘻的带着李绍江来到了板凳席上,也注入了些许他察觉不到的灵气,帮李绍江疗伤,然后对着其他人道:“那么接下来,谁上去?”

    陈叶玄说着,却是对着许羽翔所说的,许羽翔点了点头道:“我来吧。”然后目光坚毅的走上了擂台,而另一边,岛国人来的是一个男性的忍者,名叫沈然阿亮,陈叶玄点了点头,道:“开来是对上对手了。”

    两人并没有像先前李绍江和新野那样,互怼,这个两个人显然比较冷静,双目炯炯的看着对方,想在战斗之前找到对方的弱点所在。

    而擂台下面,李绍江瘫软在座椅上,陈叶玄坐在他的旁边,有意无意的朝着李绍江传送着灵气,帮助他治疗,其实他早在和他对碰开始,就受到了刀气的整动,导致自身受到了内伤,随着战斗的深入,这种伤害越来越重,不过好在李绍江的身体更胜一筹,在到达极限之前,将对手击败了,但这种硬拼的方式,是自损八百伤敌一千。

    李绍江也知道如此,别看他人傻大个模样,但心细着呢,他就想痛痛快快的战斗一场,好发泄一下。

    就在陈叶玄偷偷摸摸输入灵气的时候,东方药了,陈叶玄识趣的站起身子,道:“师父。”东方药微笑这点了点头道:“嗯,你先坐下吧,我帮这小家伙看看。”

    陈叶玄看了一眼东方药和李绍江,点了点头道:“好的,师父。”随后挪开了一个位置,让其坐下,然后仔细的看着东方药的每一个动作,东方药点了点头。

    开始在体内调动内力,嗯应该说是内气了,在突破先天的时候,内力转化为内气,相当于灵气的存在,但比灵气低了不知道多少等,但那股强大精纯的内气却是让陈叶玄暗暗一惊,先天和后天的差距,真是大啊!

    陈叶玄感叹了一声,开始打细细感受着东方药是如何调动内气治疗人的,陈叶玄的印象中,从拜这个便宜师父为师的时候,还真没学到什么东西,到是对方的东西拿了不少。

    东方药没有理会陈叶玄的“偷窥。”其实说是现场教他也不过分,身为医圣的他,怎么教徒弟,自然有他的办法,他开始调动体内的内气,将内气汇聚到手掌处,很快,淡淡的青色光芒开始出现,东方药轻轻的拍在李绍江受伤的部位上,柔和的绿光很快就笼罩住了李绍江。

    李绍江惊奇的看着包裹在自己身上的绿色光芒,然后细细的感受下,非常的温暖,有很清凉,被浑身非常的舒畅,跟一个人三天三没睡觉一样,突然就来了一个睡到自然醒,然后来一发伸懒腰,真是一个美好的人生啊。

    李绍江的内伤开始缓缓的愈合了,而岛国那边,新野也在接受着山谷一良的治疗,好歹他是一个先天强者,还是学过医的。看着新野受到如此重的伤势,相比对方也相差不多,不然不会在这个关头走下擂台。

    但也不得不承认对方的确很强,新野在下擂台的一瞬间,整个人就像是被抽空了一般,直直的朝先前倒去,好在大和永浩眼疾手快,不然新野真的要跟大地来一次亲密的接触了。

    而在擂台下双方正治疗双方队员的时候,擂台上的战斗已经开始了,两人几乎是同时动了起来,超快的速度,带起两个黑色的缎带,今天许徐翔是穿着一身黑色,很符合他的刺客身份,而对方的忍者本来就是穿黑色的。

    双方都是使用匕首的,很快第一次的对碰产生了,正是两人的匕首都刮到了对方的毛发,在越过对方的时候,两人都将重心放得极低,匕首举与胸前,双眼爆发出强烈的战意,和淡淡的杀意,虽然这场比赛所说的不能杀人,但身为刺客,天生就带着一种杀意。

    而在这两种杀意的牵动下,两人展开了各种的格斗技巧,把原本还在关注东方药治疗的陈叶玄吸引了过去,东方药也在这个时候治疗好了,拍了拍李绍江的肩膀道:“小伙子,很好,挺不错的,给我们华夏国张脸了。”

    而李绍江像一只战斗胜利的公鸡昂起头,陈叶玄都懒得去理会他,前一秒还病恹恹的,刚被治疗好,就这样了,真是没了伤疤忘了疼。

    他刚想活动活动筋骨的,但很快就被擂台上的战斗所惊艳到了,只见黑色两道身影,正在以极快的速度碰撞着,让陈叶玄都感到了一丝困难,先前陈叶玄能够非常清楚的看着李绍江在战斗,可以说是,你做一个动作,和一个细微的动作,陈叶玄都有去关注。

    但次,就让陈叶玄有些挫败感了,原本他以为,自己的速度已经很快了,没想到居然还有他看不清楚的一天,其实并不是陈叶玄看不见,而是他们两个转换攻击的方式太过负杂了。

    真要陈叶玄来说就是,本来还是在右手上的匕首,没看清,这是感觉眼前一晃,然后左手就出现了匕首,也许下一刻就突然在你后脑勺来一发、

    沈然阿亮有些苦涩了,他没想到对方居然和他的速度不相上下,两人持续的碰撞着,然而他们都没有发现的是,许羽翔所拿的那把匕首,原本已经够漆黑的了,但现在确是越战越黑,说不出的诡异,本来黑的东西,罩着黑色的东西还是发现不了的,顶多发现一些层次不同。

    但这一次,仿佛和黑洞一般。

    在经过几次对碰的时候,在一次剧烈的对战后,双方都后退了好几步,喘下气,在那种高速度,高强度战斗中,消耗的体力和能量是最大的,纵然是许羽翔只样的人物,也感到了一丝的疲惫。

    但还是站直身子,看着对方双手撑着自己脚上的人,暗笑一声,恢复的一丝体力让其义无反顾的冲了上去,他想尽快去结束这场战斗,因为他能感受到对方的力量在不断的增强。

    许羽翔很好奇对方为什么越战越勇,真当自己是吕布了,这一次,许羽翔没有在给对方机会,提起那把漆黑的匕首朝着沈然阿亮冲去。

    一个闪身,纵跃而起,落到了沈然阿亮的后背,一切都来的太快了,沈然阿亮还没反应过来,正当许羽翔落地,就用左手中的匕首,架在了沈然阿亮的脖子上,另一只手按着沈然阿亮的手,让其无法动弹。

    但下一个,许羽翔有些傻眼了,只见“嘭”得一声,原本抓住的是人,结果就变成了木头,放下手中的木头,看着离这里不远处的沈然阿亮,正在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显然刚刚的能力让他消耗了很大的能量和体力,许羽翔不想在拖下去了,连续的爆发,也逐渐的掏空了自己身体内所储存的能量。

    最后,他用剩下为数不多的能量,在一次发起了爆发,朝着沈然阿亮那边冲去,沈然阿亮见状,将匕首横挡在前,“汀!”得一声,沈然阿亮感觉手中一轻,然后感觉到自己脖子上有些冷,一看,只见许羽翔那帅气的脸庞正在紧紧的盯着沈然阿亮。

    沈然阿亮脸色有些发红,呢喃道:“你能不能别这样看我?”许羽翔瞪大了眼睛,刚刚他听见了什么?沈然阿亮看着许羽翔瞪大了眼睛,以为是生气了,连忙道:“别别生气,给你看就给你看嘛。”

    许羽翔实在忍受不住了,没想到打到现在,才发现对方居然是一个gay,他有些想吐,连连后退了几步,沈然阿亮见他一脸嫌弃的模样。

    有些委屈的站起来道:“干什么嘛,人家又那么讨人厌么?”然后一步步走向许羽翔。

    许羽翔后退后退,到无法在退的时候,终于开口道:“你想干什么?”

    沈然阿亮有些疑惑的看着许羽翔道:“不干什么呀。”然后貌似是想到了什么,捂着脸,跟个小姑娘一样,台下的众人都是目瞪口呆。

    岛国这一边的山谷一良已经捂着脸了,本来就是想不让他上去的,但结果还是让他预料中的一样,还是变成这样了,比之先前那股子杀气和战斗意志,足以让在场的众人尊重,但现在开来,已经不是尊不尊重的问题了。

    沈然阿亮看着许羽翔,许羽翔被看得浑身发毛,正当要做足准备,全力堵上他的嘴的时候,一道身影从岛国那边很快的冲了过来,许羽翔吓了一跳,而下一瞬间,东方药也冲了上去,原本以为有什么事情发生。

    但没想到的是,上来的人是山谷一良,脸色相当的涨红,抓起沈然阿亮就冲回了岛国的地方,还喊道:“这一次算我们输,继续比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