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彼岸花
    轰隆一声,海中溅起七八米的巨浪,这一刻,山谷一良笑了,但背后带着淡淡的可惜,可惜没有得到那个提升实力的秘法,东方药疯狂了,整个人冲向大海,一下子扎在水中,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叶子华懵逼了,站在原地,愣是直接跪在地上,嘴中还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而白雪晴呆呆的看着大海,眼睛开始泛红,然后无声的留下眼泪,手中抓泥土,手指甲嵌入肉里,反佛没有知觉,然后低头,看着另一只手,手中还拿着陈叶玄的玄甲。

    远在东城,还在补习小琳儿突然心口一疼,望着天空,眼中担忧之色涌现,顾晓岚在上课,感觉到胸口一阵烦闷,望着窗外的天空,就连老师叫她回答问题,她都没有听见。

    昆仑山腹地,巨树脚下,一男一女,男子和女子眉头猛然皱起,女子“夫君,你感受到了吗?”男子,点点头,“玄儿有危险了。”女子紧张的抓住男子的手臂:“那怎么办?”

    男子抚摸了下女子的秀发,微笑着,右手一抚,一道流光骤然飞起,朝着远方而去。

    四合院,离陈叶玄失踪已有三个小时,张国栋阴沉着脸,坐在上位,一会放下茶,一会端起茶,座下,李绍江绑着纱布,低头不语,拳头握紧,身子还微微颤抖。

    许羽翔,额头抵在石柱上,阴沉的可怕,没有言语,但那一只手抓着石柱已经泛紫,白雪晴,披散着头发,眼泪时不时流出来,坐在角落,额头抵着膝盖,埋在里面,哭泣着微微颤抖,而在中间,放着餐桌,碗有七个,筷子有七双。

    叶子华,站在门边,眼神中透露出悲伤,希望,希望看见东方药安全的将陈叶玄带回来,“叶玄,你一定要安全的回来啊,我还欠你一脚呢,我等你来踹啊。”

    东方药,在陈叶玄带着神司·亚瑟进入大海的范围,一个人头浮现,此人正是东方药,右手抬起,看着手中的衣物,就算是被浸湿了,但在东方药手中却是熊熊燃烧,显然这不是陈叶玄的,深吸一口气,潜入海中。已经持续了三小时。

    山谷一良,与田泽正言把酒庆贺,兰斯,看着手中的物器,对着放在胸前,一个人静静的站在那里,欧盟,与其他国家商议后,就马不停蹄的回去了,沙国,奥斯,与东方药一同寻找了两小时,而在他们这次换气时候,一道流光一闪即逝,他们没有发现。。

    “药老,唉,找不到了。”东方药没有理会。奥斯无奈回到别墅,同样回国了。

    五小时以过,东方药阴沉着脸,回到岸上,死死的盯着这片大海,手中握着龙鳞长枪,没有言语,回到四合院,回到四合院,叶子华第一个看见,双眼放光,但看到只有一东方药的时候,又黯淡了下去,死气沉沉,李绍江,许羽翔,白雪晴突然听见动静,但无一例外,都是如此。

    张国栋见到东方药站起身子,没有言语,但那询问的眼神中透露出来,东方药摇摇头,将手中的龙鳞长枪交给张国栋,张国栋仿佛被雷劈到一般,坐倒在凳上,看着龙鳞长枪,抚摸着。

    就那样,这个房间气氛相当的低沉,李绍江开口了笑着开口了,但那笑,比哭还难看:“你们干什么啊,叶玄他只不过是找个地方躲了起来,他一定是受伤了,不然他不会不出来的,你们现在这样是怎么回事啊,药老不没找到么?”

    后,望着东方药,东方药叹了口气道:“我只找到了神司·亚瑟的尸首,并没有发现叶玄的。”众人听后,双眼放光白雪晴擦掉眼上的泪水,站起来,坚毅道:“叶玄一定不会有事的,他一定没事,我们不能让他担心,我们要变得更强。”

    四人都是如同壮士一去不复返的豪气,叠手,打起,气氛回暖了,东方药和张国栋也难道露出一丝丝的笑容,看着眼前四个年轻人,他们再次看到了希望,东方药对着张国栋点点头,张国栋也点了点头,站起身道:“大家不用担心,叶玄的实力,你们还不清楚吗?大家收拾东西吧,今天我们回国,下次带上精密仪器,我们在来找叶玄。”

    他们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但不说出来,都带着一股悲伤点点头,回到各自的房间收拾东西了,龙鳞长枪被白雪晴要了过去,张国栋没有拒绝,看着白雪晴离去的背影,微微摇摇头。

    当李绍江收拾好东西,来到陈叶玄的房间时,已经有一个倩影在了,他默默的站在那里,没有出声,这道倩影小心翼翼的收拾着东西,宛如至宝,眼睛泛红,但却没有一丝眼泪落下。

    两个小时后,运输机到达,众人一个一个上了飞机,白雪晴回头望了一眼这座岛,此时已是黄昏,多么美丽啊,照射在花海中,这里,又有谁知道这里的辛密?

    也许这般艳丽的花海,在以前是一个无数战士战死的战场,才能开出如此艳丽的花朵,白雪晴看向远处,反佛看到了一朵艳丽的,鲜红色的花朵,好像是彼岸花,链接黄泉,她好像看见了花朵后边有一个人影,在向她招手。

    “春彼岸,秋彼岸,花开叶落,叶绽花萎,隔岸相望,生死恋人;命运之轮的转动:永生永世,不得相见。“

    东方药,张国栋,:“老家伙,要不要通知他的家人?”东方药,深吸一口气,吐出,“汗,通知吧,记住,不能亏待了她们。”张国栋听后,闭起眼睛,没有在说话,黑色的飞机在空中直朝华夏飞去。

    而在神秘岛,某个地方,闪烁着强烈的光芒,但也就一闪而过,此时陈叶玄静静的躺在一个虚无的世界,全身光秃秃,一道流光飞来,化为一道光幕,包裹住陈叶玄,强大的生命气息灌入。

    “叮,警告,警告,宿主身体机能开始损毁,全身经脉寸断,已经兵临死亡,警告,警告,一股未知能力强行进入,叮,经过检查,无害,宿主生命力正在恢复,允许进入······”

    一连串的系统提示音传出陈玄叶的耳中,但陈叶玄此时就如同死去一般,没有任何反应,此时陈叶玄浑身是血,皮肤开绽,没有一处是完整的,当那道光幕消失,力量消失,陈叶玄浑身恢复如初,但那被摧毁得不像样的脸改变了,有原先的七分像,这会,更是妖孽了,那英气十足的剑眉,如刀鞘般的脸颊,鼻梁高挺,眼睫毛修长,长发及腰,有种古代贵公子的形象,但那容貌,真的太难形容了,简直可以称之为祸国殃民。

    而随着这股力量的消失,虚无的世界一转,变为了一个溶洞,而陈叶玄正躺在一个池子里,这个池子是乳白色,还能看到点点星光,而陈叶玄的毛孔如同活过来一般,疯狂的吸收着这乳白色的液体。

    “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务,由于宿主提前透支,任务奖励五千贡献值,一次道具商城,根据宿主自身武器选择,获得灵宝巅峰,半步仙器龙渊,开启四级道具商城。”

    不过系统在怎么提醒,陈叶玄还是没有醒来,而在他精神之海中,紫月已经躺在桃木屋中,由于爆炸的缘故,陈叶玄的精神之海开始崩坏,紫月瓶尽全力减缓速度,正好一道流过飞来,紫月感受到那流过的力量,便倒下了。

    所以,两人都睡得天昏地暗,不知道过了多久,水池中乳白色渐渐退去,化为清水,轰隆一声,陈叶玄浑身散发着恐怖的气息,眼睛睁开,握了握拳头,又突破了,先天中期了,也就是筑基四层。

    陈叶玄看了看四周的环境,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泡在水池里,陈叶玄捧着水,洗了把脸,呆住了,“我去,这谁啊。”陈叶玄看着水中的倒影,无法相信那是自己,他认为神司·亚瑟的容貌已经的逆天了,那他现在拥有东方容貌的脸庞,是不是要称之为逆天了,天都不敢对你咋样的。

    抚摸着自己的脸,在看着自己的头发,好长啊,不过挺好看,所以就没有去剪掉,然后看着自己一身装真人皮的,看着光秃秃的小***陈叶玄都感觉到了老脸一红。

    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周,没人,然后内心叫道:“紫月,在吗?紫月。”“叮,恢复宿主,紫月消耗过多,进入沉睡,需要十天时间,这十天由我来为宿主服务,因为任务成功时,宿主正在昏迷,所以,重报一遍。”

    陈叶玄听见了,叹了口气,他回忆起爆炸的时候,那个狗东西居然不是一次爆完,而是连环爆,第一次威力最大,九璃把这个抵消了,但后边的,却是无能为。

    陈叶玄没在去想,开口道:“那先抽奖吧。”“叮,正在抽奖,恭喜宿主抽中灵器级稀有服饰-华胥。增加百分之十防御,减低灵气损耗。”

    白光一闪,整套衣服就穿着在陈叶玄身上,非常的合适,再加上那容貌,唉,不说了,华胥和古代时期的服装很像,陈叶玄穿上,还真以为自己穿越了,感觉还不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