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沧桑
    “这就是证明!”说完,陈叶玄便放下手,又指了一个高举着手的年轻男子,年轻男子咳了咳嗓子道:“那么陈总,你是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有钱的呢?”

    陈叶玄笑了笑道:“这个问题,我还真的没办法告诉大家,我只能告诉大家人算不如天算,计划赶不上变化啊,但大家可以放下哈,我这个钱来路都是很明了的,银行都是有记录的,大家伙别以为我是干了什么非法的事情。”

    大家伙听完后,都不知道今天是第几次笑了,看来这个陈总还是很和善的,众人对这个回答也表示满意,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一夜暴富的,一夜暴富有吗?当然有,容易吗?说容易也容易,说不容易也不容易。

    就像赌博一样,你面输了很多,但你可以凭借最后一把,堵上最后的资本,有可能直接下地狱也有可能连本带利,拿回来,有的人喝水都会噎着,有的人在路上随便踢一个石头,都能看到金子,这些事情,谁知道呢?

    所以众人也没在去纠结这些,陈叶玄看了看,本来想不在回答的,但看到这么多人还在举着手,说明什么?说明人家还不放心,陈叶玄见了,索性今天就把自己撂在这里,回个痛快。

    很快,陈叶玄有指了一个人,“陈总,我很想问,居然你现在是在校生,而且看您的年纪应该也就二十岁左右吗?不是大学,就是高三,那您又要读书,又要开公司,所以·······”这个男子没说出来,但所有人都明白这个问题,你有这么多精力和阅历吗?

    这也是很关键的问题,如果让你来选,你是选择去一个三五十岁的,稳重的老板那里做生意,还是去那种十九二十岁的老板那里做生意?

    还是不放心啊,陈叶玄笑了笑道:“这个大家可以放心,而你也没有说错,的确,我现在算是准高三生,年龄透露了也没关系,没错,我才十八岁。”

    这一说,众人都炸锅了,陈叶玄见场面有些控制不住,也在他的预料之中,陈叶玄叫道:“静静,大家静静,听我说完啊!”说着,在场的众人都停下了议论,看着这个年轻的小伙子,要说什么。

    陈叶玄咳了咳道:“我知道大家不放心,但请给我一个机会,也给你们一个机会,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会给你们看到效果,而在这期间,你们原先的工资是多少?”

    这个带着眼睛的女子道:“您好,我是东湘药业的理财部部长,我们公司每人平均工资在3100元,而且每年年终,都会有奖金和平时的奖励,这样算来,大概每人每个月都有3200元的收入。”

    说完,还推了推眼镜,陈叶玄听了,每人平均3200元的工资,在东城这个地方,这待遇是真的很高了,陈叶玄听后,笑了笑,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开口道:“这样吧各位,我承诺一个月给你看结果,而这个一个月的期间,你们每个人的工资,我都给你们涨一千,如果失败了,算是对你们的补偿,如果成功了,大家伙就老老实实叫一声陈总吧!”

    “好!”工人们听后,就跟打鸡血似的,陈叶玄听了笑道:“哈哈,口说无凭,我们立字据!”众人一听,都信服了,起码现在是服了,这个陈总,看起来也不像是开玩笑,当字据稀里糊涂的立好,并且放入一个画框中,放到工厂的大门上,就算是生效了。

    工人们也都放心了,陈叶玄笑了笑,又回答了几个问题,就算是结束了,陈叶玄放下扩音器,呼出一口气,没想到这么累,嘴巴说干了,白泽杨见状,将早放在一旁的矿泉水递给陈叶玄,陈叶玄接过道了声谢,咕噜咕噜的就喝了起来。

    喝完,放下,李来富笑着道:“没想到陈总居然有这样的口才和能力,李某佩服,真的佩服。”陈叶玄笑了笑道:“客气了,也就是随便说说,当然,那都是真的。”

    又和李来富聊了两句,陈叶玄便和白泽杨驾车回到了云间别墅区,回到家中,陈叶玄直接躺在沙发上,白泽杨也一样,李馨瑶见来人这般模样回来,好奇的说道:“嘿,你们两个干嘛去啦?无精打采的?”

    白泽杨笑了笑道:“没什么就是站了俩小时,师父才厉害,不间断的说了两小时,站了两小时,还跟人互动。唉,老了,不中用了。”

    “咯咯,真能说笑,不逗你们了,好好休息吧,晓岚在厨房做菜呢,泽杨就在里吃饭吧。”白泽杨一听,就看起来手中的手表,然后松了口气道:“嗯,谢谢了。”

    陈叶玄见了,问道:“怎么了?”白泽杨笑了笑道:“我兄弟要来了,她让我去接她,就晚上七点左右到达。”陈叶玄点了点头。

    陈叶玄也对白泽杨这个兄弟【女的!}何引,表示好奇,很快便吃完了饭,然后有匆匆忙忙的走出了房间,开着车,朝着东城国际机场去了。

    顾晓岚三女看着白泽杨和陈叶玄他们这么忙,抱怨道:“哼,都不陪我们说说话,有这么着急嘛?”李馨瑶突然出现在顾晓岚的背后,环住顾晓岚的腰,脑袋抵在顾晓岚的香肩上,道:“嘿嘿,小叶子这样,还不是为了你。”

    顾晓岚一听,心中甜蜜蜜的,然后转过身,笑道:“嘻嘻,什么为了我啊,是为了我们,我是一家人嘛。”“一家人,一家人!”陈琳琳在一旁喊道。

    陈叶玄和白泽杨来到飞机场的出口,站在外边,看了看,时间也快出来了,白泽杨百无聊赖,抽出来一根烟,递给陈叶玄,陈叶玄接了过来,抽烟是不好,烟也不是好东西,但陈叶玄有时候心烦了,有心事了,就会抽上一口,缓解缓解,男人比较刚强,不会把内心的孤独和心事透露出来,自己默默承担,这时候,烟就是一个好东西。

    陈叶玄点燃,抽了起来,在前世他有心烦的事情的时候也会抽上两口,而在他抽烟的时候,一旁的白泽杨都是看在眼里的,男人有心事抽烟的时候,是显得最为沧桑的,在女生面前,那叫有男人味。

    每个抽烟的男人,大多背后都会有一段难以倾诉的故事,就像陈叶玄一般,这会他抽烟,那十八岁的脸,在白泽杨看来,就像经历过人情变故,和难以言喻的痛苦一般,显得很是沧桑。

    当陈叶玄吸完一根后,白泽杨苦笑,“自己到底在想什么?”陈叶玄确确实实是十八岁,但刚刚抽烟的时候,白泽杨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感觉那时候的陈叶玄,很沧桑,就像一个经历过沧海桑田的一样。

    陈叶玄不知道自己就没经历过沧海桑田,但他清楚的记得,那天晚上,下雨夜。收复了一下心情,惆怅沧桑的脸恢复了过来,依旧是那一服温尔雅的样子,没有一点十八岁该有的气质。

    倒像是个二十五六岁的人,白泽杨甩了甩头,而在这个时候,一道白泽杨极为熟析的声音响起了,“嘿!白~泽杨,是你吗?”白泽杨转过头去,一看,一道曼妙的身躯出现在他眼前,但胸前那就有点可惜了,此人看见白泽杨转过来,招了招手。

    白泽杨笑了笑,道:“师父,看,那个就是我的兄弟,何引!”陈叶玄笑了笑,点了点头,看起面容,倒是个美女,但也不是那种惊天动地,只是很普通的美。

    此时她穿着一身休闲t恤,穿着牛仔裤,显得青春活力,陈叶玄不知道为什么他所见的妹子,都喜欢这么搭配,但也没多想,反正陈叶玄是挺喜欢这样的,有活力。

    来到面前,白泽杨介绍道:“来,这位就是我的兄弟,何引,何引,这位就是我的师父,陈叶玄。”陈叶玄笑了笑,伸出手,何引也很有礼貌的伸出手,突然惊讶与陈叶玄看起来真的很年轻。

    但经常走在职场上,早就练就了表不露相的功底,一直带着职业的微笑,然后三人就上了车,白泽杨问道:“小引,你吃了吗?”“嗯,来的时候就吃了,飞机上也有吃的,所以不用为我接风洗尘啦。哈哈。”

    何引很自来熟,完全不会因为陈叶玄在场而尴尬,陈叶玄也是很欣赏,白泽杨点了点头道:“那你酒店订好了吗?”

    何引摇了摇头,白泽杨就点了点头道:“那你要不要去我哪里住?”“还是算了吧,我就在这里看两天,如果感觉不错的话,我就要回京递辞职信咯。”说完,还笑眯眯的看着陈叶玄。

    陈叶玄也笑着点了点头,白泽杨点了点头道:“那好,我现在送你去酒店吧。”何引没有拒绝。

    很快众人,便来到了聚味阁,这里既是吃饭的地方,也是住人的地方,不过不是相同位置,都是有分区的,有餐饮区,也有休闲区,也有住房区。

    陈叶玄凭借着黑卡,很容易的办好手续,开了一个总统套房,反正有打折,花钱也不多,而且如果让这位加入的话,那工资可不止这些,都能说得上九牛一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