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你这个妖人
    “喂!尘涯!突然拉上去我干嘛啊!”在高空急速行驶的两道流光,一个身穿黑色唐装的老者开口道,“别废话,岛国的一个老东西居然敢对老子的徒孙动手!”同样的,被叫作尘涯的人,也是一位身穿紫色的唐装老者

    “啥?你徒孙,东方药那小子的徒弟?”“废话,我东方尘涯一生就东方药一个徒弟,不是他还是谁?”“哦哦哦,那你自己去不就好了,干嘛拉上我,我还要抱我的玄孙呢!”

    “东方华阳,要不是对方是御风佐明,我才不拉上你!况且他居然还派出了二十多位先天去围堵我的徒孙,这口气老子可忍不下去。”紫色唐装老人开口道。

    “霍?御风佐明这个鬼东西还没死?还派出二十多位先天,还亲自出马,别去了,回家吧,你徒孙活不成了。”“你徒孙才活不成了呢,这次你不救也得去,因为他现在是先天巅峰的实力。”

    “切,那又如何,等等!你说啥?先天巅峰?东方药那小子好像才先天中期吧?他那里的徒弟是先天巅峰?”东方华阳激动的开口道。

    东方尘涯得意一笑道:“那可不,药儿早在他还在后天之境时就收他做徒弟了,不知道他得到了什么机缘,居然刚满十八岁就突破到了先天,现在更是先天巅峰,你说呢?”

    “我去,变态,真是变态。”“那你还不快点,在慢的话,我徒孙可坚持不住那么久。”“希望吧!”嗖得一声,两道流光在此加快了速度,沿路和多人都抬起头观看,还有的人居然闭上眼睛虔诚的许愿。

    好在速度极快,在加上早上,没有什么天望远镜之类的,或者被拍到照之类的,但也一时间引起了网上的热议,说是什么国家最新研制的啊,隐形飞机啊,等等五花八门,完全没有想到是两位念过一百的老头。

    而陈叶玄这边,已经取出的龙渊长枪,横与胸前,双目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御风佐明,御风佐明尖尖的声音响起道:“我劝你最好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呵呵,不好意思,我比较喜欢吃罚酒。”陈叶玄不咸不淡道,“好胆!看招!”说完,陈叶玄便感觉到了一股危险,而眼前的御风佐明已经消失了,陈叶玄精神力全部放出,才感觉到御风佐明所在之处,便被一掌拍到了地上。

    轰隆!顿时在一块树林里砸出一股大坑,周围的二十多名先天武者围攻而上,御风佐明站在虚空之上,看着,没有在出手的意思。

    陈叶玄从大坑中站起来,浑身都是尘土,咳嗽了两声,对着天空怒喝道:“你这个妖人,这一下我记住了!”站在虚空之上的御风佐明脸色一僵:“什么?你说谁是妖人!”

    “呵呵自己明白!”陈叶玄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好!很好,给我把他拿下,我要让其不得好死!”尖尖的声音响起,的确很像是妖人~~

    陈叶玄冷冷的看着周围围攻上来的先天武者,冷哼一声,这些大部分都是先天初期的,只有一个是先天后期,在来二十个,陈叶玄都不会畏惧。

    提起龙渊长枪,龙渊长枪的枪头隐隐间浮现出一道红色锋影,这是陈叶玄从未动用过的,龙渊作为半仙器,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其特效便是---嗜血,只要比陈叶玄实力低的,就算被划伤一下,流血了,那么恭喜你,伤口的血会一直流尽最后一滴血,当然如果有御风佐明这种突破先天等级的妖人帮助的话,还是可以保住小命的。

    而这些先天武者还不知道,战斗起初,陈叶玄直接使用驱刹枪法-落雷,将周围的先天武者震慑了一下后,伤了三名先天武者,伤口不大,但却是没有被注意,提起就朝着陈叶玄攻击而来。

    陈叶玄冷笑,清风术!施加在龙渊上,而陈叶玄也放弃了攻击力,该为了速度,萍萍在敌人的身上留下不咸不淡的伤痕,但都很明显的流血了。

    而那些武者却是一个个以为陈叶玄是强弩之末,在这么多围攻下,和被御风佐明攻击之后,受到了重创,居然全部都不关注一直在流淌着的鲜血,悍不畏死的攻向陈叶玄。

    而在一个先天初期武者快被陈叶玄一枪穿过脑袋的时候,奇迹的一转攻击向被的一方,让他以为陈叶玄没什么好怕的,拉扯着身体,但却是发现,自己全身大大小小的伤口居然在不断的往外面流淌着鲜血。

    这时候他才发现,这个不大的树林,居然充满了浓重的血腥味,尝试的运转自身的内气,和使用疗伤药物,居然完全没有用,看着那咕噜咕噜往外冒的鲜血,他害怕了,哀嚎的叫出声来,他发现自己的生机随着鲜血的流逝不断的流逝着。

    其他人也发现了,而在空中的御风佐明也看见了,那个不大的树林的地上,一摊摊鲜血堆积而成的小水潭见状,原本以为陈叶玄不过是夸大了的他,轻敌了,现在看来,那二十来名的武者居然没有在陈叶玄身上留下一点痕迹,就连身上的鲜血,都不是他自己的。

    他感到了莫名的耻辱,鬼叫道:“小子,你居然敢暗算我们!”“呵呵,现在才发现,可惜完了,看看你的部下们,一个个鲜血都快流干了,你不打算去救他们吗?”陈叶玄一脸讥讽道。

    御风佐明非常的愤怒,刚想上前教陈叶玄如何做人,便听见下方一个恳求的声音“御风大人,不好了,今明快不行了,还有渔,还有靖鸣,鲜血快流干了,快来救我们啊!”

    御风佐明内心搅疼,“怎么?还不去救人?慢慢看着他们去死?啧啧。”陈叶玄在一旁嘲讽,御风佐明看着下方的众人,一咬牙,便冲了下去,一团团黑气笼罩着众人。

    被笼罩的众人一个个恢复了伤势,不在流淌鲜血,不过十之**已经没有任何战斗力了,都是面如死人,血液流逝过度,而御风佐明当然不舍得二十多名先天就这样死去,那可是他培养了许久的。

    御风佐明为了给他们治疗,也是消耗了不少,陈叶玄冷笑一声,“没想到你还是个很不错的主人嘛,不过~~~”还没说完,御风佐明就有股不详的预感。

    只见那些原本已经恢复伤势,不在流血的岛国武者们,突然原本已经结疤的伤口开裂了,鲜血不在是慢慢的流淌了,而是呈现喷射状出来,一个个哀嚎着,哀求着陈叶玄放过自己,但那些哀求的人都被御风佐明斩杀了。

    御风佐明脸色极为阴沉,而那些鲜血呢,一个个凝结成小沙粒大小的血珠,慢慢飘向陈叶玄的龙渊上,这就是龙渊的第二个特性---饮血!将对方的精血吸收化为己用。

    御风佐明疯狂的怒吼着着:“陈叶玄,你杀我手足,侵我岛国,今日我不杀你,誓不为人!!!”“呵呵,你本来就不是人,你是妖人。”御风佐明青筋暴跳,欲要冲上前去将陈叶玄撕碎。

    陈叶玄也来者不拒,吸收了一些精血后,他的实力已经有所提高了,在加上就在压制突破先天境界的他,此时战斗力至少能和御风佐明打上一打了。

    而陈叶玄的目的就是,巩固修为,战中突破。这样他的根基才会牢固,筑基筑基,就是打好基础,基础有多厚,未来成就就有多高。

    陈叶玄用尽全力,冲了上去,手中的龙渊寒芒闪闪,而御风佐明没有武器,但那十指长达数十厘米的指甲就是武器了,陈叶玄看了都恶心,十多厘米的指甲,也不知道是怎么长出来的。

    “今天就让我来把你那恶心的指甲给好好清理清理吧!”“你找死!”cicici,一声声让人听了头皮发麻,鸡皮疙瘩层出的声音响起,陈叶玄被御风佐明一爪拍得连连后退,陈叶玄的脸色也是很不好,没想到先天和地仙差距居然这么大。

    陈叶玄还没到达地仙,不清楚那个层次的具体,但照这样的战斗力看来,这个御风佐明顶多也就地仙一二重左右,不然在高的话,陈叶玄也只有逃跑的份了。

    “桀桀桀,你刚刚不是很狂吗?来啊,来斩杀我啊,哈哈哈,我改变主意了,我要让你当我的炉鼎后,喂养我那些宝贝们,桀桀桀。”“哼,你这个妖人,休要张狂!”一枪扫除“驱刹枪法--破军!”

    嘭!御风佐明猝不及防下,接下了陈叶玄的驱刹枪法--破军,一股强劲的力道,就连他这个地仙级别的强者都为之倒退,而陈叶玄则被强大的反弹了弹向高空。

    忽然,感觉到两股强大的气息冲向自己,陈叶玄想转身,结果却是被一把扶住,“哈哈,你就是陈叶玄?不错不错。”这两股强大气息便是东方尘涯和东方华阳!

    “你们是?”东方尘涯放开陈叶玄,陈叶玄漂浮在空中,对视着,东方尘涯板着脸道:“还不见过你师祖!”“啥?”“哼,我叫东方尘涯,你师父,我徒弟东方药!不相信?不相信你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