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 伪装者
    陈叶玄点了点头道:“本来是要去京城的,不过因为叔叔阿姨的原因来到了魔都,在魔都居住了,你穿这身衣服很不错嘛,像个高富帅。 ”

    “那可不?不过跟你没法。”徐天锋嘿嘿一笑,为什么这么说呢,很简单,因为徐天锋是靠家族的力量,陈叶玄是靠自己和外挂,徐袁阳见两人没完了,便道:“小天,你还不叫客人坐下。”

    “奥,哎,别站着了,来来来坐坐坐。”说罢两人便紧挨着坐了,徐小云瞪大了眼睛,擦了擦,陈叶玄见了道:“怎么了?”徐小云回过神来,连忙摆手道;“没没没,我只是看我哥哥今天是不是转性了?”

    “啥?”陈叶玄仿佛嗅到了什么,连忙问道:“说说,你哥在家里是什么样的?”徐天锋一脸威胁的看着徐小云,徐小云不吃这一套,嘻嘻的笑道:“我哥啊?那可是棺材脸,相当严厉呢,在魔都啊,谁听见他的名字,都要颤一颤,跟个小霸王一样的。”

    “哦?”陈叶玄笑眯眯的看着徐天锋,徐天锋挠了挠头道:“老二啊,你别听那个小妮子胡说,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你看我,现在可是正儿八经的去底层班呢。”

    众人聊了会天,喝了几杯茶,徐袁阳便开口道:“好了,陈小友,麻烦你了。”陈叶玄点了点头,徐天锋摸不着头脑道:“啥?”徐小云道:“哥哥,我的病好了,你知道吧,是陈大哥治好的。”

    “啊?真的吗?”徐天锋看着陈叶玄激动道:“好兄弟,撸一辈子!”“滚!”“哈哈,说真的,以后有什么用得到我的地方,老二你尽管提。”

    陈叶玄摇了摇头道:“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不过你有些麻烦了。”“哈?什么?我能有什么事,我身体好着呢。”徐天锋不以为意道。

    但徐天锋不在意,不代表家人不在意,徐袁阳有些紧张道:“陈小友,小天是什么情况?”徐小云没开口,但她眼的神色已经透露出了担忧。

    陈叶玄拧着眼道:“老大,你最近睡觉的时候,是不是经常做同样的梦?”“嗯你咋知道?”“嗯,算是这样,你是不是每天起床都很精神,不会疲惫,对不对。”

    徐天锋点点头,看陈叶玄那凝重的样子,已经表达了问题所在,他也不在辩驳什么,然后问道:“难道得了什么病吗?”

    “不是。”陈叶玄摇了摇头道“你了降术!”“什么?降术?”徐袁阳大喝道,急忙道:“陈小友,那小天他会怎么样吗?”

    陈叶玄摇摇头道:“目前没有什么危险,但过两个月后,有危险了,这样持续下去,天锋迟早会精神崩溃,变成痴呆人。”

    “什么?两个月后?为什么是两个月后?”徐袁阳思索着,徐小云灵光一闪道:“等等,两个月后,哥哥那时候已经开学过几星期了。”

    徐袁阳一听,眼神闪过凶光:“哈哈,好,很好,居然使出这么一个阴险的招数。”

    如果徐天锋在魔都出事了,那么查找原因一定会在魔都进行,而如果在东城出事了,那么算查到魔都,也落不到那个施降术的人身。

    倒是一个好算盘。

    “那陈小友有什么办法可以找到那个人吗?”徐袁阳问道,陈叶玄神秘一笑道:“小意思,现在我们去找吗?”徐袁阳点点头道:“越早越好。”

    “好。”陈叶玄点了点头,一手搭在徐天锋的眉心处,过了两秒,收回道:“好了,找到了。”“啥?这么快?”徐天锋开口道,陈叶玄笑了笑道:“找一下施降者而已,顺着那条线,很容易找到了的。”

    “哦?那陈小友知道那个人现在在那里吗?”陈叶玄笑了笑,:“相我,你们应该更清楚她在那里,因为这股气息,和小云手链的气息几乎一样,所以·····”陈叶玄耸了耸肩,这是她们家里事了。

    徐袁阳听后,点了点头道:“那该如何解除降术?”“嘛,别担心,刚刚已经被我掐了,没事了。”陈叶玄无所谓道,徐袁阳“啊?!”

    陈叶玄点点头道:“放心吧,真没事了,现在是你们家里人的事情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现在带我过去吧,我怕她有这样的能耐,应该会有点危险。”

    “哼,我早说那个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老爸还护宝一样,看了真让人不舒服。”徐小云双手插腰道,“那有劳陈小友了。”

    雷厉风行,说干干,很快众人便来到了魔都的徐家的企业大厦-致远。

    原本想让徐天锋和徐小云待在家里别来的,架不住他们,所以来了,致远大厦里的保安们都是认识他们的,见徐家一家子都来了,一个个精神抖擞,特别是看到徐老爷子,一个个更是跟打鸡血一般,提起胸脯。

    二话不说,直接来到了二十四层,徐天锋,的老爹,徐袁阳的儿子-徐远的办公室里,徐远见到这么多人,连忙丢掉手头的工作,站起来,此人体型和身高都和徐天锋差不多,很健壮的那种,也算得一个帅气的大叔,对着徐袁阳恭敬道:“爸,您怎么来了?还有小天,小云,你身体刚好,怎么出来了呢?”

    陈叶玄被自动过滤了,徐袁阳冷哼一声道:“要是我不来,你恐怕见不到小天和小云了。”“爸!您在说什么呢?小天小云,你爷爷怎么了?是不是又惹他生气了?”

    徐袁阳听了,怒拍桌子,徐远一个哆嗦,不管他现在是不是掌管数万,甚至数十万人的老总,站在这为古稀老者面前,还是如同孩童一般,低着头,不敢看其眼睛。

    徐袁阳冷哼一声:“我生了你这么一个儿子,到了这把年纪,要五十了吧?连人都不会看,小天小云的母亲过世的早,你在找个后房,我不介意,但她千不该万不该来贪图我徐家家业!”

    话也说越大声,徐天锋,徐小云的父亲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他知道,她在背地里,干了一些见不得人的勾荡,给拿走了不少钱,但想想是自己的老婆,自己的是她的,她的是自己的,也没去多管了,如今是什么事情,居然让老爷子如此大发雷霆?

    徐袁阳看着徐远表情茫然,恨铁不成钢道:“不明白?不明白是吧?我告诉你,敲一敲你这个生锈的脑子!你可知道,小云的病,是那个女人让她的孩子送给小云一串项链,那手链我监测过了,拥有巨大的辐射,能让人一天一天变得虚弱,机能老化。”

    “什么?这不可能!”“哼!你是不是想让她毁了我徐家?到现在还在袒护她,你的魂是不是被勾走了!?”徐袁阳气急,站起来想踹一脚,被徐天锋和徐小云拦下,陈叶玄在一旁冷眼已观。

    “爷爷,你别动气,爸爸他也不知道。”徐小云开口道,“他何止是不知道?!他是没脑子!”徐袁阳胸口一起一伏:“要不是小天的朋友,小云也好不起来。”

    “小天的朋友?”徐远问道,陈叶玄站出来嘴角带着一点点邪笑道:“是我。”

    “你?你还救了我家小云?那里的骗子,居然骗到我徐家来了!”徐远怒喝道,也不怪他这样,毕竟徐远听到自己女儿好了之后,而且还是被一位神秘高人救了之后,以为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没想到居然是一个年轻得不像话的年轻人,顿时不给其好脸色看。

    徐袁阳听了,火冒三丈,不管徐天锋的阻拦,一脚踹了过去,怒喝道:“你这个不孝子,你是这么对我们家恩人说话的?”

    徐远被踹了一脚道:“爸,你为了一个外人打我?他怎么可能是救小云的人,你别被他骗了!”徐袁阳气得都想掐死这个不孝子,而陈叶玄则风轻云淡道:“如果我证明是我救的呢?”

    “呵呵,你要怎么证明。”徐远一脸不屑,陈叶玄摇摇头,这么大的家族企业,要真是交给这么一个人打理,还没破产,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陈叶玄也不在废话,直接前,“你干什····?”还没说出口,便被陈叶玄一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了,只有那个眼咕噜在那里转啊转的,过了一会,陈叶玄在一点,又恢复了过来。

    “你对我做了什么?”徐远一脸警惕,陈叶玄摊了摊手:“你不是想让我证明吗?刚刚的点穴不是证明了吗?”“呵呵,开始什么玩笑,你是不是小说看多了,居然还点穴!”

    陈叶玄摇摇头,不来个狠的,是不知道了!陈叶玄直接前,徐远下意识的想躲避,但却是被陈叶玄一把抓住,一手盖在其脑袋之,瞬间一幕幕让其极度恐慌的画面在其脑海播放着。

    过了二十多秒,放开,此时的徐远宛如痴呆一般,然后瞬间恢复过来:“你你你,你究竟是谁,爸,快把他赶走,他是······”还没说完,陈叶玄直接开口了:“呵呵,你还想装到什么时候?”

    “你,你什么意思,我不懂。”徐远避开陈叶玄的目光,徐天锋等三人,好像意思到了什么,接下来的对话,让他们明白了,陈叶玄:“还不承认么?说吧,徐远在那里,告诉我,我可以考虑放过你一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