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昆仑
    茶水喝足后,白云轩咳嗽了两下,一旁的护工连忙走过来,开口道:“老爷,您没事吧?”白云轩摆摆手道:“没事没事,你先下去吧。”

    “好的,老爷。”这个护工弯下腰,便转身离开了,白云轩笑了笑开口道:“哈哈,让陈地仙见笑了,我已经快老得不能动咯,不过看到你们年轻人这么有朝气,也是心满意足了。”

    陈叶玄听见陈地仙这个名词,就一阵的变扭,便开口道:“白老爷子,不要在叫我什么陈地仙了,听起来怪变扭的,你叫我小陈,什么都好。”

    白云轩瞪大了眼睛开口道:“这怎么行,这辈分······”买等白云轩说完,陈叶玄就插嘴道:“按照辈分,我也是和泽杨的爸爸一个辈分,怎么能与您老同辈而论呢?”

    白云轩把在喉咙中的话吞了回去,笑了笑开口道:“也罢,那我便叫你叶玄吧,不那么变扭了,你满意了吧?”

    陈叶玄有些哭笑不得的答应了一句,白云轩哈哈一笑,感慨道:“老夫都快进黄土的人了,没想到还能遇到这般青年才俊,还有他们两兄妹的成就,也算是安心咯。”

    白泽杨和白雪晴都是白家嫡系一脉,白老爷子一共有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白泽杨的老爹就是白老爷子的大儿子,其余两个兄弟,每人都生了两个儿子,白家老大生了一个儿子和女儿,而女儿便只有一个女儿。

    而白老爷子的兄弟那些旁脉数不胜数,那么大的占地别墅,就算是住下百八十人都不成问题啊。

    白雪晴听了嘟起嘴装作不开心道:“呸呸呸,爷爷你会好好的,我还要好好孝顺你呢。”“是啊爷爷,你怎么健朗能有啥事情。”白泽杨开口道。

    陈叶玄看着这一幕,也暗叹,在这么一个家族中两个子弟都这么懂事,也是难得,白云轩看着陈叶玄,笑了笑开口道:“据小杨说,是你,将他的顽疾治好的,并且那本玄水经也是你交给他的?”

    陈叶玄笑了笑道:“是。”简单明了的回答,在陈叶玄看来,这些都是小事,而在白云轩看来,那就不是一般的大事了,第一,白家和其他那些家族一样,都是极为注重血脉传承了,而白云轩也是他爸的大儿子,而如今白云轩的大儿子全身心投入商业中整天忙里忙外的,没有心思打理家族,自然而然的,家主的位置便一直由白云轩坐着。

    而白家老二,老三,一个从军,一个从政,可以说是互相不冲突,所以白云轩便决定,家主的地位,便交由第三代来,而他在已经退休了,所以索性便将白家老大-白一横的儿子,白泽杨当成未来白家家主来培养,只可惜,居然是·····

    而在白泽杨出事那时,白母因为不知为何的难产死去,白一横便没有在娶妻,开始全身心的投入商业中,只要每年重要的团员节日才会回家,其余时间几乎看不见他人。

    白云轩听后,蹭的一下站起来,白泽杨和白雪晴也莫名其妙的站了起来,陈叶玄和顾晓岚都吓了一跳,这是干啥?随即白云轩便弯下了那钢铁不屈的腰,真诚的道:“叶玄啊,非常谢谢你对小杨的照顾,和对我们白家的恩情。今后有什么用得到的地方,只要不违法乱纪,我们定当全力相助。”

    陈叶玄见了,连忙站起来,扶着白老爷子开口道:“小事小事,也许在你们看来是大事,但在我这边,也不过是小事罢了,白老爷子不必如此,刚刚你也说了,我是泽杨的师父,照顾他我是应该的,至于恩情,这又从何说起,那也只是我送给泽杨的一个见面礼罢了。”

    说罢,众人便重新做回座位上,在这里交谈胜欢的时候,远在昆仑腹地,还是那个宛如阿房宫一般的地方,在这个透露着浓浓的世外桃源一样的地方深处,这里是一个山洞之中,非常的巨大,能够并排开入三辆重型坦克,而在这个山洞前面,一群身穿着古朴长袍的男男女女在那里一脸严肃的看着山洞之中,仿佛里面会出现什么东西似的。

    而就在这时候,山洞中,出现了一个剑眉的英俊冷酷男子,和一个柳眉灵巧的女子,那便是在神树下,相互恩爱的人,此时他们两人都散发着不输与陈叶玄的气息,看了看眼前的众人,开口道:“封印即将被破除,请各位兄弟姐妹们与我一同加固封印!”

    “是!族长!”说罢,这里一群的男男女女总计约五十人,有三十几个人纵身跃起,十几个人站在下方,取出别再侧腰上的不知名黑色的,宛如铁棍一样的东西插在地上,要是陈叶玄在这里,绝对会惊呼道:“灵气!”

    没错,就是灵气,这里充满了灵气,这里的五十人,每一个都有筑基期的修为,更有几个是金丹期的修为,这五十多人的力量瞬间爆发开来,在洞口中的一男一女相互对视一眼,在那些灵气的疯狂涌向两人之时,两人在这股灵气的必经之路上,投出了两块玉雕,仔细看,是一白鱼和黑鱼,是为阴阳双鱼。

    在两个玉雕相撞,合成为一个阴阳双鱼的时候,瞬间化为一块巨大的镜子一般的东西,在接触灵气的时候,直接透过,直入山洞之中,里面发出一个凄惨的叫声,顿时又三个黑色的身影从里面冲了出来,剑眉冷酷男子见了,在把持着阴阳双鱼,看了看,开口道:“去!”

    嗖得一声,在五十多人的队伍中,飞出了六道身影,直追那三个黑影,在肉眼看得到下,一个黑影瞬间被斩杀,发出一个凄惨的叫声,:“桀桀桀,你们都要死!等着吧!”便坠落气绝了。

    而那两道黑影仿佛拼命似的,直接冲向远方,一个冲向北方,一个冲向京城的方向,似乎冥冥之中,有什么预兆一般,原先斩杀掉一个的那两人,看了看,相互对视了一眼,分了开来,一个去追击逃北方的那里,另外一个便去追击逃向那方的那个。

    剑眉冷酷男子紧紧的盯着京城所在的方向,一旁的柳眉灵巧女子轻声开口道:“放心吧夫君,我们先将这里镇压吧。”剑眉冷酷男子听后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气,全力整压。

    在感觉不到污秽气息之后,便让众人停止了灵气的输入,顿时的,在场的那些人一个个气喘吁吁的单膝撑在地上,一个明显是个老资格的人开口问道:“族长大人,为何这封印明明需要百年的时间才会削弱,但现在为何提前如此之快!”

    族长:“四长老,事已至此,我也不在隐瞒了,这道封印,是我们陈家历代族长每两代子嗣中,一个作为阵眼,在先祖的传承秘法中,只要这个子嗣的实力越低,封印就越强,相反,这个子嗣的实力越高,阵法就越弱!”

    四长老和在场的所以修者都倒抽一口凉气,他们知道这个阵法的特殊性,但见过其真实的面目,只能在书中找到,他们多多少少了解这个阵法但也很浅显,这个封印是为上古的封印阵法,通过阴阳两极的方式,一弱一强的形式,创造了这个封印阵法。

    族长看了看周围的众人开口道:“你们应该不用问也知道,这个阵法的强悍”众人点点头,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当年老祖说过,此阵法能封印数千年,此封印在解封那天已经看不见了,但有两个结果,一个是毁灭性的,一个是有惊无险的。但冷酷男子并没有说出来,因为没必要。

    四长老思索了一下开口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居然有险,那么就有希望,此封印居然提前解开百年,那么就是·····”族长接过话开口道:“没错,他的实力不在我之下!”

    在场的所以人都知道说的是谁,十八年前,族长的孩子诞生了,但不知道为什么看不见其影子,而族长第二个孩子,是个女孩,如今都不晓得又到那里和那些熊孩子玩耍去了,那么现在就很明白了,在这里,要想修炼道筑基期,天才也得需要二十多,三十年的时间,而金丹,那更是需要看天赋的。

    而在族长的爆料下,居然是不属于族长,他们的族长是什么修为?毫无疑问是金丹期的修为,那可是能够增加寿元的,一般突破至金丹都能驻颜,并且寿命通畅在两百岁以上,在四十多年前,两位天骄横空出世,在三十岁,别人还是筑基之时,便已经成就了金丹,而且还是两人,一男一女,便是如今的族长和族长夫人,那时候就已经被称之为妖怪了。

    现在族长儿子的实力,按时间来算,应该是十八岁左右,那便已经是金丹了,还不属于族长,那是何等操蛋的事情,他们感觉自己修炼这么久,都修炼到狗身上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