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 我来了
    四长老看了看族长开口道:“族长,那现在是要将少主给召唤回来吗?”族长思索了片刻,在身旁女子目中的哀求下,叹了口气,道:“嗯。”

    答应了一声,便取出飞剑,在剑上刻画了上了几个字,“京城,带回吾子。”并且将一个和陈叶玄一模一样的脸,融入这把飞剑中,嗖得一声破空而去。

    族长站立,突然的,背后空洞的山洞中忽然的传出一阵凄惨的声音:“陈涯!”四张老心中一惊,连忙对着冷酷男子道:“族长这”

    男子挥挥手道:“无事。”随即又取出一把飞剑,刷刷刷的写下一行字,破空的声音再度响起,直接朝着远方而去,而另一半,在京城,中海里,一位一脸严肃的,无怒自威的,看起来四五十岁的中年人正在批阅着眼前的件,而在这时候,忽然的一道蓝色光芒闪过,直接一把飞剑直插入其面前的地板上,发出了细微的声响,但那些训练有素的士兵当然能够发觉这一幕。

    心惊,因为是有人袭击,刷刷刷的手中枪械上膛,打开保险,很短的时间内,便做出了反应,一个明显是带队的做出几个手势,将四个士兵留在外边戒备,然后带着两个人推门而入,当他以为要看到发生什么事情了之后,下一刻,便呆住了。

    只见这位一号首长正端详着一把剑,一看就不是普通的剑,在那散发出阵阵寒光中不难看出,领队的短暂失神后边瞬间回过神来,上去问道:“首长,发生了什么事?”

    一号没有回答这位士兵的话语,而是看着这把剑上的刻,眉头紧皱,开口道:“通知所有人,紧急召开会议!”领队的士兵一听,都知道,紧急会议是发生比较大的事的时候,一号才会召开的,看着这把剑,在看看一号的神色,就不难看出,恐怖要出大事了。

    而在白家,陈叶玄和白云轩等人刚开始聊得不亦乐乎,随着时间的流逝,在白云轩的邀请下,答应了留下来吃饭,在餐桌上,别吃别喝着,聊聊一些琐事,可是忽然的,不知道谁的手机电话铃一响,而且还是一种奇特的手机铃声。

    陈叶玄和顾晓岚两人到是满脸疑惑,但在看看白家三人,那脸色就有些难看了,白泽杨开口道:“爷爷,难道又发生什么事了吗?”那道声音,便是有军区配发的高科技产物,可以阻止外来的一些窃取信息的黑客,间谍之类的。

    白云轩看了看陈叶玄,在看看白泽杨,叹了口气道:“一号召开紧急会议,所以我现在必须得去,紧急会议你们都知道是什么概念,所以今天很抱歉,改天一定补回来。”

    陈叶玄笑了笑开口道:“白老真的是客气了,国家大事,又怎么能陪我一个小子呢,您忙吧,不用太在意我,况且泽杨和雪晴还在这里呢。”

    白云轩点点头,便吩咐了一下护工,便拿起外套,便走了出去,陈叶玄见其离开了,这才问道:“泽杨,紧急召开会议?。”话还没说完,白泽杨便已经知晓陈叶玄想说的话,开口道:“师父有所不知,那个手机是每个首长大佬所能拥有的,一般的都是国家的领导人,而这个铃声响起,变成是要出什么事情。”

    白泽杨无所谓的道,只要陈叶玄微微皱起眉头,怎么感觉有点不自在,但甩了甩头,继续边吃边喝,可惜白云轩没有在这里,所以吃的很快,晚上在要告辞离开的时候,陈叶玄取出两瓶茅台,交给了白泽杨,让其转交给其爷爷,白泽杨自然认得出那两瓶酒,舔了舔嘴唇,在看见陈叶玄离开后,白泽杨暗暗窃喜,将其中的一瓶给收入囊主,另外一瓶便被白泽杨给放在酒架中。当然,陈叶玄也取走了龙鳞长枪与玄甲。

    而陈叶玄,在送回顾晓岚和徐雪晴回到别墅的时候,自己驱车行驶了出来,掏出一部手机,打了一通电话,“喂?叶玄兄弟?你可算来电话了,现在空闲了?”

    陈叶玄笑了笑开口道:“空闲了,空闲了,这不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你吗?”对面哈哈一笑,开口道:“那现在你在那里?我去找你?”陈叶玄轻笑道:“不用了,你给个位置来,我导航过去就可以了。”

    叶子华听了,便答应了下来,挂掉后,麻溜的发了一个短信给陈叶玄,陈叶玄按照短信上的地址,在导航上设定了方位,便开始启动汽车,行驶了过去。

    过了差不多十五分钟,陈叶玄在一栋毫不输于白家的地盘上,被两个持枪士兵给拦了下来,陈叶玄下车,说明了来意,并且打电话给陈子华,交给这个士兵,才得以将车子开进去。

    又行驶了差不多三分钟的时间,陈叶玄才到达了目的地,一瞬间,一股强悍的精神力瞬间从陈叶玄的体内爆发开来,横扫整个叶俯,来到叶家,他内心的悸动已经无法在压制了,不管他之前想过,还是没想过,如今心中的念头,只剩下一个,叶晴。

    当精神力横扫过,不到两秒的时间,陈叶玄的精神力变集中在一个点上,那便是叶晴所在的方向,如今叶晴正坐在一个凉亭中,看着池塘中的荷花,有些出神,而在陈叶玄的精神力扫到这一处的时候,她明显感觉到了有谁在关注自己,便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周,在叶晴转过头,查看四周的时候,陈叶玄的仿佛被禁锢住了。

    终于,终于在次见到你了,如今的我,已经不在是那个小子了,我回来了,你还记得我吗?我一直都在来找你的路上,陈叶玄在车中不禁的泪流满面,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要流泪。

    在陈叶玄的心中,又回忆起了上一世死前的诺言“愿用一生凄凉换你一生幸福。”陈叶玄在看见叶晴的时候,便已经下定了决心。

    而也在这个时候,一股比之陈叶玄所弱一些的精神力压迫过来,并且在耳中回荡着“来着及是客,请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