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 陈淼淼
    陈叶玄微微一笑,没有开口,手中灵气汇聚,形成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竹林中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正在盘膝而坐,风吹动,竹叶随风飘动。

    陈淼淼和在场的所以人看得目瞪口呆,这是什么书法?灵气外漏,并且能够自由操控,这是筑基后期修士才能拥有的能力,而且看这个流畅度,难道是筑基巅峰?

    在场很多围观的人都纷纷议论起来,陈叶玄笑道:“姑娘可知晓?”陈淼淼小眉一簇,嘟起嘴开口道:“林中竹,林生风,风动竹,竹落叶,你名字一定有个叶字!”

    陈叶玄微笑着点点头,一旁的陈林,陈威,陈炼心中非常的痒,但也没那些人那么夸张,因为他们知道,这两家伙是兄妹,陈林第一次感觉兄妹赛高,要不是兄妹的话,啧啧,想想那后果,不知道有多少昆仑好男儿要伤心多久。

    陈淼淼看着陈叶玄点头,兴高采烈的拍了一下小手继续道:“青竹,修者,灵盘,以为之修道,道之万法,法之为通玄,嘻嘻,我知道咯,你的名字叫叶玄对不对?”

    陈叶玄轻笑着点点头,忽然伸手在陈淼淼的脑袋上揉了两下,这是非常纯粹的情亲关系,哥哥的关爱,咳咳。

    这一幕,被在场的所有人看见了,一个个银牙紧绷,要不是看见陈叶玄灵气控制自如,加上这里不能生事,恐怕陈叶玄早就被脱出去暴揍了,当然前提是能干得过陈叶玄。

    当然,这些老百姓,修为较低当然是不敢招惹陈叶玄,但有人就不一样了撒,就比如陈源明,在他下楼的时候,便已经看到了陈叶玄伸出手去,但并没有在楼上那么气炸,因为他知道,陈淼淼是不会让自己除家人以外的人触碰,当然大街上碰到一下到是没关系。

    他悠然记得一个他们家族旁脉的一个子弟,因为精虫上脑,只是牵了一下手,见其没放抗,想变本加厉,但陈淼淼的修为不低,自然摆脱了,那家族子弟因为没事,还以为陈淼淼是害羞,结果第二天,在家中惨叫,当人去查看的时候,全身修为散失,彻彻底底的沦为废人,无法在修行。

    当时家族的人都震怒,但当听到原由的时候,差点没有把这个小子给打死,最后被流放在外,撇清了关系。

    但是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这下让他失望,呃,也可以说是让在场的那些男性失望了,只见陈淼淼害羞的吐了下香舌,迷倒了万千男性,眨巴着眼睛开口道:“大哥哥,到我了,你猜猜我的名字吧!”陈淼淼拉着陈叶玄的手摇晃着,仿佛一个邻家小妹妹一样。

    而众人却是见鬼一般,还没能陈淼淼开口,陈源明却是红着眼急忙上前道:“淼淼,你怎么在这里,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到淼淼,我请淼淼吃饭吧,醉仙楼里出了外界的新菜式,我带你去尝尝吧。”

    陈叶玄眉头一簇,看着这走出来的青年,一下子就挡在自己和陈淼淼的中间,那意思在明显不过了,陈淼淼的心情明显变差,有点娇怒道:“陈源明,我和你没那么熟,不要叫我淼淼,请叫我的全名,还有,你给本姑娘让开,你挡着我了。”

    陈叶玄一听,还是个小辣椒呢,陈源明有些尴尬也有些气恼,但还是满脸笑容道:“淼淼,就算你不同意和我去吃饭,但也不能和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小子给忽悠走啊。”

    陈叶玄听了,脸色阴沉下来,好样的,自己没招惹他,他居然招惹到自己的头上,而一旁的陈林三人,却是为陈源明默默祈祷,真是应了一句不作死就不会死,那一句话,别看现在的陈叶玄和邻居暖男大哥哥的模样,他们是没看到陈叶玄暴怒时候的样子,那恐怖的气场,直接把一个金丹修为的邪物一剑斩得死无全尸啊!

    在想想现在的行云商会,也只不过有两位金丹罢了,岂不是陈叶玄的战斗力如何恐怖,两个金丹来了恐怖也不讨好,光是陈叶玄的背景,都不是他们能招惹的,况且你们还不是陈家本脉。

    陈叶玄可不是那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主,直接开口道:“那里来的狗,狂吠什么。”陈源明一听,怒了,周围的人一听,乐了。这可是行云商行的少爷,这小子可能要遭殃咯,一些人暗暗叹息道。

    陈源明转身过去,冷冷一笑开口道:“哟,还久没人来骂我了,你是第一个,我告诉你,你别想靠近淼淼,那里来的滚那里去,不然今天你就别想走了。”瞬间筑基中期的修为爆发开来,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

    陈叶玄冷冷一笑,开口道:“你算老几,别来招惹我,不是什么人都是你能招惹的。”“哈哈哈,好一个牙尖嘴利的野小子。”“一口一个野小子,你倒是叫得很换呢?”陈叶玄目光一凝,从小就没有父母,被人叫野小子,野种等等一些词汇,至今环绕在陈叶玄的耳边,他痛恨这些声音,声音听到陈源明一口一个野小子的时候,已经决定,绝对不能这么去放过他。

    在这个时候,陈叶玄刚想爆发,就算不能把他打死,也能把他想个半死,不过却是被与陈源明相同的气势席卷起来,旗鼓相当,一看,便是陈淼淼的,陈淼淼脸部阴沉道:“我最后说一句,陈源明,你,走,还是不走?”

    陈源明吞了下口唾沫,冷哼一声,收掉气势,对着陈叶玄道:“野小子,就知道躲在女人后边,是男的,就跟我上白擂台。”陈叶玄冷冷一笑,所谓的白擂台,便是双方在上面,交手,不能下死手,当然除了死,断手断脚是可以的,毕竟技不如人怪谁呢?

    而黑擂台,那便是生死相搏的局面,到最后一定要由一个人死,才能下擂台,这些陈叶玄都是通过玄黄功得知的。

    陈淼淼有点担心的看着陈叶玄,陈叶玄笑了笑开口道:“等下我打完,你在告诉我你们名字好不好?”

    陈淼淼嘟着嘴道:“大哥哥,你都听见人家的名字了。”陈叶玄笑了笑,又是一记摸头杀开口道:“我想让你亲口告诉我。”陈林三人一直在提醒自己他们是兄妹,他们是兄妹,一直压抑着要上去凑陈叶玄的冲动。

    在这个访事附近,便又一个白色擂台,陈林见两人真要干起来的架势,陈林怕自己办事不利,便让陈威去同胞了虚宫中的人。

    两人一上擂台,下面就开始叫好起来,在场的关注都不知不觉的分成了两队,一队是给陈源明加油的,理由是:“加油,给这小子一个教训,居然敢动淼淼小姐。”“给我狠狠的揍他,居然感觉亵渎我的女神。”······

    而且陈叶玄这边,则是属于女生多,分别是:“大帅哥加油,揍死这个源明,我早就看他不爽了。”“有两个臭钱就了不起了,要不是没你爸和你家族,你现在恐怕不知道是啥样子,整天耀武扬威的。”

    陈叶玄内心毫无波动,反而陈源明对着下方大吼道:“你们这些娘们瞎吵吵什么,都给我闭嘴!”说完,便看见陈叶玄似笑没笑的样子,开口道:“小子,拳脚无眼,要死不相信把你给废了我可不好意思啊,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跪下来叫一声爷爷,我就放过你,第二个,就是自己打断自己的腿脚各一只,然后那里来给我滚会那里去。”

    陈叶玄笑了笑,道:“希望你能见到明天的太阳。”这句话,这要陈源明的命啊。

    陈源明脸色一变,便怒吼道:“给我纳命来!”说着,一手成抓,跳向空中,宛如大鹏展翅一般,速度很快,便到了陈叶玄的面前,锋利的爪子直接朝着陈叶玄脸划去。

    陈叶玄眼睛一瞪,直接抬起脚踹向陈源明,踢中是踢中了,但绝大多数的力道被他给卸掉了,让他只不过是后退了几步罢了,但越战越心惊,陈叶玄身边在路上的时候取了一根细小的木棍,看起来很是滑稽,但没有人去小看他,因为陈叶玄拿上武器,气势就完全不一样了,陈源明不知不觉冷汗开始流淌,看着对方拿武器,虽然感觉自己很丢脸,但还是让一旁的奴仆取来了一把战刀,还小声说了两句,便看到那个奴仆离开了。

    陈叶玄不知道他们又在玩什么把戏,但陈叶玄没有理会,冷冷一笑,今天我就用这根小树棒教你做人,说完,大力的朝陈源明抽打过去,啧啧,不是什么部位,而是脸部,陈叶玄看着脸瞬间红肿起来的陈源明,陈叶玄和在场的大多数人哄堂大笑,陈源明不信邪,还想战打,其实被陈叶玄按在地上一下一下的抽到,其中十次有七八次抽到他脸上,感觉还真别说,真带感啊。

    众人看着陈叶玄一直往人家脸上抽,这到底是有多大的怨念,陈源明:“tm的给我住手,艹,别打脸 ,啪,在打脸我可·····你还打,啪,艹nm,老子,啪···老子,啪,呜呜,别打了大哥别打了,我认输我认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