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 打得你爸都不认得你
    陈源明被揍得趴在地上,宛如死狗一般,一旁的陈林看着,都暗暗叫爽,他早就看这个家伙不爽了,现在看到他被少主给揍了,要不是这么多人看着,加上怕他报复,他也想上前踹他脸上两脚。

    陈淼淼小嘴微微长大,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温和宛如春风的大哥哥揍起人来,居然也那么的潇洒,看那抽人的动过,那啪啪作响的节奏感,就像敲奏音乐一般,莫名的想跟着节奏摇晃。

    然后忽然的声音结束了,看着上边的躺着,脸肿胀如猪头,血迹斑斑,陈淼淼都打了个寒颤,小心翼翼的捂住自己的眼睛,跟个小兔子似的,陈叶玄眼角看到陈淼淼可爱的样子,微微一笑,有机会得让陈琳琳那个小丫头和陈淼淼见见面,想想那个场面,两个小丫头在那里卖萌的场景······啧啧

    陈叶玄回过神来,看着躺在地上的陈源明,看了看,居然没动,吓一跳,连忙探了下鼻息,微微松了一个口气,这家伙居然昏过去了,真没出息,这才那倒那,陈叶玄回味刚刚抽在他脸上的快感。

    在他想的时候,忽然远处传来了一个声音:“哎,行云商行的会长来了,大家快让让。”围在擂台边上的人听见儿子的老子来了,连忙朝那边看过去,只见围着的众人密密麻麻的头开始分开,分出一跳通道。

    陈叶玄定睛一看,居然还是来了个筑基后期的家伙“咦?”陈叶玄一看,这男子后边还跟着一个刚刚跨入金丹的家伙,看来没那么容易善了了啊。

    陈叶玄气定神闲的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个凳子,放在上边,直接坐在陈源明的身边,翘起腿,笑眯眯的看着来人,众人看见上边的陈叶玄如此气定神闲,还以为是吓傻啥了,或者不知道这个人的来历,不知道其的厉害,纷纷议论道:“啧啧,儿子打不过,老子来了。”

    “嘿嘿,今天的戏份真多啊,你看看,行云商行的会长都出来了,哎呀,这修为,这小兄弟有点不讨好了。”“呵,我看好这小兄弟,你没看见陈源明那傻缺玩意连人家衣角都没动到,还没抽得跟猪头似的,指不定连他老子一块抽呢。”

    “不是吧?我看他年纪轻轻的,修为能有多高深?你看看行云会长的后边跟着的那个人,啧啧,金丹的修为,这阵仗有些大啊。”

    “这小兄弟有点危险啊,不过看看吧,我感觉没那么容易。”众人议论纷纷。

    行云商行的会长看到擂台上的人正风轻云淡的玩味的看着自己,感觉非常的不爽,然后在看看擂台上躺着一个宛如猪头的人,定睛一看,看见了一个腰牌,那是自己儿子非常的喜欢的腰牌,再看看那服装确定是自己的儿子无疑了。

    皱着眉头拱了拱手,起码的礼仪先做到开口道:“老夫行云,是行云商行的会长,不知道今日犬子为何变成这般模样?”陈叶玄呵呵一笑道:“你儿子做了什么事,什么品性,相信你自己知道,我也就不多说了。”

    行云眉头蹙起开口道:“敢问公子姓名。”“陈叶玄。”行云暗暗思索着,想像着有没有这么一个天骄,在他眼里,这个修为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的年轻人绝对有大来头,得好好问清楚。

    但行云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一旁的那个金丹修士看见了,便在他的耳朵说了两句:“大哥,别多想了,这个名字我敢打包票,绝对不会是我们昆仑的人。”

    行云看了眼这个男子,长得普通,鼻子如鹰勾一般,头发乱糟糟的,但双眼极其有神,看到着眼前的年轻人,他感觉有些怪异,自己是金丹修士,肯定是比那些还没突破凝练金丹的人看得多的,他可以看出,陈叶玄的修为有点奇怪,但那里奇怪又说不出,反正让他很不舒服。

    行云:“二弟,你确定?”鹰鼻男子斩钉截铁道:“嗨,大哥你还不相信我吗?我敢确定,绝对不是我们昆仑的人。”

    “好,那行!”,陈叶玄看着下方的两人窃窃私语,嘴角微微一翘,邪魅无比,在场的一些女性都被迷得东倒西歪,行云开口道:“好,那敢问叶玄阁下是否是我昆仑中人?”

    陈叶玄笑了笑道:“这个?我还不是吧。”行云一听,顿时把那还字给省略了,嘴角微微上扬开口道:“那阁下不是我昆仑中人,为何打赏我昆仑中人,以为我们好欺负吗?”

    在场的众人一听,傻眼了,这尼玛真是个老狐狸,直接把这个小问题堆到这么大一个问题上,在场的一些人有些不贫,但也没说啥,要是自己说出去,指不定会被当做叛徒,流放昆仑之外呢。

    陈叶玄呵呵一笑,一旁的陈淼淼冷着脸道:“你们想干什么?他是昆仑虚的贵客,你们想干嘛!”行云看着陈淼淼,要说是有些忌惮,但也就那样,只要自己不碰到这个小姑奶奶,虚宫的那些人也抓不到自己的把柄。

    想到这里,行云开口道:“淼淼大小姐,这个可是外人,你怎么可以帮外人呢?”说着,便对着陈叶玄开口道:“不知道陈阁下该如何做出解释,为何把我儿打成如此这般模样,这天没有一个说法,你就别想走了!”

    陈叶玄呵呵一笑道:“我想走就走,你真以为你能拦得住我?就凭你身后那个刚刚晋升的金丹?”此话一出,全场惊愕,这可是金丹修士,一但凝练金丹,就算是十个筑基巅峰的修士都不一定打得过。

    行云没有说话,一旁的鹰鼻男子桀桀一笑道:“拦不拦得住,试试看就知道了。”说完,便跳上擂台,道:“还请赐教。”

    陈叶玄拱拱手道:“好吧,你动手吧。”陈淼淼看着陈叶玄无奈的模样,就感觉想笑,这个大哥哥真有趣啊,然后看着那个鹰鼻男子冷哼一声,便化掌为抓,直接朝着陈叶玄的下体抓去。

    陈叶玄暗骂一声不要脸,直接纵身一跳,离开了原位,而那个凳子直接就是散架了,陈叶玄看了,开口道:“鹰鼻男,你把我的凳子弄坏了,你得赔。”

    “呵呵,打完在说,我一并把医药费给你出了。”说完,高高一跃,宛如老鹰捉小鸡一般,朝着陈叶玄的脑门抓去,陈叶玄一看,呵呵一笑,开口道:“想知道死亡的滋味吗?”

    鹰鼻男子一愣,便感觉到自己周身极其的寒冷,回过神来,只见下方的那个年轻男子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把半月长枪,龙渊,只见那长枪散发着寒气,吹得人一阵哆嗦,在场的人呼出的气都出现了烟雾。

    唯独陈淼淼那里还如往常一样外,其他地方都是覆盖着一片冰霜,众人眼中极度惊恐的看着那个男子,一个人惊呼道:“我靠,金丹修为,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金丹,那······那是后期啊!”

    此言一出,所以的人都炸锅了,行云目瞪口呆的看着上边那个年轻男子,顿时然如泄气的球一般,这可是金丹后期,而且人家还那么年轻,今天不杀了他,以后他必定成长为化神级别的强者,自己这个小小的商行,不分分钟给人家灭掉?而且在看看陈淼淼的,和她刚刚说的话,贵客,贵客,客·····

    此时的陈叶玄手握龙渊,宛如绝世战神一般,寒风作作,吹得衣服飞舞,银白色的长发随风飘扬,更增添了一些神秘,陈淼淼一脸崇拜的看着陈叶玄,哇,大哥哥好帅气啊,是我的哥哥那就好了。

    说着,擂台上的陈叶玄便呵呵一笑,开口道:“记住,不是什么人,你都可以招惹的!今天给你个教训,回去好好反省。”众人听了嘴角微微一抽,人家的年龄,当你爷爷都够了,随即他们就闭上了嘴巴。

    只见陈叶玄低吼一声:“水龙!”周围的空气中开始加速的汇聚,汇聚出一颗颗的水珠,众人有点疑惑,陈淼淼好奇的看着这些水珠,还碰了两下,感觉很好玩,接下来:“潮汐!”

    忽然的,所以的水珠瞬间汇聚于陈叶玄的后背,逐渐形成了一跳冰蓝色的水龙,盘旋在陈叶玄的背后,俯瞰众人,霸王之气外泄一个个目瞪口呆:“这真的是,真的是那个小兄弟搞出来的吗?”

    “我去,这绝对是某个老怪驻颜有术,不然修为这么可能这么高!”

    行云看着这一幕,在看看擂台上脸色白如纸的鹰鼻男子,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被人家给定身了,漂浮在半空中,知道要完了,只见陈叶玄长枪开始旋转,水龙顺旋转,在长枪上开始盘旋起来,逐渐变小,陈叶玄猛然一个上挑,龙吟声响起,一跳冰蓝色的龙直接地板中冲了上来,鹰鼻男子绝望的闭上眼睛。

    结果便是,感觉从下往上,自己被高压水枪冲刷了一便,但还带着一根根冰刺,划开一道道口子,模样有点凄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