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意料中的压抑
    ps:感谢雪人童鞋的打赏。

    东条秀明终究还是撑不下去了,最重要的是,在看到东条秀明的这个表现的同时,本垒处的片冈监督也是在微微的皱眉后,果断的更换了投手了。

    然而,在更换了投手的一年级阵容,仍旧还是极其无力的,被动的去抵挡高年级的侵袭,新上来的投手依然是被打的体无完肤,陡一上场便是连续的丢掉了三分,血崩的场景,让这位一年级的投手,也是满脸煞白煞白的样子了。

    “咻”

    一道白光闪烁在外野的上空,这绝对说不上是高飞球,也说不上很难接的一球。

    荣纯比较庆幸的提前站定了正确的飞行位置后,快速的奔跑,来到了白光落下的大概位置的时刻,伸出的右手球套牢牢的将这一球接入到了球套当中。

    “啪”

    “出局!”

    “三出局,攻守交换!!”

    固然是凭借着荣纯这运气的接球,拿下了第三个出局数,结束掉了第二局上半,前辈们的血虐型攻击,一年级队伍,在第二局里,仍旧还是丢掉了六分了。

    总计起来,两局丢掉了十一分的一年级,情绪已然是跌落到了谷底当中去了。

    “哒哒。。。”

    终于结束了。。。

    一年级的那一群人再一次表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来,惨淡,灰暗,沉重,全部都是负面情绪在围绕着一年级全体选手。

    连续两局的残虐,已然让这群曾经在高中时期可以说是天之骄子,自谓为棒球英才的家伙们内心崩溃到了无底线去了。

    “比赛才刚刚开始而已,不要这么泄气啊,最起码,拿下一分来,证明我们也有反击的能力啊!”

    回到板凳席里,看到眼前的一幕,荣纯真心觉得氛围不能如此持续下去了,原著中有些呆瓜的行为自然是不能做,可一定的激励行为,荣纯觉得自己有必要在这个时刻站出来,比赛可是一队,九个人的事情,就他自己斗志,那算怎么回事啊。

    “是,才第二局,不要放弃啊。”最近和荣纯已经相当熟稔的狩场航在这个时候帮腔说道。

    荣纯脸上也满是激励的神色。

    企图于让这些同届们,不要真的自暴自弃了。

    然而,荣纯还是低估了这些家伙内心的受创,也高估了自己了,他的所谓激励,在这个时候,变成了完完全全的反面作用。

    没有上场那群家伙或许还好点,那群先发,以及刚刚更换了一些选手,都在这一刻,露出了更加难看的神色来。

    “反击?哼。”某位国中时期是清垒打者,这一次是充当中坚手的一年级新生冷哼一声,那话语中的嘲讽意味相当的明显。

    “实力差距太大了啊,反击,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另外一名一年级的游击手低下了头,根本就是垂头丧气的如此说道。

    “跑垒,打击的速度,守备的联动,投球的水准,你也是在球场上,这群前辈的实力,远远超出我们!!!”金丸信二背靠着椅子,完全就是毫无斗志的说道。

    第二局便是下场的东条秀明更是一直都披着毛巾,坐在板凳角落里,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不要这么天真了,泽村,谁不想拿下一分来,但是,你别做梦了。”另外一名三垒手,根本就是带刺一般的如此说道,大家都在失落低沉的时候,你出来装什么领导者?以为自己是救世主么?

    明明自己的守备能力也就是一个基础中基础,真的就以为自己是队伍的王牌,还是队长啊?

    这位曾经国中时期也是队伍主力的三垒手,脾气有些不好的在内心里如此想着。

    他们倒也不是非得针对泽村,只是人类的本性就是如此,在自己低沉的时刻,有某个人站出来时刻,会让他们觉得,这样的比较,更加显得自己很出丑,自然而然对这样的人就没有什么好感了。

    尤其是目前的三垒手和中坚手原本在国中时期就是队伍的中坚人物,这一次的红白战打成如此,更是令他们难受。

    其余的同届,固然没有多说什么,没有去暗讽泽村,可那表情和神色,就已然将他们内心暴露无遗了。

    “。。。。。”荣纯被自己队友堵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他哪里还看不出,自己刚才的话语已然是引起了其中一部分的不爽了,也的确是如此呢,自己还想做英雄之类,可人家也是有着很强的自尊心呢。

    荣纯在内心里颇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话语的作用是无力了,那么就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自己或许暂时还无法上场投球,但是第三局,第三局,第三局就是自己上场打击的顺序了。

    自己的打击水准是什么样,荣纯自己内心很清楚,可唯独这一次,自己最起码也要将自己的毅力表现出来!!!!

    坐在另外一侧的降谷晓以及小凑春市都是在这一刻,眼神停留在了荣纯身上三四秒,二人眼神中都在这一刻闪过了一丝莫名的神色来。

    “果然,我还是反对这一次红白战,对一年级打击太大了。”指挥室里,太田部长和高岛礼并肩而坐,太田部长脸上露出了不愉快的神色,如此说道。

    “我知道太田部长你的担心是为什么,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够真正的表现出自己实力的选手,才是真正的值得培养的苗子。”高岛礼推了推自己眼镜,语气肃穆说道。

    “这个我清楚,但是,现在不是还太早了呢,这群孩子进入高中才不到一个月时间。”太田部长的脸上露出了纠结的神色来,“这样,很有可能毁掉了这一群孩子。”

    “高中棒球,不是幼稚园,来到这里,就要有相应的觉悟,不然,还不如趁早回去!”高岛礼的双眸中闪过了一缕寒光,沉声说道。

    那一抹瞬间寒意袭来,让太田部长不由的抖了抖,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来,看着球场中,再一次被丹波和宫内启介轻松拿下了三个出局数的一年级队伍。

    太田部长在内心里不由感慨的摇了摇头,反正这也是片冈监督决断,他也只能是在这里说两句,却无法真正的改变什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