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他决不屈服(第四更)
    ps:感谢时间飞逝童鞋的一万打赏,并且成为第一个舵主,特此加更两章!

    “咻”

    “啪”

    “好球,打者出局,三出局,攻守交换!”

    一球改变了比赛的流势,哪怕在嘴上对降谷晓多么的不认同,可实实在在的情况是,降谷晓凭借那一球让这些高年级的前辈们,内心里涌现而出了不同的震动而来。

    第四局上半,高年级前辈们的攻击,止步于一分,后续换上来的投手根本就是很迷糊在投球的时刻,就以着丢掉一分的代价,就拿下了三个出局数了。

    “啧啧,那一球,真的好厉害啊。”

    “时隔多年,名震甲子园的怪物投手,今年要从青道出现了么?”

    “那个球速,怎么看,都有150的感觉啊。”

    “嗯,不离十了,一年级就有这个球速,好好培养一下,未来160,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呢。”

    “虽然说,加入一军,还有些早,嘛,考虑到现在青道状态,倒也是可以理解呢。”

    “去年是御幸,今年是降谷么?正好就是王牌投捕啊。”

    “哈哈,也总该到我们青道大展雄风的时候了呢。”

    “说的也是啊。”

    降谷晓的表现,在那一球上,便是征服了球场的那些观众们了,尤其是那些历届b,都很清楚这几年以来自家队伍不能进入甲子园的缘故在哪里。无非就是缺乏一个绝对性的王牌的存在。

    而降谷晓的出现,则是可以很好的弥补了这一点,这正是他们愿意看到的一幕场景。

    而此时此刻,在一年级板凳席里。

    第四局下半,一年级的攻击序列的时刻。

    “诶?你要走了?”几名一年级生注意到了降谷晓的动作,有些疑惑的问道。

    “嗯,接下来没有什么意义了,我要回去练习了。”降谷晓冷漠的点了点头,旋即,拿起了自己背包,离开了球场。

    这个动作,让一年级一方颇有些措手不及,就算是监督让你下场了,可比赛还没有结束吧,你作为一年级团体之一,就这么离开了?

    部分人在此时此刻,内心里都不由浮现了一丝愤懑的情绪来了。

    荣纯在板凳席里,也是望着降谷晓离去的背影,眉头微微一皱,这个时候的降谷晓果然还是太自我了呢,不同于秋季,背负王牌背号的他,更加的懂得什么叫做伙伴,什么叫做团体。

    自我中心的棒球世界么?

    荣纯在内心里低声的呢喃了一句。

    “咻”

    “乓”

    “砰!”

    小球狠狠的砸在地表上,高年级的游击手牢牢的将这一球接住,转手之间,甩向了一垒的方向。

    “啪”

    “出局!!”

    “三出局,攻守交换!!!!”

    第四局上半,降谷晓带来的震动以及内心的不平衡,仅仅就是几分钟,高年级的选手们便是都调整过来了,在下半局里,让原本还打算能不能拣点便宜的一年级里,一点便宜都占不到,仍旧还是三上三下的局面。

    这让这群刚刚才凝聚起一点士气的一年级生再一次被打入到了谷底当中去了。

    果然,高年级的学长不是他们可以抵挡呢。

    接下来又要轮到学长们的攻击了,这样的比赛,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头啊。。。

    “啪啪啪!不要低下头,比赛可以输,但是,我们不能认输,比赛还没有结束,你们就这样自我放弃么!?想一想,你们到这里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看到这垂头丧气的同届,荣纯真的有些忍不住内心的不满和不甘了,乐观,积极,向上,不屈服,顽强的斗志。

    在这个方面来说,荣纯和本尊是没有区别。

    他并不畏惧失败,可是却畏惧,没有战斗就放弃的失败。

    这是一种耻辱,绝对无法接受的事实。

    荣纯那掷地有声的话语响起的时刻,本垒处,片冈监督的眼神也是飘过了荣纯的身影。

    “嚯嚯。。。”由于所处的位置,比较靠近一垒的御幸一也,也是听到了荣纯的话语,这一刻,御幸的眼中也是闪过了一缕淡淡的笑意。

    “这个小子,果然就是和想象中的一样有趣呢。。。”御幸低低的笑着说道。

    “。。。。。。”一年级的众人看了一眼泽村荣纯,大多数人都还是撇过头去了。

    没有什么好说,也并不像说什么,快点应付过去,早早的结束这一场对于他们来说是地狱的比赛,这样就可以了,这便是这个时刻,大多数一年级新生里的想法。

    “我。。。”荣纯脸色神色一变,就欲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

    “泽村。。”刚刚下场而来的狩场航拽了拽荣纯的衣袖,对着荣纯摇了摇头,在狩场航看来,这个时候,说什么已经都没有用了。

    “不管你们是怎么想,总之,在比赛结束之前,我是不会放弃这一场比赛,我会在投手丘上证明我自己!”荣纯沉声对着眼前那一群神色低沉的家伙如此说道。

    狩场航微微一怔,旋即用着不同以往的眼光看向了身侧这位面容略露刚毅色彩的搭档。

    那之前的笑容灿烂的邻家大男孩的感觉,似乎在这一刻有些不同起来了呢。

    骄傲?自尊?自我为中心?

    这个时候的荣纯不会去在意其他人是如何看待自己的了,他只是将自己内心所想的说出来,然后,去球场上证明自己,既然是在球场,那么,我们就用棒球来说话吧。

    “第五局,选手更换,一垒手。。。。”

    “二垒手,更换为,小凑春市。”

    “诶?是!!!”在角落的小凑春市微微一愣后,连忙站了起来,大声的应声道。

    “投手更换,泽村荣纯。”

    片冈监督的声音在响起的那一刻,目光随之定格在了荣纯的身上。

    荣纯微微在一怔之后,眼中同时闪过一阵别样的亮光,那紧握着球套的右手愈发的用力起来。

    “是!!!”

    荣纯立刻大声的应道,与此同时,站在荣纯身侧狩场航也是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喜意和担忧。

    喜意,自己和荣纯组成投捕搭档已然这么长时间了,默契程度上,定然不是和其他投手可以比拟,担忧的是,荣纯的怪癖球和姿势固然是秘密武器。

    可在见识过了高年级的打击后,狩场航还是有些担忧呢。

    当然,狩场航内心里的想法,荣纯并不知道,纵使是知道了,也并不会在意,在这个时候,他的眼中,仅仅只有那突起的小土坡。

    轮到自己了,终于轮到自己了,那自己梦寐以求的舞台,那属于自己真正的战场。

    投手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