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黑土馆战之荣纯压制力
    ps:求推荐,求收藏,求一切啊。

    “乓!”

    “砰!”

    必须说,黑土馆毕竟是黑土馆,身为东东京强队的四棒,松本的力量,固然比不上真正强队的四棒,却在面对才刚刚初显狰狞的泽村荣纯上,还是显示出了属于自己的压制力。

    在被荣纯直球追逼后,抓住了急于求胜,而出现了控球不稳泽村的漏洞,将偏正中央直球球路抓住,固然因为球路浮动变化,没有真正抓准球心,可荣纯的直球本身并不是属于球威剧烈那一种。

    被松本凭借力量强硬轰了出去。

    落在了右外野前,松本成功踏上了一垒垒包。

    “漂亮,松本!”

    “就是这样,让青道那个小子,知道一下,什么叫做东区强队。”

    “继续,继续,下一棒,就是要得分啊。”

    松本的成功上垒,让黑土馆板凳席里顿时爆发出了激烈欢呼声来,固然仅仅只是第二局,但是在第一局,被青道二军,还是个一年级投手如此玩弄,就天然挑动了这些黑土馆选手怒火了。

    自然是在看到有反击机会同时,就流露出了一抹淡淡激动神色来。

    “五棒,一垒手,田中君。”

    荣纯站在投手丘上,望着登上一垒垒包的松本,眉头微微一皱,球路还是有些浮高么?

    不,就算没有浮高,凭借现在自己这个并不算刁钻,控球力不稳定,球速也不行的直球,被蛮力轰出去,还是很正常呢。

    看来,前段时间,自己内心里冒出的某个念头,是需要抑制一下呢,基础不牢,地动山摇。

    需要是固本呢。

    荣纯在内心里暗暗想着。

    “泽村。”小野在本垒处站了起来,微微比划出了一个手势,高声叫喊道。

    “我明白,小野前辈。”泽村扶了扶自己帽檐,同样大声应道。

    “嗯。”

    看到荣纯并没有表露出特殊神色来,小野内心略微紧绷心弦便是松开了,有些自嘲想了想,泽村好歹也算是历经好几场先发的投手了。

    自然是不会因为这么一个上垒就动摇呢,自己有些杞人忧天了。

    那么,接下来,就让我们重整旗鼓,拿回我们的主导权吧。

    小野双眸中也是闪露出一抹淡淡厉色来。

    纵使是他们二军,也是响当当王者队伍啊!!!!

    “首球,内角球,拿出你最得意球路,将局势稳定下来吧。”

    小野对着投手丘上泽村荣纯比划出了一个暗号,荣纯轻轻点了点头,在目前所谓四边角控球力磨练上,荣纯仍旧还是局限于内角球较为熟稔。

    天然怪癖球优势,也让荣纯内角球,在缺乏球威情况下,略显犀利。

    “playball!”

    在看到打击区上,黑土馆五棒摆好了态势姿势。

    荣纯眼皮微微一动,迅速性高抬起自己右腿,赫然间,左臂甩动。

    “咻”

    一道亮光,从荣纯指尖脱手而出,呼啸飞驰而去。

    白光闪烁居间,黑土馆五棒,瞳孔蓦然一缩。

    明明已然是全神贯注之下了,却仍旧还是在那一秒钟,霍然出现一般。

    那映入在眼帘之中的白光。

    黑土馆五棒,神色一凛,脚步横跨开来,下半身固定,上半身用力扭动之下,全力甩动了手中金属球棒,那挥动之中,发出了赫赫风声,无不在表示着,这一位黑土馆五棒在力量上,也并不是属于弱者级别。

    “唰”

    极具压迫力的挥棒,固然看起来威风显赫,可打者在出棒之前,就已然是慢了半拍。

    白光突入本垒,完美避开了拦截而来的球棒。

    稳稳钻入到了小野弘球套当中,发出了清澈无比的响声而来。

    “啪”

    “好球!!!”

    黑土馆五棒,眼皮微微一跳,眉宇之间,掠过一缕淡淡惊愕神色而来。

    居然连球都擦不到么?

    在旁边看起来,和打击区上,完全就两个感受啊,除了怪癖球,还有这个投球姿势,最起码,让这个家伙直球,感受起来,比他实际上速度要快那么四五公里的样子呢。

    黑土馆五棒在内心里暗暗思虑着。

    不能单纯用眼睛去判断,这个家伙的球路,需要提前半个节奏挥棒。

    思虑之间,投手丘上,泽村荣纯嘴角不由浮现一抹淡淡笑意。

    脚步迈动,手臂甩动。

    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丝毫没有打者多少反应机会一般。

    “咻”

    又在一刹那时刻,一抹寒光,疾驰而出。

    又是内角球么?

    这么瞧不起我!?

    黑土馆五棒,在片刻时间,判断出了来球大概轨迹,固然没有把握到具体球路,眼中就已然是燃起了熊熊怒火了,在他看来,这分明就是对面那个一年级小鬼嚣张最大表现了。

    “那么,就让前辈好好教导教导你,一年级就该有一个一年级样子!!!”

    “轰”

    黑土馆五棒脚步猛然踏出。

    手中球棒倏然而动。

    只在那一刻,白光掠影,球棒晃动。

    在白色小球临近本垒时刻,在黑土馆五棒瞳孔中微微浮现了一丝喜色同时,白光陡然一震,朝着更加偏内角度折射而入。

    “乓”

    过早之间,出乎预料相撞时刻。

    让黑土馆五棒那脸上喜色一滞。

    卡特球!?

    “咻”

    小球倒飞出去。

    “砰”

    狠狠砸在了二三垒地表中央。

    三垒手,山口健一个飞扑,伸出左手球套牢牢将来球接入到了球套当中,随之而后,余光瞟见,黑土馆跑者已然逼近二垒了,便是反手将小球甩向了二垒方向。

    “咻”

    “啪”

    “出局!!!!”

    在黑土馆跑者脸色难看之中。

    小凑春市牢牢接住来球,脚踏垒包,下一秒,白光再一次闪烁而出。

    “咻”

    “啪”

    “出局!”

    “双杀!!!”

    可恶,被耍了!!!!!

    黑土馆五棒,将将跑到了一半的进垒线,便是停了下来,咬了咬牙,一副恶狠狠神色盯向了投手丘方向的泽村荣纯。

    “好球,泽村!”

    “干的漂亮!”

    “哈哈,你小子,就是可以啊。”

    “继续,继续保持啊,泽村”

    “还有一个!”

    “二出局,二出局。”

    荣纯扶了扶自己帽檐,微微一仰头,瞳孔那一副淡然笑意。

    让黑土馆五棒,脸色愈发阴沉下来了。

    指尖感觉,愈发熟稔起来了,需要是更加犀利的折射和变化,荣纯眼中流露出淡淡期冀神色而来,这可是今年夏天,自己的决胜球啊,一定要磨练一个层次去。

    未来对手,可要比区区黑土馆,更加恐怖,更加难以处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