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荣纯的苦恼(四更致敬胖胖)
    ps:庆祝胖胖成为本书第一个护法,特此加更,还欠十二章。

    合宿的疲劳,外加仍旧还是教学期间,学习上,期末考的压力,以及最重要的是丹波光一郎的事件,让荣纯有一种身心俱疲的感觉。

    不得不说,马上就要在两天后发生的事情,让荣纯内心里相当纠结和苦恼。

    你说啥?苦恼要不要解决?

    你傻啊,肯定要解决啊,什么?丹波不受伤,荣纯怎么有上场机会?的确,在原著中,丹波光的受伤,是使得两位一年级选手有更多上场机会的直接因素。

    但是,在荣纯看来,这样的一种机会,简直就是拿着队伍未来命运做冒险。

    原著里,是无法预知,没有办法,现在荣纯既然是知道,这个事情发生的概率,那定然是要想办法去阻止啊,否则,就良心里,荣纯就会感到不安了。

    至于上场机会?

    荣纯认为,凭借自己实力,得到监督认可,让监督选择自己上场,这才是堂堂正正的王道!!

    所以,一定要插手这个事情。

    去避免丹波光一郎受伤事件,不仅是说,丹波光一郎的实力,是队伍不可或缺的存在,更重要是,不要小看,同届之间情感这种深厚存在。

    原著里,丹波光一郎受伤,三年级氛围低沉。

    在决赛里,哲队那毅然决然,对着丹波光一郎如此说道。

    “绝对会让你再一次上场”

    那一种气概,丹波光一郎的存在,对于三年级来说,意义都是不同。

    自己高中棒球三年,能够托付的,必然是自己同届,最亲密战友,这并不是说什么区别待遇或者什么,而是,时间沉淀下来,他们各自之间,结成的深厚信任和情感。

    唯独这一点上,不要说荣纯和降谷晓了。

    川上也是远远比不上呢。

    “但是,到底要怎么办啊!!!!!!”

    荣纯扑到在了自己书桌上,露出了烦恼至极神色来,最关键是,用啥手段,最直接方法,自然就是阻止丹波光一郎去参加修北的比赛。

    从根源上杜绝这个事情。

    但是,这个方法看起来最直接,然而,在实际上,可操作性确实最低,总不能让荣纯去和片冈监督,或者丹波光一郎说。

    这一场比赛,你肯定会受重伤,换一场吧。

    真这么说话,荣纯绝对会被当成脑子进水类型对待了。

    那么,次一等选择就是,在片冈监督安排比赛交叉时候,荣纯主动请缨,接下修北交流赛登场资格,这样也可以让丹波光一郎避开这个风险。

    但是,这里又有问题。

    监督可能答应么?这种事情,你去和监督说,你想要出场比赛?别提荣纯有没有这个胆子,纵使有这个胆子,片冈监督可是属于那种意义极其坚定,自己决定的事项,是不会轻易改变类型。

    “唉。。真的头疼啊。。。。”

    最次选择,便是,在隐晦处,去提醒丹波光一郎,注意绝对不要在比赛中受伤,这是可行性最高,但效果恐怕不是特别好的选择了。

    “吱呀”

    “头疼啥?不是应该浑身疼么?”

    就在荣纯颇有点苦恼时刻,蓦然间,一道门扉推开声响起,随后,仓持那熟悉身影出现在了荣纯面前。

    “额,仓持前辈。。。”荣纯微微一愣。

    “今天怎么这么晚回来?”荣纯疑惑的问道,哪怕是在合宿起来,基本上,晚上的训练,也不会到太晚,九点左右就结束了,疲劳累积,也是要看上限,超出这个上限,就不是训练了,而是在摧残身体。

    这一点上来说,青道高中教练组制定合宿强度,就是将将好一个标准。

    当然,一年级二人组除外,荣纯的体力,还是很不错。

    降谷晓和小凑春市就完全不行了,合宿第二天开始,动作便是有些僵硬起来了,原本可以很精准发挥出来,在第二天开始,都是变得很不自在了。

    荣纯就相对好一些,这也让众人都为之啧啧称奇。

    直道,荣纯这个小子,最起码,在体力上,还是有相当优势呢。

    言归正传,基本上,训练项目,时间,都是按照一个最佳标准来执行。

    基本是不可能超出这个标准。

    况且,现有这个强度,已经很严苛了,基本上三年级学长们,在经历了四天强化训练,都已经是在走钢丝边缘了。

    他们也不是铁人,体力都有一个限度呢。

    君不见,增子透前辈都已经在床上呼呼大睡了么?那震天的呼噜声,无不表明了这个疲劳程度。

    所以,在今天晚上这个十点半多,快熄灯了,仓持才回来,这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了。

    “哼哼,你是不是很闲,前辈事情,少管。”仓持哼声说道。

    不过,那一副颇有点做贼心虚的样子,让荣纯不由露出了狐疑神色来。

    “话说,你刚才头疼啥?”仓持一边换衣服,一边很明显就是在转移话题,强行说道。

    这个时候,哪怕荣纯知道仓持这个家伙是在故意避开刚刚自己的问题,可也很清楚,仓持这个家伙性格,还是不要撩拨比较好。

    不然自己铁定要吃苦头了呢,荣纯在内心里戚戚然想着。

    开学才两个月,荣纯就觉得自己被这位前辈,从身体到内心,折腾的有点心理阴影了,严厉禁止撩拨仓持洋一。

    这个家伙,是能动手,绝对不动口类型呢。

    “嗯,就是在练习上稍微有些疑惑呢。”荣纯目光微微一闪烁,也是找了一个借口,推脱了过去,也的确不能把自己刚刚想的事情说出来嘛。

    “哼哼,是么?”仓持哼唧了一下,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对了,刚刚我碰到御幸那个家伙了,后天开始的练习赛,你是第一个上场,对阵大阪桐生。”仓持换好衣服后,陡然间想到了什么一般,开口对着荣纯说道。

    而且话里话外,还是透露出了某种奇怪语气,当然,那个表情,就已经足够是奇怪了。

    “桐生?”荣纯微微一愣,颇有点吃惊样子。

    固然,原著中,荣纯也确实在桐生战里出场了,可那是和降谷晓接力完成的比赛,这一次,按照片冈监督做法,恐怕就是尽可能让每一个投手完投一场了。

    这种情况下,让自己对阵桐生,可以说,这个意义是完全不同的呢。

    你没看见,仓持那眼神都很怪异了么?

    桐生可是去年夏甲准优胜呢。

    这样一个实力非凡学校,按理来说,就不应该安排一个一年级投手上场吧,更不要说是完投了,原著中片冈监督的安排就已经是让很多人震惊了。

    这一次,是更加会惊掉一群人眼镜吧。。。

    荣纯自己都在内心里暗暗苦笑想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