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赛后
    ps:还欠六章,明后两天还要继续上培训课,估计没有多少时间码字了,老实说,存稿也没有多少了,所以,明后两天大概也还是三更吧,小叶尽力多挤点时间出来码字,争取多更新一点。

    比赛结束后。

    片冈监督在和松本监督短暂的会谈交流后,桐生高中一群人,便是登上了自家巴士,离开了青道高中了,从大阪出发,在整个关东,近畿地区进行远征,夏季赛最后的形成。

    桐生高中也是一刻都不停缓呢。

    赢了,赢下这一场比赛了,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实力又稳步提高了一丝了!!!

    望着那逐渐远去的桐生高中的巴士,荣纯站立在远处,紧紧的握紧了拳头,那瞳孔里闪烁出的是显而易见的喜悦的色彩。

    那个目标,自己,又更加靠近一步了呢。

    “泽村。”

    “是,克里斯前辈。”耳边响起的温和声音和那熟悉的身影,让荣纯迅速回神过来,带着一丝恭谨神色,轻声说道。

    “今天表现很不错呢。”克里斯轻轻拍了拍荣纯肩膀,带着柔和的语气说道。

    “我还差得远呢,如果不是前辈们在身后支持着我,恐怕都撑不到那个时候,就已经被打崩了。”荣纯略微有些自嘲说道。

    说起来,这也绝对不是夸张话语。

    这一场比赛从第二局开始,荣纯就备受打压,说句实话,没有身后守备,没有御幸冷静指挥和引导的话,荣纯估计就已经被打崩了。

    当然,这也和,荣纯被御幸要求磨练外角球,加上集训疲劳加身缘故。

    能够撑住到第六局,只丢掉四分,在比赛结束的当下,荣纯自己都很吃惊呢,而后面,由于荣纯那一球最为精准的外角低位球,让桐生高中打线在随后攻击里,出现了迟疑。

    哪怕是荣纯后面根本就没有几球真正投到外角低位角度上,可也由于那一球缘故,让荣纯内角球威胁度上升到了一个新的地步。

    压制其桐生打线便是变得相对轻松起来了。

    第七局开始到第九局,三局,才丢掉了一分,这已然是很能说明问题了。

    “嘿嘿,你小子还有自知之明啊。”

    这个时候,脱下了捕手护具,靠近过来的御幸,露出一抹异样神色,那个表情,就宛如是在震惊于荣纯居然有自知之明的样子。

    让荣纯气的牙狠狠的。

    华丽丽无视,这是荣纯从降谷那里学来的,对付御幸这个家伙,嘴皮功夫不如他的时候,最佳手段就是无视他了。

    不然,越说越上火,说的越多,基本到最后,都是御幸哈哈大笑,然后,自己被气出内伤来,不值,太不值了。

    聪明人,应该选择审时度势。

    荣纯才不会承认自己是怕了御幸,嗯,这是合理的战术撤退。

    荣纯颇有点阿q精神,在内心里自我安慰起来。

    只不过,荣纯的无视,作用并不大,御幸是什么人,那可是号称双簧可以唱,单口相声也没有问题的超级腹黑家伙呢。

    “到最后,外角低位球,也就只有那一球是马马虎虎,其他的,完全不行呢,要不是对方手下留情,啧啧,这一场比赛就要输掉了呢,未来的王牌。”御幸拍了拍荣纯肩膀,戏谑的表情,让荣纯脸色一黑。

    御幸前辈,你这样,真的朋友都没的做啊!!!!

    “好了,御幸。”一旁的克里斯有些头疼的摇了摇头,打断了御幸。

    这位学弟什么都好,就是在腹黑这个方面啊,还真的是从国中认识他开始,到现在就一点都没有变呢

    “是,克里斯前辈。”御幸笑嘻嘻的应声道,只不过那仍旧还是对着荣纯挤眉弄眼的样子。

    让荣纯有种内心烦闷,无处发泄的憋气感来。

    讲真,这个家伙真的就是属于那种可以气死人不偿命的类型了!!!

    “泽村,御幸也没有说错,今天的手感不要忘记了,内角和外角是相应相成的,二者联合起来,你的球路就会变得更加宽广起来,怪癖球的也会更上一层楼”克里斯扭头对着荣纯如此说道。

    “嗯,我明白,克里斯前辈。”对于克里斯,荣纯依旧是保持着属于自己的那一份敬重,不仅是因为前世原著里得影响,也有很大层次由于今生自己面对时候。

    克里斯那宛如兄长一般关怀和谆谆教导,让荣纯对眼前这位高大的男子是发自内心的尊敬和爱戴。

    “就是,就是,不好好磨炼一下,小心又忘记了今天手感,后面两局就完全不行啊。”

    一旁,御幸仍旧是在孜孜不倦补刀当中,荣纯已经不想去理这个家伙了。

    “先去做好冰敷吧,还有御幸,你下午还要接降谷的球不是么,先去做好准备吧”克里斯前辈后半句是对着御幸说的。

    面对克里斯,御幸反倒是不会造次,原因是什么,大家都知道的。

    也是在克里斯开口后。

    二人都是点了点头应声道:“是,克里斯前辈。”

    说曹操,曹操到。

    有些人也就是不禁念叨。

    在荣纯在克里斯帮忙下,冰敷肩膀时候,不远处,看起来是收拾好东西的降谷晓便是靠了过来。

    那一副极其认真的表情。

    让御幸眼皮微微一抽,内心里突然有种不太好预感浮现出来了。

    “御幸前辈,请陪我练球!”

    果不其然,走近之后的降谷晓就恍若眼中只有御幸一般。

    那双眸平静直视着御幸,话语里那决绝的语气让御幸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这个家伙,刚比赛后,就这么兴致勃勃啊。

    “话说,这才刚比赛完啊,降谷。”御幸带着一丝无奈语气说道,总感觉,这个家伙,有点和自己相性不合?太过于,嗯,天然呆?

    “下午就要比赛了,我想要找找感觉!!!”降谷晓完全就是不为所动,那双瞳里恍若实质一般的火焰,让御幸愈发有种遇到刺猬,无从下口的感官。

    “赛前会有热身练习呢,现在,好好去休息,吃午饭,准备下午比赛,ok?”

    倒不是说,御幸真的决绝接球,而是考虑实际情况,现在都是必须准备好下午比赛,原本就是一身集训的疲劳,今天早上又历经苦战,降谷晓可也是,从首局先发到第六局外野手,之后考虑到下午比赛,才把他换下来呢。

    这种情况下,无论如何,御幸都是处于必须拒绝的立场上。

    遇到降谷晓这种天然呆家伙,御幸唯有摆出前辈姿态来,义正言辞拒绝掉了,虽然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还剩多少前辈威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