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明川战之攻和守(第五更)
    ps:本周3000推荐票的加更,欠更还清!

    和荣纯的卓越表现比起来。

    明川高中的王牌,杨瞬臣的表现从中盘开始便是有些狼狈起来了。

    不过,二人面对的打线强度,根本就是差了两三个等级那种,大段位之间的差距,这么讲,一点都不夸张。

    杨瞬臣磕磕绊绊,勉勉强强能够保持到第四局,一直都没有失分,已然是相当厉害了。

    第三局下半,由荣纯开始攻击的这一局。

    力量上不足,技巧性的匮乏,加上,明川高中一方明显相当警惕触击短打,在勉强对外角球路出手,敲出了三垒方向滚地球,被封杀出局了。

    随后九棒的白州健二郎,倒是从杨瞬臣手中拿下了一支安打来。

    成功踏上了一垒垒包。

    可惜,第二次打席的仓持洋一,再一次,败在了杨瞬臣手下,二三垒中间滚地球。

    不仅仓持被一垒封杀了,被迫进垒的白州健二郎也是被封杀了,一球,拿下双杀,这一局里,青道高中仍旧还是无功而返。

    杨瞬臣用自己的表现,充分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第四局下半,青道高中强有力进攻的这一局里,二棒小凑亮介哪怕是拼尽自己全力去纠缠,去消磨,可最终还是败在了杨瞬臣和主审裁判的联手之下。

    这一场比赛完完全全就是变成了杨瞬臣个人的主场一般。

    高中生精准控球,让主审裁判已然是在先天主观意识上偏向了杨瞬臣,偏向了明川高中一方了,这也是让青道高中一方极其憋屈。

    在这样一个情况下。

    “咻”

    “乓”

    “砰”

    不好!?

    小凑亮介脸色随之一变,望着那飞驰出去的白光,稳稳落入到了对方游击手球套当中。

    他便是知道,这一次打席,又要无功而返了。

    “咻”

    “啪”

    “出局!!!!”

    一垒封杀出局,小凑亮介,第二次败退。

    “哼,还真是厉害啊,这个家伙!!!!”伊佐敷纯鼻孔里蹿出了一道热气,凶神恶煞的模样,大步踏上了打击区。

    在板凳席里,荣纯一边擦拭着自己手中的球棒,一边默默的观察着球场中央杨瞬臣的身影,荣纯很清楚,他所需要学习的,不仅仅只是杨瞬臣在控球力上的精妙,还有他那随时随地都能冷静处理每一种情况。

    在任何时刻,都能做出最正确选择,很清楚,自己在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的心智。

    尤其对于一个队伍王牌来说,更是如此。

    “咻”

    “乓”

    “砰”

    “界外!!!!!”

    又是这样的刁钻球路,完全就是针对着纯桑不擅长的内角偏高球路,真是进过了严密计算和精准控球的结果啊。

    荣纯目光里闪烁出了一抹异样的光泽来。

    “咻”

    “啪”

    “好球!!!!”

    嘁,这都算是好球么!?裁判,这也偏向太多了吧!?伊佐敷纯几乎就有点按捺不住内心那不爽的心情了。

    这根本就是逼着他们对所有刁钻球路都要出手嘛。

    太过分了一点了吧。

    “咻”

    不好!!!

    “啪”

    “好球,打者出局!!!!!!”

    可恶,居然是正中央直球么!?这个家伙,胆子还真大啊!!!!

    伊佐敷纯咬了咬牙,颇有那么点恶狠狠盯向了投手丘杨瞬臣方向,杨瞬臣眼神淡淡和伊佐敷纯对视着。

    “哼”

    伊佐敷纯冷哼了一下,拎着球棒,朝着自家板凳席方向退回去了。

    呼,这样就是二出局了,别看杨瞬臣表面上很是淡定模样,可在内心里已然是有些心神俱疲了,青道高中的打线所带来的威圧感,真的不是开玩笑的啊。

    “四棒,一垒手,结城君”

    “哒!“

    那沉稳的步伐声响起时刻,投手丘上,杨瞬臣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望着那踏上打击区的厚实的背影,杨瞬臣瞳孔里闪烁出了一抹极其凝重的神色而来。

    他很清楚,这个打者的实力。

    是远远超过了他本人一开始的预估,第一个打席,如果不是自家外野手走了侥天之大幸,碰巧接住了那一球。

    第一局,自己就妥妥要丢分了。

    而那一分,就很有可能引起连锁反应,苦苦压制的气势就会消失。

    比赛就不可能会拖延到这个地步了。

    实力鸿沟,在第一局里,杨瞬臣便是看的相当清楚了。

    这个打者,自己对付不了。

    杨瞬臣是一个很明智打者,尤其是当眼前这个打者,连那种比较细微坏球,都可以强硬出手,敲出超远距离安打。

    这便是让杨瞬臣感觉相当棘手,那种对付其他打者方式,是没有办法套路在哲队身上。

    “咻”

    “啪”

    “坏球!!!”

    完全不动如山,一点被欺骗感觉都没有,就那样淡淡表情,伫立在那里,给杨瞬臣带来的威压感就是极其之大了。

    这一种绝对性的强者带给杨瞬臣的压迫力。

    一球坏球,根本试探不出什么深浅时刻。

    实力差,明晃晃摆在面前时刻。

    杨瞬臣在这个情况下,唯一的选择就只有那个了。

    “咻”

    “啪”

    “四坏球,保送!!!”

    哲队目光淡淡看了杨瞬臣一眼,将手中球棒轻轻一扔,小跑踏上了一垒垒包而去。

    “这里选择保送啊。”

    “毕竟结城君威慑力还是不同啊。”

    “是啊,实力差距还是有的呢。”

    “第四局,杨能够压制住青道打线无失分,这已经是很可怕了啊。”

    “台湾留学生么?如果是在其他队伍,未必没有可能啊。”

    “哈哈,现在说这个还有点早吧。”

    “不,我不这么认为。”

    第一次打席,差点先驰得点,第二次打席,干脆利落的保送,观众席上观众们都纷纷议论起来。

    观众席,三垒方向,峰富士夫和大和田秋子坐在前排观众席那里,峰富士夫也同样露出了肃穆神色来。

    在他看来,这一局比赛,明川高中已经处于很危险地带了。

    毕竟完全料不到,那个一年级可以有如此卓越表现,让明川高中连垒包都上不了。

    “还真是有些失算了啊。。。明川高中。。。”峰富士夫低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在杨瞬臣费劲全力,好不容易三振掉了增子透,勉勉强强再一次让第四局下半计分板上闪烁出了“0”这个数字时候。

    第五局上半,就如同之前所说一般。

    同样还是四棒开始的这一局,荣纯再一次表现出了自己绝对统治力。

    四五六,三个棒次,完美压制。

    仍旧还是没有哪怕一个人上垒的投球表现,荣纯带来的压制力,让明川高中,变得焦躁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