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西邦战之强袭的青道
    内野中间守备。

    外野警惕长打,这是青道高中综合属性最均衡的打者,不能有丝毫的大意。

    西邦高中一方,西寺乡监督神色肃穆的做着统战指挥。

    球场上的西邦高中的野手们也是纷纷的移动起来,二垒有人的局面,还仅仅只是一出局,丢分的概率是很大的,必须要严防死守各种可能。

    白州前辈,要小心这个投手的低球啊。

    荣纯目光紧紧的盯着投手丘上的奈良越的背影,身形紧躬起来,随时做好的起跑的准备,只要这一球能够穿越内野,并且不是那么巧妙的位置的话,跑回本垒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所以接下来就是看白州健二郎的表现了。

    是否能够将这个投手逼到最后一步去。

    偏低的直球球路,会在某种程度上,很难出手,最好可以大胆一点放过所有的低球,这样的话,可以相信这个投手一定会被逼上绝境。

    当然,这样的风险也是存在的。

    那便是,一旦所有的偏低球路都进入好球带的话,就等于是白白送给对方一个出局数了,这个既是投手控球力决定,也有裁判的主观意识影响在其中。

    在边缘的球路,好多都是可判好球,也可判坏球的。

    所以,所谓的棒球的运气成分,在这里,也算是一部分的运气。

    毕竟,棒球比赛里,可没有什么鹰眼系统这种说法,尤其还是这种高中生比赛,主审裁判的裁定就是一切,选手,监督是绝对不能违抗裁判的裁定的。

    第一球,内角直球,一定要压低球路,阿越。

    嗯,我知道的。

    奈良越在投手丘上神色肃穆的点了点头。

    “咻”

    亮光闪烁,奈良越在这里,完美的体现了一个强豪王牌的良好心理素质,绝对不会轻易动摇的投手素质。

    来了,内角球。

    白州目光一凝,脚步拉开,手中球棒用力甩动起来。

    “乓”

    一声有力的响声响起。

    小球弹射而出。

    “砰”

    “界外!!!”

    比上一次要更加低的球路?

    白州眉头一皱,这个投手的控球似乎在逐渐精准起来,刚刚那一球自己就算不挥棒,恐怕被判好球的可能性反而是高的。

    投手干净利落的挥臂,捕手精准的接球。

    那清澈的响声,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去影响主审裁判的判断。

    这下的话,对白州来说,就比较棘手了,因为这样情况下,只要是刁钻的球路,他都必须出手,否则的话,就很有可能会遇到目送三振的结果了。

    第二球!!!

    “咻”

    咆哮的亮光,球威没有丝毫减弱的奔腾。

    破空声起。

    “唰”

    球棒随之舞动,勉强之间,白州只能凭借自己的经验来做出判断了。

    “啪”

    “好球!!!!!”

    “好球,阿越。”

    “可以的,可以的,奈良君,你可以的。”

    “两球追逼,不用着急啊,阿越。”

    “慢一点,慢一点,一个一个解决吧。”

    “身后有我们呢。”

    西邦高中的内野手们也在这一刻高声为自家的王牌应援起来。

    “咻”

    又是一道凌厉的寒光。

    “啪”

    将挥不挥,在半空之中硬生生止住了身形。

    “坏球!!!!”

    “嘁,没有上当么?”谷中咬了一下嘴唇,在内心里有些可惜的想着。

    白州脸上表情不变,在内心里却是被惊出了一身冷汗来了,差一点被这个滑球给骗到了啊,而且也运气好,这一球稍微偏离了好球带。

    不然,未挥棒,也是要被三振啊。

    这样就可以,不要让他们简单的拿到出局数,一点一点的给那个投手增加压力,能够让他多投几球就是可以的。

    板凳席里,片冈监督轻轻颔首。

    “咻”

    “乓”

    “界外”

    “咻”

    “乓”

    “界外”

    “咻”

    “啪”

    “坏球!!!!”

    “坚韧顽强,青道九棒,白州健二郎,始终咬住了西邦王牌,不断的用界外球在纠缠着。”

    “还真是能够纠缠啊。”

    “球数,两好球——两坏球么”

    “投捕还是稍微占优的吧。”

    “关键是现在西邦投捕也抓不准青道的这个打者到底瞄准的是什么球路吧。”

    “嗯,这才是棘手的地方,我觉得啊。。。”

    “咻”

    “啪”

    “坏球,四坏球,保送!!!”

    在观众们刚刚议论起来时候,球场上,也似乎由于被白州纠缠的有一点烦闷起来了,控球上出现了一丝问题。

    连续的两个坏球。

    直接四坏球,保送了白州。

    这让那群还在扮演预言帝的观众们纷纷哑然,虽然有猜到是这个结果吧,可这个也太快了吧?

    很好,就是要这样,局势还在我们手中,不断的,一点,一点的去给他们施加压力。

    相对于片冈监督这一种比较放松的心态。

    另一边,西寺乡监督眉头就是紧皱起来,一人出局,一二垒有人,又一次轮到了上位打线,这才只是第四局啊,在这里要是出问题的话,对于西邦高中来说。

    是无法接受的。

    内野中间守备,警惕短打,绝对不能让跑者轻易的推进垒包。

    “一棒,游击手,仓持君。”

    警惕短打是么?

    仓持眉毛一扬,嘴角露出了一抹坏坏的笑意来。

    同时,垒包上的泽村和白州都是摸了摸帽檐,全身做好的起跑的准备来,这让一旁的一二垒手都露出了紧绷的神色来。

    这一局里,他们西邦高中面临危机,一旦雪崩的话,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

    首球,西邦高中投捕选择了谨慎的外角球路。

    “咻”

    “乓”

    试探性的进攻,仓持跨步而来,手中的球棒用力的甩动起来。

    猛烈的撞击声响起。

    小球弹射而出。

    “界外!!!”

    这个角度还是很刁钻的啊。

    仓持扶了扶帽檐,重新握好了球棒。

    跑者没有动的气息么?这个家伙完全就是要强攻的样子。。。

    谷中眼睛一眯,不管怎么样,最起码要在球威上压制住,这样的话,哪怕这个家伙想要触击都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谷中在内心里暗暗的想着。

    下一球,变化球,内角,在这里,让他动摇一下。

    谷中手指在底下轻轻一动。

    奈良越点了点头,在其左腿将将抬起,手臂甩动时候,垒包上,白州和荣纯眼中同时闪过了一缕精光。

    紧绷的身躯瞬间炸开。

    二人同时朝着下一个垒包迅速奔跑而去。

    “盗垒!!!!”

    “咻”

    白光耀现,金属球棒在阳光映射之下,散发出了森冷的光泽。

    青道高中的强袭,开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