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0章 分析和忌惮
    ps:感谢恶鬼童鞋,雪人童鞋打赏。

    保送,是棒球比赛的一种战术。

    是完全符合规则的合理手段,哪怕你一直使用这个战术获得胜利,在规则上都是允许的,可实际来说,这个战术,是不能乱用的,况且,你总不能一辈子都靠保送所有队伍的四棒来获胜?这是不现实的事情的。

    某些队伍的打线强大可不是就体现在一个人身上的。

    郁荣高中自然不是这样的队伍,佐藤所提出的保送,也是视情况而定的保送,并非无条件的保送战术,并且绝对是属于进攻性的保送,这个和敬远保送有着绝对的本质区别,当年缺德的事情可是给了所有队伍选手以及监督一个非常深刻的记忆,况且少年的热血自尊也不允许佐藤投出完全敬远的保送球路来的,夏目监督自然清楚,只是由于佐藤的话语稍微有些偏离了基本问题,夏目监督觉得自己有义务要提醒一下。

    一支打线的核心实力,终究还是体现在三棒到五棒的清垒打者上。

    这是代表着这一支队伍的最尖端力量!!

    “是。”不仅仅只是佐藤,其余众人也都是在夏目监督话语落下后,沉声答道,他们明白这一句话,也是夏目监督在告诫他们的。

    “不过,佐藤你的思路是没有错的,想要彻底压制青道高中的打线,是不可能的,如果我们队伍只有你们一个投手的话,这一场比赛的胜负或许没有开始就决定了,当然,少了你们两个其中的一个,我们也走不到今天这一步,我们决不自谦,但是也不会自大,这一点,是自身要认识清楚的。”夏目监督轻声说道。

    “是!”

    郁荣高中说到底,在自我认识上,是做的最好的队伍之一,或许从某些程度来说,称为第一都不为过,他们能够很清晰的认识到自己的不足,用长处去弥补自己的短处,而且也从来不掩饰自己的短处,这便是这是队伍的优点之一。

    也是他们这几年以来,能够连续打入甲子园,乃至于在春甲打到决赛的缘故,签运是一部分,实力也是一部分,而这种自我认知,随时随地都会进行自我更新的心态也是极其重要的一部分。

    “保守一点估计,失分要控制在四分以内,我们取胜的概率才会大,青道高中的投手阵,你们也看到,想要从他们的手中大面积拿分,尤其是那个一年级左投,可能性实在太低了,不过好在,横学战,这位左投先发了七局,西邦战里,也是投了将近六局,第一场比赛也是全程在左外野守备,就体力,精力来说,必然不可能完全处于巅峰状态,这便是我们的一个机会,而那个豪腕投手,控球力明显是个问题,对付他,就必须要在一轮打线里就抓到他的球,并且不能给太多的机会,最好第二轮打线就击垮他,或者逼他下场,三年级王牌,听说最大的问题是在于心态上的问题,还有直球的疲软,今年春季大赛,关东大赛上表现出来的数据,就很好的证明了这一点,而另外一名二年级的侧投,上场数据太少,无法进行确切的分析。”

    在夏目监督说完警示话语后,一旁的郁荣高中的助教便是拿出了一大堆数据来,很是严肃的对着夏目监督,以及在场的众人将目前青道高中四位主力投手的概况简单的介绍了一下。

    “其中,最需要警惕的便是一年级的左投——泽村荣纯,球速最高值135km,均速大概控制在133km上下,重点在于其vingball以及看不见放球点的特殊投球姿势,根据收集来的资料显示,站上打击区的打者,肉眼看起来,球速要比旁观快了许多,大概可以增加4到5km的肉眼观察落差的样子,控球力良好,可以精准的将球投到四个边角,怪癖球特性,让其直球,在本垒处会有细微的变化,目前来看,大多数是属于不规则变化,投手本身都无法控制,决胜球便是变速球,卡特球,其中还有一种,似乎是独属于泽村荣纯的变化球,在横学战以及西邦战里都有用出来,不过录像上根本无法看出球种是什么,只能根据调查来的数据显示,在接近本垒时候,有上浮的变化,近似于内飘球一般,听说还会有细微的减速变化,以上都是属于建立在推论的情况下,没有实际的数据,是无法证明。”

    郁荣高中的助教一口气将投手阵里,最需要警惕的泽村荣纯的资料全部介绍了出来。

    愈介绍,就让在场的众人眼神愈发凝重起来,尤其是佐藤和木村二人,都无法想象这样的一个投手,居然还只是一年级啊,泽村荣纯这个家伙的上限也太高了,球速还有提高的可能,控球力也一样,纵使其他都没有变化情况下,实际球速达到140km以上,控球力能够有九宫格控球的话。

    高中阶段恐怕都要处于没有几个人可以对抗的地步了吧?

    当然,如果让他们知道荣纯已经开始刻意磨炼,乃至于建立一套独属于自己的投球体系——numbers的话,恐怕会更加震惊了。

    “135km,加上特殊姿势的话,就要求是要当做是接近140km的直球来应对了啊,这样还是有点棘手呢。”队长柳下皱着眉头说道。

    “重点是那个特殊的变化球,在对付佐野的首次打席上就用出来的是那一球吧,看录像,放球点似乎是可以勉强捕捉到,不过,握法还是完全看不到,速度太快了,时间也太短了,而且,这个投手偶尔的直球还故意是露出放球点来,大概就是为了混淆打者,也不能用这一点做来判断了,不然,后果是很惨痛的。”木村摇着头说道。

    “勉强抓到球路,适应一两个打席后,可以试一试。”身为队长,并且还是四棒的柳下沉声说道,他自付,佐野修造都要第二次打席才能抓到球路。

    那么,他的话,完全抓住球路恐怕不太行,可要是勉强跟上的话,柳下自认为还是有几分把握的,至于能不能轰出去,那就看老天给不给面子了。

    “所以,控制失分是一个很关键的一点,你们明白么?”夏目监督用着肃穆的表情说道。

    “四分,这是一个分割线,不是说超过了四分,我们就不无法获胜,而是说控制在四分后,我们获胜的概率会大一点,这是一场苦战,但是,只要拿下来,那么,面前就是一片坦途,优胜就是近在咫尺了。”夏目监督沉声说道。

    “是!!!!”

    理智的分析,充分的准备,八强赛前瞻,青道,郁荣,都是在加紧备战当中,赌上通往四强,乃至于决赛的唯一门票。

    两所豪门,势必,血拼到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