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8章 决赛之耐心的比拼
    新田幸造监督的自信。

    是很有底气的自信,一个连投的投手,决赛还先发,常理推断来说,越到比赛后半程,可寻觅的空隙必然是会变多起来,至于对面的其余三个主力投手,老实说,新田监督现在真没有放在眼中。

    二年级侧投川上宪史,根本没有上场,可以忽略不计。

    三年级王牌实力是有的,可看过青道高中比赛的队伍,都知道该如何来对付这个王牌,一轮打线或许有些麻烦,新田监督却自有办法去对付,一年级的豪腕投手降谷晓,看起来属性比本乡正宗还要好一般。

    可在配件上,太差,太差了。

    现阶段的降谷晓根本就没有和本乡正宗比拟的资格,新田监督更是不在意,也就是说只要正面击溃了泽村荣纯,这一场比赛的胜利,他们巨摩大藤卷高中就可以说是稳操胜券了,首局的一分是意外,接下来的话,想要再从他们巨摩手中拿分,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新田监督的那淡然之中带着自信的话语。

    也是让板凳席里,巨摩高中的选手们纷纷露出了一抹笑意来。

    的确,不就是比拼耐心么?

    他们巨摩高中最不缺的就是耐心了,比赛才只是中盘,他们巨摩高中有的是办法将比分扳平,乃至于反超逆转。

    “你觉得如何?”

    “就整体来说,已经超越了很多同龄投手了。”

    “嗯,而且最难能可贵的还是一年级,到三年级期间,还有两年成长期,未来很值得期待。”

    “光光眼下表现出来的实力,就已经不输于大部分三年级王牌了,实力是一部分,最重要的可培养的潜力还很大,还有那心态方面,很沉稳,看起来也是一个很聪明的投手。”

    “呵呵,两年后估计要抢破头吧。”

    “那是很远的事情了,而且谁能知道这两年内能发生什么事情,我到是也还挺好看,青道和巨摩的那两位豪腕投手,那个球速就是天生的才能。”

    “唔,那倒也是啊。”

    “而且论左投的话,东京不是还有一个目前来说是最强的左投么?”

    “你是说那个东京王子?嗯,那个家伙的话,明年恐怕也是很可怕啊。”

    “今年稍微差了一点,没有什么很厉害的投手,不过打者上,到是有好几个很值得抢一抢的苗子啊”

    “西邦的那个怪物,现在青道的这个四棒,还有桐生那个四棒王牌,还有。。。”

    “哈哈,总感觉这两三年都会是一个丰收年的样子啊。”

    “就怕到时候大老板们都要抢破头咯。”

    “那和咱们有什么关系,我们做好该做的事情,该调查的调查好,该报告的就报告,剩下的,就看大老板咯。”

    “呵呵,那倒也是哈。”

    在观众席前排之处,七八名着装考究的中年男子在比赛进行到了中盘时候,都纷纷开始交头接耳起来,这一群人也是在这个球场里,最不关心比赛胜负的一群人,在他们眼中,最重要的是选手个人的表现,比赛的结果至多是一个参考值。

    选手能够在比赛里表现出什么样的价值来。

    才是他们的看重点。

    因为,他们可是各个职棒球团的球探,他们才不关心到底哪一支队伍取胜,哪一支队伍称霸全国,他们只在意队伍里哪一个选手值得他们去考察,哪一个选手的表现达到乃至于超出他们的预期。

    马上就是十月份的选秀大会了。

    这些东西,可都是必须提前做好的,而且,不仅仅是今年选秀大会,明年,后年,只要是很有潜力的选手,都可以提前进入观察名单。

    这可是重中之重的事情。

    很显然,泽村荣纯的表现,纵观整个夏季大赛以来,已经被纳入到了这群眼光刁钻的球探眼中了,在他们眼中,泽村荣纯是很有潜力在未来成为一个可以撑起一支队伍的王牌存在。

    前提是这两年都是正常成长。

    对于这一点来说,大多数的球探都还是持着乐观看法的。

    “第四局下半,青道高中的攻击,四棒,一垒手,结城君。”

    已经是第四局了,对方还有三个主力投手。

    讲道理,现在的局势看起来对青道似乎很有利一般,可是这样一种僵持的局面,荣纯内心里总是有一种很不详的感觉。

    “队长,这里就拜托你了啊。”

    荣纯目光盯着球场上,结城哲也那宽厚的身影,在内心里暗暗的想着。

    征询的目光,金源田野看向了自家板凳席里。

    新田幸造监督神色不变,淡淡的点了点头,金源田野便是内心里有数了,按照原计划,那就是说,不需要留手什么的了,在这里全力出手,击垮对面打线,然后在计划的时间里换投,将守备节奏牢牢控制在手中。

    本垒处,金源田野以及投手丘上井口岳斗都是同时点了点头。

    打击区上,哲队似乎可以感应到这样一股不同的氛围笼罩过来,眉头不由的轻轻一皱。

    “playball!”

    主审裁判一声令下,一抹寒光奔腾而出。

    “咻”

    就在这里,咆哮的气息。

    哲队瞳孔里闪过了一缕淡淡的寒光,踏步而出的身形。

    “唰”

    全力甩动起来的球棒。

    丝丝寒意袭来,让本垒处的金源田野都不由的瞳孔猛然一缩。

    “乓!!!”

    预料之中,却又在预料之外的一声巨响响起。

    “咻”

    闪烁而出的白光。

    金源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

    “啪嗒”

    急速飞驰,不可阻拦,越过了半空的小球,毫无阻滞的来到了三垒之外,落入到了看台之上,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响声而来。

    “界外!!!”

    虽然是一支很明显的界外球,可这一球的位置,还有那个力量,果然,这个打者,才仅仅一个打席,就完全抓住了井口的球啊。

    金源田野的瞳孔里闪过了一抹凝重的忌惮神色来。

    上个打席就是如此,如果不是运气比较好的话,恐怕就已经是被得手了,这个打者,实力太可怕了一点了。

    井口,球路控制低一点,尽量避开长打的可能性。

    考虑一会之后,金源还是打算在这里选择比较保守一点的守备投球,不管怎么说,守备的节奏还算不错,没有必要一定要强行带节奏。

    那样的话,对于他们巨摩一方来说,未必是好事情。

    谁能沉得住气,谁才有最后去摘取桂冠的资格。

    在北国那凛冽的寒冬历练了两年半后,巨摩的选手们都懂得这样的一个道理,那便是,拥有耐心的人,才有资格去拥抱胜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