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 决赛之决不后退
    在一球拿下了西英雄的出局数后。

    面对二棒打者的谷中,荣纯更加没有手软,第一球仍旧还是强势的内角直球,由于在旁侧,被卡特球威慑到的谷中,在面对第一球的内角球。

    仅仅133km速度不到的直球时候,出现反应迟钝的巨大失误,空挥第一个好球数到手,御幸敏锐的感知到了谷中的状态问题,不给他丝毫调整的机会,迅速发动的强攻,第二球对角线的外角球路。

    迅速追逼了谷中。

    随之而后,第三球的决胜球,虽然有一点强求的球路,可御幸还是要求让荣纯投出了五缝线球,固然由于状态缘故,荣纯没有很好的将这一球控制在完美球路里,可阵脚大乱的谷中也是无法抵抗这一球。

    被荣纯迅速的拿下了三振出局数来。

    “啪”

    “好球,打者出局!!!”

    先手制人,在第六局上半里,御幸似乎一改之前的配球,快攻的姿态,连续拿下了巨摩大藤卷高中的一二棒次,主导权,再一次被青道高中强势握在手中了。

    泽村,你这个家伙啊。

    本垒处,反手将手中小球甩向投手丘方向后,御幸的瞳孔里不由闪过了一抹特殊的光泽来,没有想到,在这里,荣纯的球居然可以有这样一个表现。

    虽然不是最佳的一球。

    可有这样的集中力,已经是很难得了啊。

    天生的王牌资质么?这个家伙。

    御幸看着投手丘上泽村荣纯那扬动的身影,不由在内心里暗暗的想着。

    “好球!泽村。”

    “就是要这样啊,泽村君。”

    “荣纯君,上啊。”

    “青道,青道,青道。”

    在牛棚处,正在热身的本乡正宗眼神阴翳的看了一眼在投手丘上的泽村荣纯的侧影,瞳孔里映衬出来的是一抹极其不愉快的神色。

    三垒侧,巨摩大藤卷高中的板凳席里。

    看到荣纯居然在这一局里状态还有所回升,新田监督眉头不由一皱,本来都以为这个投手差不多该到极限了,可没有想到居然还能撑到现在,都第六局了,如果真的拖到最后面去,他们巨摩大藤卷高中都无法打出一个破口来的话。

    那对于他们来说,真的是很失算啊。

    “三棒,左外野手,井口君。”

    可恶的小子,都到这里了,就给我乖乖的下去不好么!?

    井口带着凶厉的表情,恶狠狠的眼神看向了泽村荣纯,在这一刻,这一位一年级左投的身影,真的让井口越看,越是不愉快,区区一个一年级的小鬼,凭什么会有这样的安定感?这样的一个稳定的表现!?

    实在是太可恶了啊。

    “咻”

    抬手时刻,耀动的寒光。

    井口带着满心的怒气挥动了自己手中的金属球棒。

    “唰”

    那在风中呼啸的音爆声,在这个瞬间,恍如炸响在了整片天地之中一般。

    “乓!!”

    一声强有力的响声随之响起。

    “咻”

    光华乍现,朝着三垒的方向飞驰而去。

    三垒处,增子透脸色一变,迅速的朝着边角的方向猛扑过去。

    “砰”

    一阵尘土扬起。

    随之而后的轰鸣声,那侧身而过的球影,闪烁过球套的场景,也是让荣纯和御幸等人都是神色一变,幸而的是在下一秒,边裁响起的声音,让青道所有人都是松了一口气。

    “界外!!”

    在力量上,还是不能小瞧这个家伙啊。

    荣纯抹去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迹,神色郑重的想到,既要保证球威和尾劲,又要在细节上控制好球路和角度。

    每一次的挥臂投球,都要考虑到极致的地步。

    费力,更加费心。

    可以说,目前青道高中的四位主力投手里,能够在连投的疲劳积攒之下还能够在比赛的中盘里有这样的表现,也唯有荣纯一人了。

    降谷晓就不说了。

    丹波光一郎也够呛,在这样的重压之下,这样的压力之中,丹波光一郎能不能撑过第二轮打线都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了。

    而看着荣纯在投手丘上这样的一个姿态。

    或许降谷晓只是期望,只是羡慕。

    或许川上宪史习惯了替补,习惯板凳席,也不会有多大的内心想法,顶多就是有些羡慕和憧憬,可有一个人,绝对是不同的想法。

    那便是,身为三年级的背负着王牌背号的丹波光一郎。

    此时此刻,在板凳席里,丹波光一郎的脸上上露出的就是一抹极其复杂的神色来,在这一刻,他真切的感受到一种极其莫名的落空感,那身后的背号就宛如是在赤果果的嘲讽自己一般,一个空头的王牌存在。

    “真的很不甘心啊。。。”

    落寞的神色,紧握着栏杆的双手,那暴起的青筋,随之而后化作了一声无奈的叹息声,他知道,在这一刻,自己是无法代替那个少年在场上的身影。

    不因为其他,仅仅只是因为,自己没有那么可靠。

    仅此而已。

    “咻”

    “乓”

    “砰”

    “界外!!!”

    又是一击强有力的内角直球,这一刻,荣纯可是没有丝毫的心思去在乎板凳席里那一位落寞王牌的想法,荣纯自己都已经是有些被逼到绝境的感觉了。

    内角球的强势,下一球的外角缓和,哪怕是在这样的明显球路变化之下。

    “乓!”

    “砰”

    “界外!”

    井口还是可以紧跟着荣纯。

    就连荣纯在直球而后投出的变速球,仍旧是被井口蹭到了球棒的边缘,轰出了界外之去。

    在第三轮打线的这个时候。

    对方的这一位王牌三棒是实打实的抓住了荣纯的球路了。

    哪怕是没有办法很好的敲中球心,可的的确确有咬住荣纯的直球了,变化球里,变速球,都可以勉强跟上了。

    实在可以说是,相当棘手起来了。

    五缝线球,明明是在这个时候最好的选择,可在控球上,荣纯现在自己都无法保证可以切实的投入到好球带里的。

    可以说,这一球的风险要远超以往了。

    在抉择上,真的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可就在这个时候,本垒处的御幸,似乎可以看穿荣纯内心的想法一般,那轻轻摆动起来的手指,在本垒处映入到了荣纯眼帘的暗号。

    荣纯瞳孔不由猛然一缩。

    在下一秒,荣纯嘴角却是微微一扬。

    御幸前辈,果然这才是你的风格了,虽然说,我更喜欢克里斯前辈的球套,可唯有你,才是更加会让投手燃烧起来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