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4章 决赛之怪童的天秀
    干净而又锐利的外角直球。

    当那一声沉闷的响声响起时刻,御幸的瞳孔里便是流露出了极其肃穆的表情而来了,这个一年级的投手,绝对不简单。

    这是这一刻,御幸内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嚯嚯,这就是巨摩的豪腕投手么?”

    “151km,看起来,球威很足,球路也很稳定的样子。”

    “嗯,就目前来说,感觉是要比青道的降谷晓稳定许多啊,尤其是这个控球力。”

    “难怪能够被新田监督当做是主力救援投手呢。”

    “必须啊,有这样的实力,重点是,这个心态,啧啧,还真是不像一年级的投手,话说,这几年以来,每一年都有一些出色的一年级选手在全国大赛里冒头啊,尤其是投手这个位置。”

    “现在,重点就是要看,这个一年级的小鬼头到底可以将青道打线压制到什么地步去了啊。”

    初登场的犀利首球,本乡正宗的那冷静姿态下狂暴的攻击,顿时让观众们都是眼前一亮,青道高中一方更是提高了最大的警惕心。

    看到那个球速和稳定的球路。

    片冈监督都做出了指示,让一垒的增子透不要轻举妄动了,毕竟,增子透的那个体格真的不适合盗垒,按照这个投手的球速。

    快速球必然是更加可怕。

    盗垒失败,打击就太大了一点了。

    “嗯。”

    在看到了片冈监督的指示后,一垒处的增子透,愈发的靠近一垒垒包,几乎就是没有离开多少距离了。

    第二球,还是外角,这一次,投到高位来。

    金源田野充分利用起本乡正宗那出色的控球力。

    总是将球套摆在了微妙的位置上,这个球速,这个控球力,一旦可以在边角地带决胜负的话,超过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打者,想要出手,难度都是极其之高的了。

    剩下的百分之十。

    也不是说想要出手就可以出手了。

    “咻”

    扬动的手臂,本乡正宗那猛然甩臂踏步的姿势。

    下一秒,一道凛冽的寒光,再一次奔腾而出,此刻,咆哮在天际一般。

    赫赫的气息。

    那蓦然炸响在耳际的音爆声。

    亮烁的寒光。

    这个球路!?

    本垒处,金源田野瞳孔猛然一缩,露出了一丝有些难看的神色来,本乡这个家伙啊!!

    可在这个时候,已经来不及改变什么了。

    那飞驰的寒光已经在这一秒,迅速逼近来到了本垒之处。

    打击区上,御幸左脚猛然踏出,手中的球棒剧烈甩动起来。

    “唰”

    “乓!!!”

    一声剧烈的响声响起。

    那忽闪忽暗的亮光,在那球棒上抖动起来。

    手持金属球棒的御幸在感受着球棒上传递而来的震动,脸色不由微微一变,明明都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了,可这个球威,这个尾劲,实在是有些超出了御幸本身的预料之外了。

    最重要的是,这一球的球路判断。

    御幸出现了罕见的失误了。

    不,应该说,御幸原本是判断正确的球路,在这一次,他碰到一个有些反常的家伙。

    “咻”

    有些把持不住的御幸。

    在角度上的偏差导致无法真正施力的结果,便是,这一球很明显的弹射而出。

    糟糕了!!!

    御幸瞳孔里闪过了一抹不太好看的神色来。

    “砰”

    狠狠砸在了地表之上。

    巨摩大藤卷高中的三垒手一个撤步,在小球将将弹射在地表上还未反弹到边界线之前,迅速的拦截下了这一球。

    “咻”

    甩向了二垒方向。

    “啪”

    旋即而后,是一垒的垒包。

    “啪”

    “出局!”

    “双杀,三出局,攻守交换!!!”

    仅仅两球,本乡正宗便是迅速的拿下了垒包上的增子透,以及打击区上的御幸一也,三出局,结束掉了本局青道高中后续的追加攻势。

    简单而又粗暴!!!

    “哦哦哦,仅仅两个直球,巨摩大藤卷高中便是再一次扳回了局势,一年级本乡正宗,成功拿到了双杀,三出局,双方,攻守异位!!!”

    “好球,本乡”

    “哈哈,就知道你小子可以的。”

    “要继续啊,要继续啊,接下来就全靠你了啊,本乡。”

    “让青道那群家伙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豪速球吧。”

    “正宗,加油啊。”

    解说台上主持人那高亢的话语,巨摩大藤卷高中一方的那欢声雷动的模样,让青道高中一方那原本热烈的氛围稍微被削减了一丝。、

    可恶,有些小瞧这个投手的球威了,还有那个球路,居然能够控制到那么精妙的地方么?

    换场时刻。

    御幸深深看了一眼本乡正宗的背影,咬了咬牙,瞳孔里闪过了一抹遗憾和不甘的神色来。

    如果刚刚能够再稍微偏差一丝。

    或者换一个角度,可以更加方便施力的话,这一球的结果就会完全不同了,可惜,没有如果这样一个可能了。

    三垒侧,巨摩大藤卷高中板凳席里。

    “你是在和什么置气么?”新田监督看着走下场来的本乡正宗,眉头陡然一皱,语气淡淡的说道。

    一旁原本还打算笑着欢呼本乡正宗的那些二三年级的前辈们顿时面色一滞,讪讪然的闭上嘴了。

    “没有。”本乡正宗仍旧还是一副淡漠的表情,轻声应道。

    “哼,那就最好,比赛还有三局,一分都不能丢掉,我不管你是如何想的,但是,在球场上,就必须要以队伍至上考虑,明白么?”新田监督的神色平静,话语之中带着丝丝严厉的语气。

    本乡正宗右手不由一紧。

    “是,我知道了。”

    最后,也还只是吐露出了这么简单的五个字来。

    一垒侧,青道高中板凳席里。

    “刚刚的两球?”

    御幸回到板凳席里后,青道高中的众人,包括荣纯,哲队等人都是用眼神看向了御幸。

    片冈监督神色淡淡的开口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很快,而且球路都很稳定,很难出手。”

    御幸抿了抿嘴唇,脸上带着肃穆的神色说出自己的判断来。

    “是吗?那么,接下来的三局,刁钻的球路可以大胆的放弃掉,比赛已经到终盘了,裁判的判定会越来越严格起来,没有必要冒险的球路,可以放弃,半吊子的挥棒只会让对面更加猖狂罢了,我们现在是领先着,不需要着急。”

    三比一,青道高中掌握着绝对的优势。

    在最后的终盘三局对抗里,片冈监督选择了稳妥的守备和进攻战术,已经到最后关头了,任何的失误都是必须要避免的,哪怕是一如进攻**强烈的片冈监督,在这最后的关头,也难免在内心里变得有些求稳起来了。

    “是!”荣纯,哲队,御幸等人自然是很清楚片冈监督的想法。

    而且,重要的一点也是由于,荣纯的状态是在肉眼可见的下滑了,不论是球威,尾劲,还是控球力上,接下来的三局守备压力,恐怕是前面六局的两倍还要夸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