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1章 因为,我是王牌啊!
    “最后选择的是快速指叉球,巨摩一年豪腕投手,在第八局下半,仍旧展现出了非凡的统治力,三上三下,在追平比分的这一局里,这一位一年级的投手保证了己方获胜的概率,双方以着同分的局势,迎来了最后的战斗!!!!”

    “卧槽,没有想到,第八局,双方的立场瞬间互换啊。”

    “看起来是同分的样子,可是不用说,都知道,青道是处于下风了啊。”

    “而且,第九局,固然是下位打线,可是泽村的那个情况,不知道能不能撑得住啊。”

    “是啊,相反过来,本乡正宗那个家伙,完全就是处于绝佳状态啊。”

    “六四开吧,如果拖入到延长赛的话,恐怕就是七三开,不,或者更低了呢。”

    “在投手阵上,巨摩一方是压倒性的优势啊。”

    “可惜了,青道哪怕是有三个主力投手在板凳席里,可偏偏这个时候,继投又是风险更大的存在。”

    “哪怕是在泽村球数已经超过120的当下,继投都是必须要慎之又慎的事情啊。”

    “换人不行,不换也不行,二者的选择都是具有风险的当下,不知道青道的片冈监督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一步,只要哪怕是走错一步,青道就game over了啊。”

    第八局的精彩的攻防战结束的当下,看台之上,那压制不住的数万观众嘈杂的议论声顿时蔓延在了整个甲子园球场之上。

    对于他们来说,第八局,真的是一个很意外的一局呢。

    在二出局情况下,青道居然会被追平比分了。

    这样以来,不需要多说,巨摩肯定是掌控了当下的主导权了,不敢说巨摩必胜,可在概率上,想必来说,大多数人都是在这个时候看好巨摩了。

    无独有偶。

    只要是看到那在板凳席里,大口喘着粗气,满头大汗,脸色略带苍白的荣纯的身影时刻,每一个人都是会不由自主的冒出这样一个念头来的。

    因为,青道守备的核心,已经是濒临油尽灯枯的地步了。

    这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事实!!!

    一垒侧,青道高中板凳席里。

    此时此刻,板凳席里,青道的选手们正在做着最后的上场前准备。

    而此刻,在大多数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片冈监督也是罕见的瞳孔里流露出了一抹犹豫的神色而来。

    “监督。。。。”

    一旁太田部长张了张嘴巴,犹豫着喊出了这么两个字来。

    在另一旁,有所察觉到异动的御幸以及克里斯等人都是露出了一抹异样的神色来,平时如同木头一般,此刻却是心灵透彻的降谷晓更是眉毛一扬。

    望着泽村荣纯的侧脸以及片冈监督的身影,双手不由捏紧起来。

    那瞳孔里流露出来的神采。

    是名为渴望的神采!!!

    只是,这样一种渴望,在这个时候,是抵不上任何作用的。

    因为,实力,代表了一切。

    随后,片冈监督便是坚定的摆了摆手,那双眸里闪动的是一抹决绝的神色来。

    “御幸,泽村,这一局,还是交给你们了啊。”

    那低沉的话语,代表着是身为总教练的绝对信任,也是一种沉甸甸的认可之感。

    荣纯的双眸里闪动着别样的亮光。

    和着御幸同时狠狠的点了点头,沉声应道。

    “是,监督,我们明白的。”

    “出来了!!”

    “哦哦哦,还是那个家伙么!?”

    “泽村荣纯!”

    “第九局的投手丘。”

    “果然还是要交给他啊。”

    “最后的战斗,在这第九局的舞台之上,青道全体所信任的,所托付的对象,那站立于投手丘之上的,仍旧还是这一位青道高中的绝对主力,一年级左投——泽村荣纯!!!!!”

    所站立的地方,就是战场。

    就是,自己所一步都不能退却的圣地!!!

    “呼。。。。”

    紧闭的双眼,缓缓的睁开,荣纯吐出了一口浊气,那双目之中清澈的瞳孔,映衬着那打击区上,北国暴君的冷漠面孔。

    同时代之间,强投与强投的最激烈的交锋。

    “第九局上半,巨摩大藤卷高中的攻击,六棒,投手,本乡君。”

    眼前的敌人。

    是自己必须要击倒的存在,自己是绝对不能够在摘取那胜利的桂冠之前,倒在这种地方,唯有优胜,绝不相让!!!

    “playball!!!”

    第一球,内角直球,既然都到这个地步了,就不要去在乎对方的战术目的了,最重要的是将我们自己的节奏控制好。

    御幸的双眸里跳动过了一抹寒光。

    那在底下比划出来的暗号。

    投手丘上,荣纯郑重的点了点头。

    没错,自己只要做到自己该做的事情,那就足够了,胜利的第一步,就是要去选择相信自己啊。

    “轰!!!”

    踏动的右腿,即刻而起的手臂。

    此刻,风起云卷。

    “咻”

    耀光一闪之际。

    奔腾的气息,突如起来。

    直插本垒而去。

    内角直球!?

    这个家伙!!!

    打击区上,本乡正宗脸上露出了一抹宛如是暴怒的是神色一般,脚步蓦然踏动。

    手中的球棒用力的甩动起来。

    “唰”

    金属球棒在空气之中摩擦的风暴声起。

    那瞬间炸裂的响声。

    象征着,本乡正宗这一位投手那可怕的臂力。

    残影略显。

    那白光飞驰时刻。

    错位而过,球棒落空之际,小球径直而入。

    “啪”

    一声清澈的响声响起。

    “好球!!!”

    “哦哦哦,首球,强势的内角直球攻势,好球!!!”

    可恶,可恶,可恶。

    为什么你就不能老老实实的倒下去呢!!!!

    本乡正宗那一脸凶厉的神色,直视着投手丘上的荣纯,宛如是即将要爆炸的炸药桶一般,那蔓延开来的气息,是令人如此的惊惧。

    一旁的御幸双眼微微一眯。

    手指再一次一动。

    内角的吊球,可以偏出一些。

    暗号的契合。

    荣纯的沉着。

    “咻”

    抬手时刻。

    一抹亮光在这里飞驰而出,凛冽的气息,再一次乍现。

    “唰”

    舞动的球棒。

    恍若是倾泻着打者的怒火一般,躁动而又浓烈。

    “乓!!”

    坏球!?

    本乡瞳孔一缩,脸色的神色愈发的难看起来。

    “咻”

    “砰”

    “界外!!!”

    很好,就是这个节奏,泽村,不需要过多的控制,面对他们的下位打线,可以放轻松一丝,下一球,就直接解决掉他吧。

    正中央的变速球。

    不需要太多的控制球速落差,只要能够投出来!!!

    你就一定可以!!

    “咻”

    拿下这个打者!!!

    “唰”

    “啪!!!”

    延迟而来的小球,如同停滞的空间,那映衬是本乡正宗那震怒的神色。

    悦耳的乐曲随之响起。

    “好球,打者出局!!!!”

    高亢的响声,好似是礼炮一般,在这个球场之上瞬间炸响。

    “哦哦哦哦,好球,泽村”

    “干的漂亮啊,泽村,一出局!”

    “可以的,可以的,你可以的。”

    “上啊,荣纯君。”

    “青道,青道,青道。”

    变速球!?这个家伙,居然还能够握住球么!?可恶,可恶,可恶!

    本乡正宗那如同是在孕育着怒焰一般的双眸,在恶狠狠的盯了泽村荣纯一眼后,猛地转身,朝着自家的板凳席返回而去了。

    “七棒,右外野手,上杉君。”

    真的是有些意外啊,这个一年级的小鬼居然可以撑到这个地步,这完全就是一个人对抗我们家全体投手阵的表现了啊。

    而且都第九局了,明明都看起来摇摇欲坠的样子了,却总是差一点的样子。

    刚刚那个变速球,居然还能投的出来。

    这才是一年级吧!?

    上杉踏上了打击区后,手中球棒轻轻敲了敲地上的本垒板,望向投手丘荣纯方向的视线,流露出了一抹钦佩的神色来。

    在这个情况下,哪怕是对手,上杉在此刻,在内心深处里,也是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了对荣纯的佩服心理来。

    “不过,比赛毕竟是比赛,我们是绝对要在这里击倒你的!!!”

    上杉的瞳孔里也是闪烁出了一抹寒光来。

    握直的球棒,那森冷的光泽。

    代表着也是他们巨摩的必胜意志。

    第一球。

    变速球!!

    “咻”

    蔓延而来的气息,那固然不比之前的控球力,可仍旧还是显而易见的球速落差,让上杉有一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唰”

    全力以赴的态势。

    落差而来的小球。

    “啪”

    球棒先过,球影后至。

    “好球!!!”

    一声嘹亮的判定声起,让板凳席里的新田监督都是流露出了一抹肃穆的神色来。

    没有想到,在上一局自己得意球种被敲中的情况下。

    这一局里,居然还敢如此频繁的配出变化球来啊。

    第二球。

    耀动之际。

    从投手丘上,都能够感到那传递而来的压迫力。

    “咻”

    一代寒芒先至。

    上杉瞳孔一凝,眼帘之中映入到来球的轨迹。

    当下没有丝毫的犹豫,踏步而出。

    “唰”

    舞动起来的球棒,飞驰的球影。

    “乓”

    下一秒,一声剧烈的响声随之响起。

    光华乍现。

    一道靓丽的色彩在这里奔腾而出。

    “咻”

    三垒方向,增子透瞳孔里闪烁出了一抹异样的光泽。

    一个纵身的飞扑。

    “砰”

    擦身而过的小球,狠狠的砸在了地表之上。

    “界外!!!”

    球威没有了,角度却还是如此的刁钻,这个家伙,到底有没有到极限啊!?

    上杉豁然扭头,瞳孔里那一抹惊惧的神色是如此的清晰。

    面对着都到第九局,球数都快高达130个的泽村荣纯,第一次,上杉内心里产生一种,这个家伙有一种无法匹敌的感觉来了。

    泽村这个家伙,明明都是到了极限了,居然还能在最后爆发出这样的集中力来么!?

    御幸的双眸蓦然瞪大。

    那望着投手丘上,泽村荣纯那抿嘴神色之中透露出来的坚毅色彩。

    御幸从未有过如此的动容。

    “泽村,你未来,是真得无法预估啊,你一定能够成为真棒的王牌啊,能够和你成为投捕搭档,真得是太好了啊!!!”

    “咻”

    “啪”

    “好球,打者出局!!!”

    “又是一击犀利的外角直球,第九局上半,顽强始终,绝不放弃的信念,泽村荣纯,三球拿下了第二个打者,二出局!!!”

    跃动的身影,那是身为队伍王牌的骄傲!!!

    荣纯的卓越表现,让三垒侧,巨摩板凳席里的新田监督眉头再一次皱了起来,他真的是没有料到,这一位青道的一年级左投居然会难缠到这个地步。

    老实说,是有些超出了他的预料了。

    “石岩。”

    “是,监督?”

    在临近上场之前,新田监督陡然一个招手,将石岩召回了板凳席面前。

    那神色肃穆的表情。

    低声对着石岩说出了几句简单的话语。

    随之而后那轻拍的动作,伴随着石岩那转移到投手丘上的视线,让荣纯内心里的压力变得更加沉重起来,或许是自然,又或许是不刻意间的刻意。

    在二出局的当下。

    荣纯陡然间有些想起了上一局里那不太好的场景。

    那在板凳席的那一个男人,可是在原著里带领着巨摩三连冠的男人啊,那淡然的神色,淡漠的瞳孔,那简单的话语和动作。

    便是可以增添荣纯内心深处的那一种紧张感来。

    无言的压力,在棒球的世界里,也是有着这样的一个获胜方法之一的啊。

    “八棒,三垒手,石岩君。”

    不要在意,不要在意,泽村,已经是二出局了,上一局的情况和现在可不一样呢,保持良好的节奏,你就绝对没有问题的。

    御幸很敏锐的感知到了荣纯内心深处里一丝不自然的忌惮。

    那一抹有些僵直神态也是落入到了御幸的视线之中。

    摆出了一个轻松的态势。

    御幸嘴角噙着一丝淡淡的笑意,让荣纯的内心也顿时放松了下来。

    没错,局势是不一样的,对方也只是下位打线,自己不需要在意!!!

    “playball!!”

    首球,外角高位球,用这一球来混淆一下对方的判断。

    御幸手指轻轻一动。

    荣纯点了点头,脚步踏出,左臂用力甩动起来。

    “咻”

    一闪而逝的寒光。

    辉映的是金属球棒的冰冷光泽,耀动的时刻。

    “唰”

    极影而至。

    “乓!”

    一声刺耳的尖锐声起。

    打击区上,石岩脸皮微微一抽。

    猛然甩动之下。

    “咻”

    弹射而出小球狠狠的砸在了一垒边界线上,旋即飞驰而出。

    “砰”

    “界外!!!”

    有没有搞错啊,这个家伙不是已经快体力耗尽了么?球威是削弱了不少没错,可这个球路的精准度,拜托,手指的灵敏度没有一点问题么!?

    石岩以着一种看鬼一般的表情看向了泽村荣纯。

    “嘶。。。呼。、。。”

    第二球。

    “咻”

    仍旧还是锐利的外角攻势。

    一道寒光在这里飞驰而出。

    “咻”

    “啪”

    “坏球!”

    每一球都在细致的控制着。

    不让其偏离太多的位置。

    那左手上的青筋已然是暴起狰狞,可荣纯却仍旧还是在坚挺着自己的控制力。

    “咻”

    “乓”

    “砰”

    “界外!!!”

    细微的变化,在球威和尾劲完全被压制的当下,荣纯控球力似乎在这个境遇上达到了一个新的层次。

    让石岩无法完美的出手。

    “咻”

    “乓”

    “砰”

    “界外!!”

    恰到好处的变速球,固然球速落差不大,石岩还是在微妙之中错判了位置和球路。

    “咻”

    “啪”

    “坏球!!”

    现在的话,如果是现在的话,自己一定可以的,自己绝对可以做到的!!!

    奔腾的气势。

    猛然踏前的脚步,投手丘上,那豁然而现的气息。

    “咻”

    扬动的手臂。

    荣纯在此刻用力的甩动了手臂。

    灌注了一切的投球。

    耀动的极光,恍若长虹贯日一般,火热的温度,那锐利而又耀眼的光华。

    威逼而来。

    盛势凌人。

    石岩瞳孔陡然放大,那眼帘之际映衬出来的是那唯一的光华。

    等到了!!!内角球!!!

    咬牙的坚持,鼓足的气劲。

    在球影飞跃之际,石岩脚步猛然踏出,那转动起来的身躯,用着极大的力量带动着双臂的甩动。

    “唰”

    “乓!!!!”

    极致悦动。

    如同雷鸣一般,那响彻在全场的轰鸣声,炸响在天际的白光,此刻,全场观众的心弦再一次被牵动起来。

    二出局的当下,巨摩再一次捕捉到了泽村的球路。

    那飞跃起来的白光,似乎是带着无可匹敌的气息一样。

    能出去么!?能出去么!?

    “哦哦哦哦哦哦哦!?”

    全场观众都在此时此刻发出了惊呼声来,那目光所及之处,望着那跳动闪烁而出的白光以及那本垒处起跑的石岩的身影。

    所有人都是瞪大了自己的双眼,目不转睛。

    “咻”

    要出去了!?

    和上一局一样!?

    然后被逆转?然后,在这里战败?

    不,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自己来到这里,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到底是为什么才来到这里的,停下来啊,给我停下来啊。

    停滞的零点一秒。

    狰狞的面容。

    那飞跃的身影,带着决绝的意志。

    从那投手丘上跃动的背号。

    “绝对不会让你穿过去的!!!!”

    心中的怒吼,荣纯此刻心灵通彻一般,那跳跃起来的身躯,甚至的右手球套,在那千钧一发之刻,拦在了小球飞驰的正上方之上。

    “啪!”

    一声清澈的响声响起。

    那闪动的情景,映衬的是石岩那蓦然收缩的瞳孔。

    “接。。。接住。。。接住了!!!!!最后的关头,泽村荣纯挺身而出,拦下了这一球,没有穿越过去,以着自己的身躯为盾牌,第九局上半,泽村荣纯,拿下第三个出局数,三上三下!!”

    “三出局,攻守交换!!!”

    “哦哦哦哦哦哦!!!!”

    “卧槽,这都拦下来了,这个小子的反射神经太惊人了吧?”

    “感觉就是一开始就预估好了一般啊。”

    “太可怕了,实在是太可怕了啊,这样的一个集中力和判断力。”

    满是尘土的队服,那大汗淋漓的额头,喘着粗气的荣纯的身姿,顿时引爆了全场的欢呼声,青道高中的板凳席里都发出了癫狂的欢呼声来了。

    映衬的是巨摩一方那无奈摇了摇头的场景,

    这都被拦下来了,那就是没有办法了呢,新田监督眉头一抖动,都还是微不可闻的摇了摇头,仅有的是本乡正宗那一抹愈发阴沉的表情了。

    “哈哈哈,干的太漂亮了啊,泽村。”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啊。”

    “泽村君!!!”

    “魂淡泽村,太刺激了啊。”

    回到板凳席里后,荣纯迎来了前辈们那肆意的喜悦的场景。

    “好球,泽村。”克里斯前辈露出了一抹温和的笑容来,片冈监督也都是轻轻的点了点头,露出了一抹激赏的神色来了。

    “你很好的完成了你的职责呢。”

    “是!!!”

    “接下来就是我们的回合了,四棒开始的这一局,让我们给他们来一个大礼包,结束比赛吧!!!”

    “哦哦哦哦!!!”

    三垒侧,巨摩大藤卷高中板凳席里。

    “没有得分就算了,延长赛,是我们有利,对方那个投手,必然是到极限了,我们是不需要着急的,明白么?”

    “是!!”

    新田监督仍旧还是一副淡定的表情,在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还不经意的扫了一眼身旁的本乡正宗一眼。

    本乡正宗故意撇开了视线,不与之对视。

    “另外,等下的打席,直接报送那个四棒。”

    新田监督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本乡正宗豁然扭转过头来,那捏紧的拳头,那个神色,都已然是在赤果果的诉说着他内心的不满了。

    可新田监督却丝毫不为所动一般。

    “这是队伍的战斗,你要明白,本乡。”低沉的话语,那面无表情的姿态。

    让本乡正宗内心不由一寒,捏紧的拳头缓缓的松开。

    “是。”

    随之而后吐出的那一个字,却也是让在场的所有巨摩选手都是松了一个口气,真的是怕这个小子在这最后时候和监督拧起来呢。

    “那么,上吧。”

    “是!!!”

    “第九局下半,青道高中的攻击,四棒,一垒手,结城君。”

    “上啊,结城。”

    “队长,这里就拜托你了啊,来一支大的吧。”

    “最终回,拿下来吧,青道。”

    “一发入魂啊。”

    淡定的表情,沉稳的姿态,在本场比赛,唯一一支本垒打打者——结城哲也,他的上场,就是会带来一种前所未有的厚重感。

    那一份自信的气息,就是青道高中一方所信赖的地方。

    只是,接下来的场景,却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不,或者应该说是在情理之中的预料之外。

    “咻”

    “啪”

    “四坏球,保送!”

    明晃晃的四坏保送。

    哲队那愕然的表情看了一眼投手丘上那明显一脸不愉快表情的本乡正宗后,无奈的摇了摇头,扔掉了球棒,朝着一垒垒包的方向小跑而去了。

    “保送!?”

    “这么果断的保送那个四棒么”

    “这也是证明了巨摩一方非常想赢,很想赢,而且也很理智,知道什么样的选择才是最正确的。”

    “是啊,面对敲出过本垒打的怪物,第九局同分的情况,再小心也不为过啊。”

    “最重要的是后续的打者都是好处理的对象啊。”

    “咻”

    “乓”

    “啪”

    “出局!!!!”

    嘈杂的议论声,对称是球场上,仅仅两球又是一次被封杀出局的增子透。

    巨摩那炸裂之中冷静的处理方式。

    让青道高中有一种难以严明的难受感袭来。

    “六棒,捕手,御幸君。”

    必须说,新田监督的战术指挥很果断,也很正确,在第九局下半的这个场景下,的确是没有必要去冒任何的风险。

    拿下切实可以拿到的出局数,这便是巨摩的战斗方式。

    “咻”

    “啪”

    “好球,打者出局!!!”

    可恶,被耍了,居然全部都是指叉球么!?

    再一次挥棒落空的御幸,瞳孔里闪烁着是一抹压抑的怒色。

    仅仅五球。

    巨摩便是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两个出局数了,而哲队却依旧是只能困锁在一垒垒包上,无法动弹。

    面对这样的场景,全场观众都不由的发出了一丝丝叹息来。

    真的是一点机会都不给青道高中啊。

    真不愧是能够从北海道那样的地区一路杀到决赛的黑马队伍啊,不仅仅是实力,更是智慧啊。

    “七棒,投手,泽村君。”

    果然是一个厉害的家伙啊。

    荣纯的那苍白的脸庞之上流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那踏着轻盈的步伐走上打击区的身影,视线对上时候。

    荣纯在内心里不由闪烁出了这样的一个念头来。

    本乡正宗,同时代之中,在那个时空里,毫无疑问是no.1的存在。

    那个时空里,夏天挡在了稻实的面前,春天拦在了青道的面前。

    而现在,则是挡在了他的面前。

    “playball!!!”

    还是一脸熟悉的阴沉表情呢。

    荣纯神色定定的站在了打击区上,那嘴角之处若隐若现的一抹淡淡的笑意。

    “咻”

    飞驰的寒光,那踏动飞扬的尘土。

    “唰”

    “咚”

    “好球!!!”

    恍若是在宣扬着绝对实力的碾压一般。

    本乡正宗那居高临下俯视视线,直逼着打击区上的泽村荣纯。

    你是敌不过我的。

    世代的最强,只需要一个就够了!!!

    本乡正宗的双目微微瞪大,嘴角浮现了一丝狞然笑意,高抬的右腿,那挥动的手臂似乎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一般。

    所以,你就在这里退场吧!!!成为的最强的人是我!!!

    “咻!”

    一道极光一闪而逝。

    荣纯神色平和,双目似乎没有了焦距一般,就那样淡淡的看着前方,似乎在透过本乡正宗的身影望着那湛蓝而又旷远的天际一般。

    天好蓝啊。。。。这是夏天啊。。。属于我们的夏季。。。

    复杂的东西我不懂。

    只是。

    我知道的是,想要成为王牌的器量,自己是为了什么才来到这里的。

    是为了那唯一的顶点。

    所以,不想要让他完结,不想在这里止步!

    “唰!”

    荣纯猛然的踏步,极光辉映,其景耀跃。

    要退场的人!!!

    是你啊!!!

    内心呐喊迸发而出的力量。

    那空耳而响的绝世轰鸣之声,炸裂的瞬间,漫天光华,如此绚丽,映衬着那所有人静默的场景。

    “乓!!!!!!!!”

    静谧,就宛如世间的一切都停滞了一般,整整可以容纳数万人的阪神甲子园球场都在那一刻集体失声了一般。

    “咻”

    所有人都仅仅只是呆呆的望着那飞驰的极光,蓦然间敲击在了那象征着本垒打板的计分板上。

    “咚!”

    就宛如是敲击在每一个人的心头一般,所有人都是愣愣的望着眼前一幕。

    望着那仅有的少年高举的握拳的右臂,和那几近撕心裂肺一般的呐喊声!

    “再见本垒打!第九局下半,七棒,一年级生左投,泽村荣纯的一击!自己失去的分,自己来挽回,这堪称惊艳的卓越一击,为这场艰巨的拉锯战画上了休止符!”

    “130球的热投,最后的本垒打,是泽村荣纯,为青道,摘取了这真正的王者之冠!”

    “获胜的是,王者!!!!青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