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8章 现实很骨感
    九球,豪迈的三个三振数。

    降谷晓在第一局上半的表现里,彻底的展露出了属于王者高中的应有风范,那未来成为强投应有的风采,也在这一刻,若隐若现了。

    “真是美妙的投球方式啊,这样的投手,就应该是一队的王牌存在啊,只是有些可惜了,在青道这样的队伍里,注定是无法成为王牌啊。”

    板凳席里,落合教练看着走下场来,一脸淡定神色中略带一丝兴奋的降谷晓。

    在内心里点了点头后,又再一次摇了摇头。

    从夏季大赛开始关注青道高中后,落合博光就一直为降谷晓这位投手感到可惜了,毕竟,这样的一个极具潜力的投手,一般来说,不管在哪一个强豪名门,都是要被当做王牌来培养对待的啊。

    可偏偏在青道高中。

    却是出了一个比降谷晓更加具有天赋,更加变态,更加可怕的投手——泽村荣纯。

    这大概就是进错学校的感觉吧。

    落合博光叹了一口气,望着那从左外野方向小跑回来的光辉身影,不由在内心里默默的想着。

    “哇,很粗暴的样子啊,降谷。”

    “本来就是强硬派的投手嘛,虽然说对手实力差了点,不过一年级有这个表现,已经是很出色了啊。”

    “不能太早下定论啦,才第一场比赛,第一局而已啦。”

    “哈哈,也是啦。”

    “难道是泽村的活跃表现刺激到了降谷嘛,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啧啧,感觉降谷成长起来后,想要从咱们青道手中拿分,恐怕是很难的事情了吧。”

    “嘿,你这么一说,还真有可能啊。”

    “哈哈,未来,真的很值得期待啊,新队伍。”

    “嗯嗯,是啊,今年的秋季,要努力啊,青道。”

    第一局上半,降谷晓的出色表现,让观战的群众们纷纷都是眼前一亮,比起夏天来说,保持了强硬态势的降谷,明显在控球上有了更加圆润的地步了。

    能够很好压低球路的豪速球。

    这样的威胁力,可不是一般的高啊。

    等到降谷晓的控球力达到大成后的话,光光直球,降谷晓就可以ok掉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打者了啊。

    那样的未来,真的可谓是未来可期啊。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打线了啊。

    不知道这正赛的首战,青道打线,能否给众人带来期待之中的表现啊,望着球场上,已然是准备就绪的青道高中打线九人众。

    四周的磕瓜群众们纷纷都是报以更多的瞩目视线了。

    “第一局下半,青道高中的攻击,一棒,游击手,仓持君。”

    二年级的王牌,擅长的球种是曲球吗?

    嗯,盯着首球。

    一来就打!

    站上打击区的仓持,瞳孔里闪过了一抹寒光,在内心里暗暗的想着。

    对于青道高中所有人来说,这一场比赛,赢,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他们想要的结果就是有效结束比赛。

    如果连这样的队伍,都不能提前结束比赛的话。

    他们又有什么资格和实力去再一次争夺那个巅峰呢!?

    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却是很骨感,这一句话,不仅仅是针对于豊崎高中一方,似乎,对于青道高中来说,也是同样适用的。

    急于一开始便打开局面的青道高中。

    在第一局的攻击里,显然也是进入到了僵局当中。

    “playball!”

    “咻!”

    “唰!”

    “乓!!!”

    作为先头打者的仓持想要利用自己的脚程优势来上垒,奠定后续的进攻节奏。

    可惜,进攻积极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是,判断错时机,就是错误的选择了。

    过于急躁想要在首局就表现出自己的仓持,首球便是对着坏球出手。

    敲出了一击左外野方向的高飞球来。

    在仓持不太好看的神色之中。

    “啪”

    被豊崎高中的左外野手稳稳的接住,接杀出局了。

    “出局!”

    或许,是因为三年级离开后,四周的议论,让青道高中这一批新队伍的成员,哪怕是其中的原主力选手,外表看起来比较沉着冷静,可内心里却变得有些焦躁起来。

    那一种迫切的想要证明自己的焦躁感。

    蔓延在了全队之中。

    我们要证明,哪怕是失去了三年级的前辈,青道依旧是王者,依然是那个可以制霸全国的强豪。

    带着这样的一个心理。

    进行的第一场比赛,在心态上,出现了微妙却有些致命的偏差了。

    没有出现片冈监督担心的自大,傲慢的问题。

    却出现了这样一个同样致命的问题。

    “咻”

    “乓”

    “砰”

    “界外!!”

    仓持出局后,二棒的小凑春市到是比较冷静的处理自己的打席。

    敲中了第三球的外角直球,登上了一垒的垒包。

    可惜,随后的前园健太那糟糕的大力挥棒打击,完全就是被豊崎高中投捕玩弄于鼓掌之间,投手正面球。

    偏偏还是弹地之后再落入到投手球套里。

    逼迫着小凑春市必须进垒。

    “咻”

    “啪”

    “出局!”

    先传二垒,后传一垒。

    “双杀!”

    “三出局,攻守交换!”

    让众人为之吃惊,豊崎高中为之高兴,青道高中板凳席,片冈监督以及落合博光皱眉的场景发生了,第一局上半。

    青道高中的攻击。

    居然也止于先头三个打者,无法将打顺轮到四棒的御幸上。

    这样的一个堪称是戏剧性的首局攻击,不仅是没有达到围观群众的期待上限,反而是打破了他们的下限认可了。

    要知道,这可是一所都立高中啊。

    而且还是一所私立差劲的都立高中,青道高中不要说得分了,居然在首局里仅仅只上场了三个打者,这让众人都有些无法接受了。

    这种可谓是骨感的现实。

    “真是不知道为什么要把那个人放到清垒打线去啊,纵使只是预赛,也不能这样做啊,如果是我的话,这个前园健太,我连先发都不会考虑,除非他能够完好的去掌控他的力量,不过,纵使是那样,也是安排到下位打线去,这个打者,在打击的技巧上,太过于粗糙了,这种蛮干的类型,根本就不是值得雕塑的原石呢,不,原石都称不上啊。”

    板凳席里,落合博光捻着自己的小胡须,望了一眼身旁脸色冷峻的片冈监督。

    脑海里不由回想起昨天早上,在和片冈监督讨论预赛先发安排的场景。

    不由摇了摇头,瞳孔里闪过了一抹略微讥讽的神色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