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3章 有些嚣张的龙套
    九月下旬。

    青道高中球场,在今天,在这里,青道高中将迎来属于自己的第三场预赛比赛,只要赢下这一场比赛,就可以顺利的挺进十月开始的秋季大赛的正赛了。

    青道高中a面操场。

    此时此刻,在球场中央,两队的选手都已然是进入到了板凳席里,做着赛前最后的准备,球场四周老规矩,还是聚集了诸多的观众以及媒体记者们。

    一垒侧,青道高中。

    三垒侧,则是来自西东京地区的略有名气的私立学校——成翔高中。

    听说,在今年的夏季大赛里,也算是赢下两场比赛,打入到了第三回战的学校,对于一般的学校来说,在西东京这样的激战地区,可以打入三回战的队伍,可以说得上是一所不错的队伍了。

    当然,这仅仅只是针对于一般的学校而言。

    相对于青道高中来说,这样的一所学校,是根本不值得一提的。

    这是很多人的看法。

    几乎所有人都觉得,这一场比赛,结果必然还是青道高中完虐成翔高中,挺进正赛,这样的想法,是众人的共识。

    而仅有荣纯一个人知道。

    在前世原著里,青道高中可以说是在这一所学校身上吃尽了苦头了,由降谷晓四坏球引发的血案,青道高中所有人,似乎全部都不在状态上一般。

    首局丢掉了四分。

    还接连导致了接下来打线的自我毁灭。

    面对区区成翔高中,居然到了第七局才追平了比分,让四周观看比赛的观众们都纷纷替青道高中捏了一把冷汗了。

    就光光是这一点。

    就足以让荣纯对成翔高中有别样的深刻记忆了,这一次,可不会想原著里,给成翔高中这样的机会了啊。

    尤其是对方的那个嚣张可恶的麻子脸监督。

    那夕阳的背景之下,在青道高中发表的那一番发言的场景,荣纯发誓,他绝对不会忘记,这一次,今天,一定要让着所谓成翔高中知道一下,天有多,地有多厚了。

    球场之上。

    荣纯站立在板凳席之外。

    望着不远处似乎还带着兴奋表情的成翔高中选手们,荣纯瞳孔里闪过了一抹寒光。

    在内心里暗暗的想着。

    等一下,可不要哭鼻子啊,成翔的小少爷们!!!

    没错,今天的比赛,正是由泽村荣纯首发的比赛,在今天早上的战前会议上,片冈监督宣布的先发阵容里。

    荣纯终于不用去守左外野了。

    而是作为先发投手的身份登场,这也是荣纯作为青道高中王牌的身份第一次出场的正式比赛,当然,托荣纯的福。

    青道高中背负左外野先发背号的麻生尊前辈。

    也总算是泪流满面的拥有了出场的机会了,要知道前两场,只有自己这位先发背号的选手只能眼巴巴的坐在板凳席里看着比赛。

    麻生尊内心里别提有多别扭了。

    现在终于等到荣纯去投手丘,将左外野让出来,麻生尊都快感动哭了。

    只不过的是。。。

    荣纯回望板凳席里的余光,在瞟了片冈监督一眼后。

    还是露出一抹吃惊的表情而来。

    荣纯并不是作为一个普通的投手先发的。

    想起早上时候,片冈监督说出那一句话的场景,荣纯现在还历历在目,内心的震动有那么一点无法消除呢。

    “三棒,投手,泽村荣纯!”

    “清垒打者们?没有想到,居然还能打清垒打席啊。”

    荣纯低声嘟囔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没错,片冈监督,在这一场比赛里,不仅仅是将荣纯放到了先发投手的位置上,更是将荣纯调整到了清垒打者的位置上去了。

    其他棒次的话,到是没有什么变化,就是白州健二郎调整到了五棒

    前园健太则自然就是被移出了清垒打者的序列了。

    调整为了六棒。

    片冈监督在思虑了许多之后,终究还是没有采纳落合博光的建议,因为,他还是比较看好前园健太的未来的。

    只不过,清垒序列是不能让前园健太担任了,目前他的实力,还是不足以撑起这个重任,

    先发还是给前园健太保留着。

    至于以后,前园健太有没有实力重返清垒打线,那就要看他自己后续的发挥了,毕竟打顺这种东西,永远都是靠自己的实力和战绩来争取的。

    片冈监督的考量,这一位猩猩前辈自然是不会理解的,在今天早上真正得知了自己被移除出了清垒序列的时候。

    那个瞬间,恍若雷劈一般。

    这让这一位猩猩前辈,今天一个早上的脸色都是一副僵硬的,又要保持笑容那一种奇葩的样子。

    嗯,你可以想象一下,那一种,猩猩,或者狒狒,强颜欢笑的那个场景,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这样让四周的那些前园的队友们,仓持,御幸,荣纯等人嘴角都不由的微微抽搐了一下。

    实在是,前园前辈的表情,太过于微妙了啊。

    “呵呵,三棒王牌君,久违的投手丘,感觉如何呢?”

    就在这个时候,板凳席里,已然穿戴好捕手护具的御幸一也,带着一抹戏谑的笑意走了出来,笑着对荣纯如此说道。

    “感觉?感觉非常棒吧。”

    荣纯嘴角那微微弯起的弧度,丝毫没有掩饰此时此刻,他那内心里兴奋的心情,不仅是因为终于可以先发投球了,也是因为自己被监督任命为三棒的缘故。

    这是板凳席里,片冈监督对自己的信任。

    不管是那一点来说。

    荣纯此刻,都是很值得高兴的时候了。

    “御幸前辈,今天,我有一个很棒的想法!”

    荣纯眼角微微一翘,露出了一抹好看的笑容,只不过,这个笑容,在御幸眼中,咋就有那么一点怪异的感觉呢。

    三垒侧,成翔高中板凳席里。

    那荣纯极为讨厌的麻子脸监督,也是在做着战前最后的指导准备,也必须说,这一位龙套监督,还真的是可以说是很有自信的吧。

    或者说,是自信到了一种有些嚣张的地步了。

    “啪啪啪,不要担心,不要畏惧,对方虽然是夏季的优胜队伍,但是,主力队员几乎都退役了,现在的成员也都是二军提拔上来的,而我们,在夏季之后留下了绝对主力,并不是没有战斗的资本,况且,看见没有,在前两场比赛里都没有上场的王牌,在今天不仅要上场,而且还是先发,这说明了什么?对方很重视我们,他们,对我们也有畏惧,所以,我们并不是没有赢的机会,努力啊,胜利,就在眼前啊!!!”

    麻子脸监督不知道他内心里是咋想的,可这表明上,真的还是表露出了一副,对胜利势在必得的样子。

    而受到自家监督鼓舞的成翔高中的选手们。

    也没觉得自己监督哪里说错了,毕竟,的确,荣纯在前两场比赛都没有登场,偏偏在今天登场了。

    不管真实理由是什么,反正成翔监督将这个事情往这个方面去扯,也似乎不是什么不行的事情。

    “哦哦哦哦哦哦!!!”

    总之就是那么一句话。

    成翔高中全体上下,还真的就是充满了信心了,真的就是认为他们是可以和青道高中一争高低的。

    这一种莫名来由的自信。

    讲道理。

    如果按照荣纯来说的话,那就是,龙套就要有龙套的自觉。

    太嚣张的话。

    可是会无法收场的啊!!!

    “列队!”

    “敬礼!”

    “请多指教!”

    秋季大赛,地区预赛,最后一场,青道高中对阵成翔高中,两支气势同样昂扬的队伍,战斗,正式开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