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9章 帝东战之不服输的小太阳
    荣纯那单纯直接的碾压方式。

    的的确确在某种程度上让帝东高中的选手们倍感压力,毕竟不是说好的雨天会影响投手状态么?不是说好的变化球不好掌控,盯准直球就可以了么?

    固然,眼下的现实,和一开始说好的都不一样。

    但是,这也是棒球的乐趣之一,况且,他们是谁?他们是常胜军团——帝东高中,这样区区一个小挫折,他们帝东高中,是绝对不会因此而动摇自己内心的。

    “太阳,宪刚,要忍耐住,明白么!?”冈本监督目光扭转到帝东投捕,尤其是向井太阳身上,这一句话,大多还是朝向井太阳说道。

    “是,监督,我明白的。”向井太阳扶了扶帽檐,嘴角带着一抹淡然的笑意,轻声答道,他当然清楚自家监督话里的深意。

    不逞能,不冒进,绝对不上头,保持自己的风格和节奏。

    敌人就在自己眼前。

    自己又怎么能够止步不前呢!?

    一定要坚守住自己的信念。

    “太阳。”

    似乎也是注意到了向井太阳那不平静的内心,乾宪刚轻轻拍了拍小太阳的肩膀,沉声说道。

    “啊,不要担心的,乾前辈,我很清楚自己现在应该做些什么。”

    比赛才刚刚开始啊,就算荣纯真的比他要强很多,可终究比赛还没有结束,就算个人比不上,只要赢下比赛。

    那么,他就是胜利的一方。

    不服输的倔强小太阳。

    在这一个时候,爆发出了愈发激昂的斗志而来。

    “第三局下半,青道高中的攻击,九棒,右外野手,白州君。”

    顽强不屈,矢志不渝。

    向井太阳,在这样的局面之中,仍旧能够保持着自己的风格,贯彻自己的棒球信念。

    “playball!”

    雨季的侵袭,同龄投手之间的威压,还有那青道打线咄咄逼人的态势,并没有击垮这一位帝东高中的王牌。

    坚定的步伐,果断的挥臂。

    “咻”

    那闪烁在内野上空的亮光。

    映衬出来的是独属于向井太阳的意志。

    “乓”

    “砰”

    “界外!”

    哪怕是力量和技巧都兼具的白州健二郎,面对这样水准之下的向井太阳,都会觉得极其的难缠起来了。

    不管是球路的刁钻,还是球威本身以及尾劲。

    向井太阳的直球加上那三维控球,还真的是能够给大多数的打者带来压力。

    第一次的打席。

    白州健二郎都无法真正的适应住向井太阳这样的投球风格。

    因为,他总是在刀尖上跳舞一般。

    能够让打者对球路判断产生微妙的偏差,就这一点来说,真的是让青道高中除了那黄金搭档之外的其他打者感到不好受了啊。

    “咻”

    “唰”

    不好了!?

    白州脸色一变。

    “乓”

    跃动的小球,闪烁之际。

    猛烈的撞击声响起,那手掌心里传递而来的感觉让白州内心里很清楚,自己这一击绝对失手了。

    也正如白州自己所料那样。

    弹射而出的小球。

    “咻”

    “砰”

    砸在地表上,溅起一阵水花,旋即朝着一二垒中间的位置弹射而出。

    被帝东高中的二垒手稳稳的囊入到了球套当中。

    “咻”

    “啪”

    “出局!!!”

    随之而后。

    轮到青道高中上位打线,第二次踏上打击区的仓持洋一,仍旧是无法从这一位小太阳的手中占到丝毫的便宜。

    完全认真起来,不服输如同一头犟驴的小太阳。

    所发挥出来的力量。

    仓持真的是无法抵抗,尤其是在这样的雨天之下,小太阳控球力居然还是如此的可怕,根本就没有受到天气影响一样。

    而且,也完全看不出有被本垒打之后留下的后遗症。

    在这种情况下,仓持的弱点就暴露太清晰了。

    面对小太阳的投球,真的是无法应对。

    “咻”

    “乓”

    “砰”

    “界外”

    每一球的刁钻的位置,仓持都只能是无力的应对,完全就是处于下风,三球迅速追逼了仓持后,随后绝不浪费球数的思想。

    一记意料之中的螺旋球,仓持强硬出棒。

    三垒方向滚地球。

    帝东高中的三垒手,也是反应极其迅速的处理掉了这一球。

    正面拿下了仓持出局数来。

    让这一位青道高中的猎豹大人一脸阴沉的表情走下场去了,这让板凳席里的荣纯都是不由在内心里暗暗摇了摇头。

    仓持前辈平常还是太相信自己的脚程了,在力量,技巧上的欠缺有些明显,最关键的是,在选球能力,也算不得一流。

    当然,仓持洋一作为游击手,在内野的守备能力上,绝对是堪称整个日本顶级的存在,可是,作为一名野手,而且还是一棒的存在,其安打率也是极其重要的。

    仓持一向以来都是以着自己的脚程优势来保证上垒率。

    若是真的刨除掉了仓持的脚程优势的话。

    不要说先发了,估计连一军都进不了啊。

    不管是之前夏季赛里的强敌,还是眼下的帝东高中里仓持的表现,就连板凳席里的片冈监督和落合教练都是露出了一抹肃穆的思索神色来了。

    “哦哦哦,很干脆的动作啊。”

    “没有丝毫多余的动作,真不愧是有铁壁之称的帝东高中啊。”

    “这样的话,青道高中也是有点难受了啊。”

    “嗯,分差仅有一分,双方的中盘战,比赛的结果还远远不好说呢。”

    “关键就是打席能不能轮下去啊。”

    “唔,的确是呢,如果在这里,打席能够轮到泽村君吧,那就不好说了啊。”

    “二棒,二垒手,小凑君。”

    本来还以为首局荣纯君的本垒打,可以直接打击到这个投手,没有想到,这个投手的心理素质这么好呢,居然还能够如此精密的控球,这控球力,大概就只有之前的那个杨舜臣略强一点吧。

    小凑春市稳步踏上了打击区,扶了扶自己的帽檐,那粉色刘海之下的灵动双眸,注视着投手丘上的向井太阳,忍不住在内心里如此想到。

    复杂刁钻的球路,这个太难出手了。

    嗯,这个打席,就彻底放弃低球吧。

    那样的球路,加上这个投手本身的球威,自己的木质球棒是无法承受的,除非自己能够完美的抓住球心。

    小凑春市的眼中闪过了一抹淡淡的亮光,在内心里瞬间做出了如此决定,双手也是略微握长了一丝手中的木质球棒。

    另一边。

    蹲捕的乾宪刚,双眸看了一眼身侧的小凑春市后,眼眸之中也是闪动过了一抹淡淡的异色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