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0章 帝东战之铜墙铁壁
    “太阳,对付这个打者,不需要耗费太多的技巧,直接用力量压制这个打者就可以了,木质球棒,不抓住球心的话,是很难有成效的。”

    第一局的对决里,乾宪刚固然是可以看出小凑春市在打击技巧上细腻的天分,似乎也有那种掌控木质球棒的力量,但是,这个力量相对于青道高中清垒打者三人来说,是显得有些薄弱,甚至于,在乾宪刚眼中。

    小凑春市还缺乏那一种可以真正掌握木质球棒的力量,小凑春市是属于技巧性的打者,对付这样的打者,最佳的选择,就是在力量上压制住。

    “嗯。”

    向井太阳脸色肃穆的点了点头。

    伴随着那震动的迈步挥臂动作,那淌过的雨滴划过帽檐,狂风之中,骤击。

    “咻”

    一抹亮光在这里飞驰而出。

    闪烁的寒光。

    在雨中疾驰,凛冽的气息扑面而来。

    打击区上,小凑春市,刘海微微扬起,双眸之中跳动出了一丝别样的火花。

    “唰”

    竭力甩动起来的球棒。

    小凑春市,按照上一个打席的经验,在姿势和角度上做出了细微的调整。

    可惜的是,这个球路的判断,仍旧还是偏差了一丝。

    “啪”

    外角侧上方的位置,将将避开了挥至的球棒,钻入到了身后乾宪刚的球套当中,发出了一声清澈的响声而来。

    差了大概半个球位的位置么?

    小凑春市眉头紧皱,这一会是上浮了一些,三维空间的控球力,还真的是很棘手啊,荣纯君能够在首次打席就对这样的控球轰出本垒打来。

    还真的是厉害呢。

    想到这里,小凑春市就是忍不住看了一眼神色淡淡的蹲坐在打击区里的荣纯一眼。

    绝对要把打席轮下去。

    只要能够轮到荣纯君和御幸前辈,就一定可以得分。

    小凑春市紧握球棒的双手愈发用力起来。

    第二球,外角偏下位置,投到这里来。乾宪刚目光一闪,神色不动,手指在底下再一次轻轻一动比划到。

    “咻”

    抬手之间,耀光再一次闪烁而出。

    飞驰的寒光。

    映入到春市眼帘之际。

    外角?偏低球路,这个位置?很微妙!

    春市双眸里闪过了一缕犹豫的神色,可正也是这个犹豫,春市目送了这一球,落入到了乾宪刚的球套当中。

    “啪”

    “好球”

    什么!?这个居然是好球么?

    春市脸上露出了一抹愕然的神色来,而在不远处打击准备区里,荣纯的眉头则是微微一皱,他发现,春市似乎有些被带入到帝东投捕一方的节奏当中去了啊。

    这样的话,是对春市自身来说相当不利的,他没有很好的去发挥自己的长处。

    下一球,同下行位置,略微偏外一点。

    乾宪刚可以说是很好的把握住了小凑春市的心理变化,并且决不给春市任何喘息的机会,攻击的浪潮是一波接着一波。

    “咻”

    这一次,再一次耀动在天际的白光,映入到春市眼帘之际。

    春市咬了咬牙,果决的踏出了自己的步伐。

    “唰”

    手中的球棒用力甩动起来。

    以着前面挥棒的经验,再一次对自己的打击角度和姿势进行了细微的修正。

    零点零一的误差。

    这是小凑春市竭力想要做到的地步。

    可惜,这一球的结果仍旧还是落入到了乾宪刚的圈套当中。

    “哒”

    小球和球棒相撞时刻。

    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而来,那球棒之上传递而来的感觉,让春市很明显的知道自己并没有真正抓住球心的这个事实。

    “咻”

    “砰”

    偏高的打击,让小球向下朝着内野地表弹射而出。

    狠狠砸在地表之上。

    固然春市已然是将自己的力量完全释放出来了,可是没有抓住球心的这一击,木质球棒的效用就远不如金属球棒。

    弹射速度固然快。

    可是帝东高中的二游反应速度更快,一个交替的拦截,由二垒手梶山完美的截下了这一球,飞传一垒,成功拿下了春市的出局数来。

    “啪”

    “出局,三出局,攻守交换。”

    “好球,太阳,就是这样保持下去吧。”

    “很好,很好,已经压制了哦,太阳。”

    “拦截很漂亮,梶山。”

    “帝东,帝东,帝东。”

    雨天也不能够动摇的守备能力,这是常年累积下来的强队经验以及那些帝东高中自己夜以继日不断的练习之后的成果。

    仅仅是攻略一个向井太阳是不够的,除非棒棒都能敲出本垒打来。

    否则的话,想要拿分,除了拿下向井太阳,还需要攻克这堪称铁壁的完美守备阵容啊。

    “本来还以为第一局就可以动摇那个小子呢,还真是有些可惜了呢。”

    板凳席里,御幸套上了捕手的布局,望向向井太阳的背影,流露出了一抹遗憾的神色如此说道,一旁的荣纯却是注意御幸那瞳孔里闪烁出来的色彩却在表面这一位腹黑队长大人并没有像他自己所说的那一半可惜呢。

    荣纯不由撇了撇嘴。

    就是一个口谦体正直的家伙。

    当然,这个话,荣纯也就是在内心里想想罢了,真要说出来的话,嗯,荣纯顿时有一种恶寒袭来,还是免开自己的尊口了。

    毕竟,祸,向来,都是口中出啊。

    不过呐,小太阳君,的确是很给力呢,这样的话,这一场比赛,应该还会有很多很多的乐趣吧,荣纯的瞳孔之中映入了向井太阳的身影。

    嘴角不由微微一弯,露出了一抹看好的弧度来。

    “第四局上半,帝东高中的攻击,一棒,二垒手,梶山君。”

    记住,不要为之前的打席所影响,还是彻底瞄准那个投手的直球,在这个天气之中,如果他胆敢过多的投变化球的话,那么失投率绝对会上升的,不要被这个投手上一局的直球气势所压制了,彻彻底底的盯准他的直球,明白了!?

    上场之前,帝东高中监督,冈本一八带着一脸肃穆的表情对着帝东高中的选手如此说道,作为强豪帝东高中的总教练。

    他很清楚眼下的局势,自己一方想要获胜,就必然是要冒一些风险的。

    直球。

    只有抓住荣纯的直球,他们帝东高中才会有获胜的希望。

    如果能够逼迫荣纯多投变化球的话,失投率上来了,他们帝东高中就有更大的机会了,至于荣纯能够在这个天气下一直保持不失投到比赛结束的话。

    那就当冈本监督没有说过这个话了。

    概率性的事件,永远都不敢说,哪一个绝对会发生,身为棒球的监督,他所能选择的仅仅就是最佳,最大概率的选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