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2章 帝东战之对策
    “咻”

    “乓!”

    一道剧烈的响声响起时刻。

    那划过天际的白光迅速越过内野上空,猛然撞击在中外野墙壁之上的场景,让全场观众都不由发出了一声惊呼声来。

    第四局上半,二出局的情况下,帝东高中,三棒打者,轰出了本场比赛,本队的第一支安打来,直击中外野墙壁的长打路线。

    二垒安打。

    “二出局,二垒有人,一分的分差,在这个局面下,帝东高中迎来了绝对的核心主力选手,四棒队长——乾宪刚,青道高中能够守住这一分么?亦或者是帝东高中借此机会将比赛扳回原点呢!?”

    “四棒,捕手,乾君。”

    荣纯望着那踏上打击区的身影,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失投了,自己居然在这个关键时刻,失投了,原本用来决胜的五缝线球,在最后出手的时候,手指滑了一下,导致失投,变成了特别好打的正中央直球,这让荣纯的脸色略微有些阴沉起来,毕竟,原本可以成功压制住三棒,结束掉这一局帝东高中的攻势的。

    却是让对方上垒,将打顺延续到了四棒上。

    这对于青道高中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啊。

    “有些太刻意去在意控球了啊。。。。”

    荣纯左手手指轻轻搓了搓,低声呢喃了一句,深吸了一口气,下一瞬,荣纯便是整理好了心情了,投手失投这样的事情,在棒球的世界里是很正常的,不管是什么选手,在他现役生涯里,都必然会有过失投的经验的。

    这不是说严重的刻意失误,而是说投手本身在控球当中,就相当的耗费精力和体力,随着比赛进程的推移,自然而然就有控球失误这样的结果出现了,大联盟最顶尖的投手都会有失投的可能。

    就更加不要说荣纯这样一个高中生了。

    而且,今天还是雨天这样的糟糕天气,投手控球本来就很难了,连续的变化球更是让荣纯手指的灵敏度出现一丝问题。

    失投,之前已经说过了,这是概率问题,发生和不发生,都是两可之间。

    现在既然发现了,能够做的,必须要做的,是如何去减少降低失投所带来的影响,而不是去追悔,叹息。

    本垒处,板凳席里。

    御幸和片冈监督,落合教练三人在看到荣纯很快就调整心态后,都是默默点了点头,御幸更是嘴角流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来。

    “不仅是实力,在心态上,也已经是一个很出色的王牌了呢,泽村。”

    御幸望向了那投手丘上荣纯的身影,在内心里默默的想起了去年秋季,初见荣纯的场景,还真的没有想到。

    那个时候,所见到的在御幸眼中仅是有所天赋的少年,仅仅一年,就可以成长到这个地步了啊。

    “playball!”

    “泽村,跑者交给我来处理,你就专心对付打者吧,只要拿下这个打者,主导权,就会再一次回到我们的手中来。”

    御幸在本垒处,脸色肃穆的比划出了一个暗号来。

    投手丘上的荣纯脸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二出局,二垒,打击区上是乾宪刚这样的打者,青道领先才一分,现在的局势就是帝东高中暂时把控住了。

    但是对应的就是,荣纯如果能够连续两次压制住帝东四棒的话。

    那么,主导权毫无疑问就会再一次回到青道高中手中了,所以说,这一次的打席极其重要。

    “第一球,外角低位球,一定要拉伸开,偏离一点也没有什么,今天的裁判对于低球的判定并没有那么严苛。”

    “咻”

    跨动的步伐,扬动的手臂。

    在暗号对上瞬间。

    荣纯的所有动作瞬间一气呵成,那一瞬,一道寒光此刻乍现而出。

    闪烁的耀光。

    那奔腾的气势,在雨季之中,是如此的迫人心弦。

    乾宪刚双目一凝,瞳孔之中映衬出那来球的轨迹,零点五秒的时间之内,乾宪刚快速的判断出了来球的轨迹。

    “轰”

    踏出的步伐,飞溅起来的泥水。

    “唰”

    竭尽全力舞动起来的球棒,那赫赫的风势,破空声起。

    耀光耀动来至本垒。

    那重重的球影,晃动的球棒。

    交错之间。

    小球偏低位置避开了迅猛挥至的球棒,钻入到了御幸的球套当中,发出了一声清澈的相声而来。

    “啪”

    “好球!!!”

    “哦哦哦,首球,选择的是外角低位的直球,精准的控球,一好球!!!”

    解说台上主持人那高亢的解说话语,衬托着球场那火热的对决氛围,观众席上,那热烈的氛围愈发的浓郁起来。

    “好刁钻的球路啊,在这样的天气下还能够如此精准控球,泽村前辈,真不愧青道的王牌,这个控球力,几乎不弱于向井前辈了吧?”濑户拓马带着钦佩的神色说道。

    一旁的奥村光舟并没有言语,只是那放在膝盖上的双手不由的微微用力捏紧了起来,瞳孔之中更是闪烁出了一抹淡淡的亮光而来。

    泽村荣纯,青道高中。

    向井太阳,帝东高中。

    两个人,两所高校,代表着两个选择,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好可怕的集中力,这样的雨势之下,这样的局面,还能如此的专注,那么,我也必须要全力以对,才能表达我的敬意啊!!!”

    乾宪刚眼神之中隐约流露出了一抹煞气而来。

    那紧握球棒的态势,带来荣纯的感觉是无边的压力。

    “很好,就是这个节奏,先用直球来压制住他,最后,用球速的落差来取胜!”

    御幸的瞳孔之中闪过了一抹寒光。

    紧咬着直球不放是吧,想要逼迫我们失误是吧?

    很好,那么,就让我们看比一比,到底是谁的耐心更好吧。

    “咻”

    “乓”

    “砰”

    “界外!”

    “咻”

    “啪”

    “坏球!”

    “咻”

    “乓!”

    “砰”

    “界外!”

    连续的内外角直球的纠缠压制,御幸在细微配球的同时,在不断的给乾宪刚施加压力,让他对直球的印迹变得深刻起来。

    不追求用直球来解决掉乾宪刚。

    对于御幸来说,荣纯现在可以选择取胜的方式太多了。

    虽然前面失投的印象所在。

    变化球的选择上,风险比较大。

    但是,对于荣纯来说,对于御幸的配球来说,没有了变化的配对的话,那么就用球速落差来取胜吧!

    在连续的强压之后。

    在差不多的事宜。

    御幸毫不犹豫的比出了决胜的暗号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