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7章 计划之外
    而且,这里发生一个和原著里最大不同的是。

    秋季大赛里,成宫鸣是以王牌的身份兼任四棒,兼任队伍队长的身份带领稻城实业驰骋在秋季大赛的球场之上。

    原本在正赛之前,队伍的队长,国友监督还是任命给原著里的福井健斗。

    在秋季大赛正赛的抽签上,也是由福井健斗负责。

    但是,毕竟福井健斗的实力无法成为一军先发正选,加上成宫鸣愈发成熟冷静,能够带领全队的姿态。

    也让福井健斗下定了决心,辞掉了队长职务一职。

    国友监督在充分的考虑了队伍所有人,也包括成宫鸣的意见之后,在秋季大赛正赛开启之际,做出了这样的一个任命安排而来。

    这是一个极其罕见的队伍安排。

    因为,不管是王牌身份,还是队长,还是四棒。

    都是一个责任极其重大的身份,将这三重身份赋予到一个人身份,无疑,这是国友监督对成宫鸣的极度认可,以及极度信任的表现。

    那无时不刻都是冷静姿态下引导全队的身影。

    让所有人重新认识了这一位东京王子殿下了,嗯,在平常日常里,还是很有傲娇,任性王子的性格存在。

    可在比赛面前。

    王子殿下,就是如此的可靠,如此的令人心生凛然了。

    去年夏季甲子园里的爆投。

    今年地区决赛的一分落败。

    两次夏季的惨痛回忆,都在不同程度上激励了成宫鸣,让他不断的朝前迈进,在这个秋天,成宫鸣无疑是比原著更加提前一步。

    朝着自己的完全体迈进了。

    纵观秋季大赛预选赛开始,稻城实业在成宫鸣的带领之下,也不同于原著里的表现,真的就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一般。

    每一场比赛全部都是五局提前结束。

    身为王牌的成宫鸣,以及同样二年级替补投手平野启二在三场预赛,两场正赛里,也是一分未丢,以着曾经东京霸主无上威严的态势。

    再一次君临东京赛区。

    就目前来说,在好事观众眼中,这个秋天,到底谁能真正取胜,还真的不好说呢。

    不仅是西东京新四大名门——青道高中,稻城实业,市大三高,药师高中的针锋相对,下一梯次里的成孔高中,仙泉高中,鹈久森高中,王谷高中这些各有特点优势的队伍,也同样不容小觑。

    一个优胜,十六支强队。

    到底谁能够最后摘取桂冠,那就只有最后的那一刻。

    才能够见分晓了。

    另一边,在结束掉了二回战后,青道高中一行人便是返回青道高中而去了,由于今天的比赛结束太快,也太轻松了一点。

    青道高中所有人几乎都有一种欲求不满的感觉。

    就干脆在球场,室内训练场里,进行自主训练了,这原本是在赛后禁止事项,在今天,片冈监督也是默认了。

    毕竟,真的今天的比赛,连热身都算不上。

    选手没有得到满足,想要通过练习来宣泄一下精力,片冈监督也是理解的。

    规矩,毕竟是人定的,而不是死的。

    青道高中室内训练里。

    “咻”

    “啪”

    “诶?你说什么?先发已经定下来了?”荣纯反手接住了御幸扔过来的小球,露出了一抹愕然的神色看向了不远处的御幸,略微提高了音调反问道。

    “嗯,是啊,之前监督就有说过,要进行投手阵的轮换,而且,二回战对手七森就不用说了,接下来的三回战对手也定下来了,是东东京地区的鹈久森高中,虽然说在夏季大赛里也取得了十六强的好成绩,嘛,毕竟是在东东京,所以,监督打算让降谷先发,毕竟那个家伙也很有培养的才能,难不成,王牌大人上场不了,嫉妒了?”

    御幸眉毛微微一挑,露出了一抹坏坏的笑容,看向了荣纯。

    这让荣纯的嘴角不由微微抽搐了一下。

    嫉妒?

    拜托,我可是担心啊好不好,尤其是原著里,降谷那个家伙在这一场比赛里打压成什么样了。

    荣纯瞳孔里闪过了一抹苦笑的神色来。

    嘴巴张了张,却发现,自己好像啥都不能说出口。

    这样的结果,还真是让荣纯想要说一句mmp了。

    “怎么了?难道你还担心降谷对付不了鹈久森高中不成?你可不能小瞧现在的降谷,我看,你要是稍有懈怠,将来王牌的背号,还真的不好说呢。”

    荣纯瞳孔飞快闪过的一缕忧色被御幸迅速的捕捉到,不过,御幸到是觉得荣纯有些杞人忧天了,毕竟就是一个东东京十六强的队伍嘛。

    详细的资料,虽然还要等渡边久志调查回来才能清楚。

    不过听说主力成员相较于夏季来说没有什么变化的鹈久森,既然在夏季大赛里止步十六强的话,以目前青道高中的人选实力配置来说,是无需担心。

    只要稳扎稳打,全力以赴,就必然可以拿下胜利来的。

    这不是高傲自大,而是一个一般论的想法,应该说,不仅是御幸,整个青道高中,大概除了荣纯之外,所有人都是这样想的吧。

    可惜,这个一般论。

    让现在的荣纯有一种,无处下口的感觉。

    “监督是已经决定了是么?”

    荣纯还是有些不死心的问道,虽然说,哪怕降谷先发,真的出现了原著里的意外,片冈监督肯定会果断换投,让荣纯上场救援。

    就问题程度来说,鹈久森高中的问题并不算很大。

    但是,如果能够将风险消除在萌芽状态的话。

    那自然是最佳的选择了。

    而且,还有一点担忧的就是,原著里,降谷晓因为逞能的缘故,左脚受伤,荣纯还是想要尽可能的避免这样的现象发生。

    就如同御幸所说,监督他们所考虑的一般。

    荣纯也不觉得一支强队,真的就靠自己一个人可以完投到底了,那样的话,不仅是对队伍的不负责任,也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真把自己玩废了话,以后的职业生涯还要不要考虑了啊。

    荣纯角度看来是自己合理的争取,在御幸的眼中,就有那么一些莫名其妙了。

    “我说,你今天有点奇怪啊,平常先发也没有见你这么争夺过吧?”御幸用着有些怪异的眼神瞟了一眼荣纯,如此说道。

    “难道有什么理由,是你非要先发不可?鹈久森高中队伍哪个家伙和你有仇?”

    御幸摸着下巴,露出了一抹考究的神色说道。

    表情,很认真,嗯,说出来话,还是那么的无厘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