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2章 交融莫过于交心
    “真不愧是御幸前辈,这么快就冷静下来了啊,我还想说能不能多看一会激动模样下的御幸前辈呢。”

    荣纯转手之间,将手中的小球轻轻的扔了过去,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轻笑着说道。

    “咻”

    “啪”

    御幸左手一转,将小球轻松囊入其中。

    “我看你是自己的恶趣味来了吧。”

    御幸翻了翻白眼,带着荣纯那熟悉的语气和语调如此说道。

    “啧啧,什么叫做恶趣味啊,这可是来自可爱和可靠的后辈君的关心啊,御幸前辈,你可不能不能这么不识好人心啊。”

    荣纯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还关心呢,我看你现在是猎奇心理大涨的时候吧。”

    恢复了以往冷静的御幸,一下子便是看穿了荣纯当下的内心想法,也的确如同御幸所说的一样,毕竟这样的御幸是很少见的。

    荣纯有那么一点猎奇心,是属于很常见的。

    但是,荣纯却也知道,玩笑要适而可止。

    尤其是在这个大赛的关节骨上,荣纯可不愿意队伍内部真的闹出了什么不可挽回的矛盾而导致队伍崩盘的事情发生的。

    之前说是内部矛盾。

    两个人都是公私分明,最后也顺利和平解决。

    但是荣纯突然想起来了,自己的到来可是改变了很多事情,成宫鸣那个家伙都可以成为四棒队长了,自家内部矛盾瞬间扩大化到无法挽回的地步咋办?别看御幸前辈很睿智冷静的样子,但是终究是个少年。

    而且在某些方面相当固执。

    前园健太就更加不用说了,单纯直接并且火爆的性格,想到什么说什么,这便是前园健太,会让人感觉很坦诚以待。

    可不好的地方也是在于。

    前园健太这样的人,很容易和别人擦枪走火。

    尤其是同龄人之间。

    在是非观念价值上,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坚持。

    荣纯意识到,这不能说是闹剧,是涉及到每一个人最本质的价值观判断问题,后面二人固然求同存异,御幸也稍微坦诚了一点,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地方,前园健太也是同样,可现在,荣纯可不敢保证。

    会和原著一样哟。

    况且,就一点来说。

    “在渡边前辈的事情上,我觉得御幸前辈的观念看法从本质来说,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在说法上是很有问题的,你尊重渡边前辈的想法,不去干涉他的选择,这从主流观点来说,是无比正确的,但是,这是建立在渡边前辈真的是来告诉你,他想要退出棒球部,前园前辈的话固然很粗糙,也很暴力,很自我的在表述自己的看法,他做法我更加不认同,可是有一点我是要站在前园前辈这边,那就是前园前辈所说的,没有问清楚,御幸前辈,你又怎么能够确定他人的心意呢?”

    也是看着御幸差不多冷静下来了。

    荣纯也知道这个时候最适合谈正题的时间了。

    特别是,荣纯很清楚,在这个事情上,御幸一也自己是有一定自觉性的。

    果不其然,在荣纯话语落下的时候。

    御幸双眼微微一动,闪过了一抹异样的神色来。

    “咻”

    “啪”

    稍微有些凌厉的球风,不同于之前的温和投球。

    荣纯一愣同时。

    迅速的伸出手去。

    牢牢的将来球接到球套当中。

    “还是有些倔啊,御幸前辈。”

    没有话语,可这个动作就是最好的回答。

    荣纯不由在内心里暗笑起来。

    还真的是有些难得见到御幸前辈孩子气的一面啊。

    荣纯很明白,御幸是一个自制力很强,并且在很多情况下都很理智的人,原著里,在和前园健太吵架后,在和鹈久森的赛事里,不就是用比较隐晦,渡边可以看到的方式道歉了嘛,说白,就是,御幸也算是一个要强的人。

    恩,从某个方面来说。

    性格上的不服输,纵使是在事后仔细考虑了前园健太的话,不得不承认前园的话语有些事正确的,却也不会去找前园健太再一次当面交谈什么的。

    他会用自己的方式去弥补自己的错误。

    而这里。

    荣纯就是在看御幸冷静下来后。

    给御幸一个台阶下。

    倔驴还是要顺着毛摸,不过,御幸并不算是绝对的倔驴,

    所以在顺着毛捋的时候。

    偶尔可以稍稍逆向捋一下。

    就这一点来说,荣纯还是将御幸的性格把握的精准无比的,最关键的地方也是在于,原著里,因为这个事情后。

    御幸甚至还产生了想要辞掉队长职务的念头来。

    荣纯觉得自己需要用比较正确一点的话语来刺激一下御幸。

    “毕竟,你是队长,不是么?监督在你担任队长之前,应该有对你说过某些话吧。”

    荣纯收起了笑容,正色看向了御幸,用着比较肃穆的语气如此说道。

    “如果御幸前辈,还是有些想不通的地方的话,我觉得你可以去找哲队谈谈。”

    荣纯知道,有些心结。

    不是其他人简单说几句话就可以开解了。

    最重要的还是当事人自己的想法。

    前世原著里,到最后也是御幸自己想通了才是如此。

    否则的话,如果御幸自己决意要辞掉队伍队长职务的话,不管是谁来说,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

    这一点上,荣纯是拎的很清楚。

    现在看起来,御幸已经算是考量很清楚明白了。

    让他再去和哲队谈谈,或许还会有更大意外收获也说不准的事情呢。

    “好。”

    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

    在荣纯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之后。

    御幸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那深邃的双眸深深看了荣纯一眼之后,半晌之后,缓缓的吐出了这么一个字来。

    在荣纯视角。

    御幸在这个时候,瞳孔之中恍若闪过了某种明悟,释然,又有一些荣纯看不透,说不准,摸不准的意味一般。

    “看来,这一次的这个事情只是一个导火索吧,御幸前辈在担任队长开始,就一直内心里存有压力,或者说某种东西在束缚着他吧。”

    望着双手倒放在背后,离去的御幸的背影。

    荣纯不由压低了自己的声音,低声如此说道。

    固然在这一世里,青道高中成功的登顶全国,没有了那种迫切需要打入甲子园的压力,也没有了片冈监督要离职的压力。

    可是,同样的是,全国优胜所带给他们的不仅仅是一种荣耀。

    更是一种压力。

    在压迫着他们。

    荣纯自己都是深有感触的,尤其是在那一天,当荣纯亲手从片冈监督手中接过那个王牌背号的时候。

    一种名为责任感的东西是如此的清晰,如此的极具压迫力。

    荣纯自己都尚且如此。

    身为队长的御幸,又怎么能够幸免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