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1章 鹈久森战之第一支
    “咻”

    “啪”

    “好球,打者出局,三出局,攻守交换!”

    在用强力曲球追逼了春市之后,最后的一球外角直球,让春市反应不及,空挥三振,第三局下半,青道高中的攻击也便是止步于此了。

    蹲坐在打击准备区里的荣纯在目视着带着笑容返场而回的梅宫圣一的身影同时,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提起了自己的球棒,也返回板凳席而去了。

    “卧槽,都三局了,青道居然还一分未得啊。”

    “这还真的是出乎意料啊。”

    “最重要的还是首局吧,那么好的机会,泽村君和御幸君都没有把握住啊。”

    “就是说啊,三垒垒包的跑者可是仓持呢。”

    “不,并不是青道打得不好,而是我们都有点小瞧了鹈久森高中的这个王牌了啊,那个球速的落差控制的很完美啊,你们不觉得么?”

    “嗯嗯,我也这么看,那个家伙的控球力,我看,和川上都差不多了吧?”

    “专门挑刁钻球路来投,话说,今天的裁判是不是对边角球判的比较松啊。”

    “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谁先破分了啊,按照这个节奏,谁先能够拿下一分,哪怕就是一分来,就可以控制住比赛的节奏了。”

    “那肯定就是青道啊,今天的降谷状态大好啊,我看,鹈久森高中现在连得分的手段都没有吧。”

    “话也不能这么说,虽然降谷的确投的不错,关键还是要看第二轮打线呢。”

    “说的也是,就看第二轮清垒打线,哪一方能够先抓住机会吧。”

    “切,开头出点小问题,但是,不影响大局,胜利,肯定还是青道的。”

    “额。。。。。。”

    观众们那形形色色的议论和神采,并没有影响到交战双方的情绪,对于青道或者鹈久森来说,现阶段的战况,都不是他们想要的。

    青道高中和鹈久森高中在这个方面是出其的一致。

    那便是寄希望于在比赛的前中期拿到优势主导权来。

    鹈久森担心的是在后续青道适应了梅宫的球路和球种后的瞬间爆发,青道高中则是需要保持自己的一个强攻节奏。

    “降谷,接下来第二轮打线了,对方肯定会针对你的球做出对应的调整,这一轮要投的更加谨慎一点啊。”

    御幸一边穿着护具,一边正色对着一旁的降谷说道。

    “嗯。”

    降谷晓仍旧还是没有什么表情的点了点头。

    “对方的实力虽然超出之前预料,不过局势还是在可控之内,先守住,适应那个鹈久森王牌的球路,之后便是我们的反攻了!”

    青道高中先发九人围成一圈,御幸右手捏拳放在胸前,沉声说道。

    “哦哦哦哦!!!”

    “第四局上半,鹈久森高中的攻击,一棒,中坚手,近藤君。”

    150km的豪速球。

    这一次,可不会这么轻易的让你过关了啊,阿梅在面对你们的那强力打线,都有这么好的表现了,作为队友,我们也必须要有所表现来支援他啊!

    先头打者,在原著里,所表现出来的脚程,也仅仅就是比仓持差一线。

    在适应了降谷晓豪速球后的第二个打席。

    他的上垒。

    也将决定着,这一局,鹈久森高中的第二轮打线,能否有所建树了。

    当然,在御幸的角度看来,最好的方式,依旧是将进攻抑制在前三棒,御幸的直感在告诉御幸,在垒包上,尤其是得分圈内有人的情况下,和那个鹈久森的鸡冠头王牌对决,是一个极其高风险的举动。

    将球路压低,注意控球。

    御幸瞳孔淡然,将球套摆在了偏低的位置之上。

    耀动之际。

    寒光飞跃。

    已经投出气势来的降谷。

    在这第四局里,同样还是如此的不可阻挡一般。

    “咻”

    “乓”

    “砰”

    “界外!”

    一球一球的强劲。

    哪怕是逐渐适应的近藤大树也必须说,一旦卸力不对,或者说偏离太多,青道这一位豪腕投手的球仍旧是难以抵御的。

    不过,机会是有的。

    这个投手的球,总是在会在投过多之后。

    出现致命的浮高!!!!

    连续四球的纠缠。

    不同于第一次打席的轻松解决,近藤大树展现出了非凡的纠缠能力来,让投手丘上的降谷晓感到了一丝烦躁的气息。

    这一位在原著里,鹈久森打线中,除掉核心人物梅宫圣一之外。

    最难缠的家伙的搬家本领终于在这个时候发挥出来。

    每一球的打击精准度。

    那轰鸣的声音,都让降谷晓内心的焦躁感逐渐递增起来。

    自己正投的爽的时候。

    你为什么就不能老老实实的三振下场呢!?

    降谷晓的瞳孔之中闪烁出了一抹淡淡的寒光。

    “咻”

    又是一道亮光飞闪而来。

    在这一道寒光耀现时刻。

    本垒处,御幸显然神色凛然,瞳孔猛然一缩。

    这个球路。

    这个飞驰的角度,在御幸看来,是一个极其危险的角度。

    “轰!”

    下一秒,果不其然。

    打击区上。

    近藤大树双眸一凝。

    脚步猛然踏出。

    来了,等了好久的浮高球路!

    “唰”

    竭力舞动起来的球棒。

    那凛冽的气息。

    森冷的寒意。

    “乓!”

    在御幸那眉头紧皱的神色之中。

    小球和球棒精准的撞击在了一起。

    纵使是把握了良好的时机和角度,降谷晓的球威仍旧还是让这一位鹈久森高中的一棒差一点握不住球棒。

    硬是咬着牙,用力甩动了球棒。

    “咻”

    小球飞跃而出。

    被球威压制的这一击,并无法飞的太远。

    但是,抓准的时机的这一击。

    还是让这一球越过了内野上空。

    中左外野处,荣纯和白州的身影在快速逼近小球,可惜,落点固然浅,在不可能做到提前预知的情况下。

    荣纯和白州也无法赶及这一球。

    在荣纯将将还差两个身位的时候。

    “啪嗒”

    一声。

    小球落在了地表之上。

    第四局上半,在比赛进入到中盘战斗时候。

    鹈久森高中终于拿到了本场的第一支安打。

    一棒打者,近藤大树,中左外野方向安打,成功踏上了一垒的垒包。

    “哈哈,好球,近藤。”

    “大树,你小子想做还是可以做得到啊。”

    “完美的一击,接下来就是我们反攻的机会了啊。”

    “上啊,继续,继续啊,宫本!”

    “在这里,拿下一分来吧!”

    因为这一击陡然躁动起来的鹈久森高中板凳席,就仿佛是已然先驰得点一般。

    那一支的安打和那欢呼的场景。

    让投手丘上的豪腕投手,露出了一抹不愉快的表情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