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0章 鹈久森战之真正的王者
    “咻”

    “啪”

    “出局,三出局,攻守交换!”

    本垒的对抗,跑垒的冲击。

    将将冲回本垒的麻生尊,在千钧一发之际,鹈久森高中的守备展现出了属于一流的守备水准来,内外野的联动。

    在本垒处,成功的触杀了麻生尊。

    加上高飞球接杀的九棒,白州健二郎。

    第四局下半,青道高中的攻击也止步于两分了,垒包之上,留下了东条秀明的二垒残垒。

    固然有些可惜,没有拿到第三分。

    但是由于上半局狂丢了四分的败落气势。

    在这半局里,青道高中已经扳回了大半了。

    四比二。

    青道高中暂时还落后两分,但是比赛还有五局,他们有理由去相信,这一场比赛的胜利,仍旧是会属于他们青道高中的。

    三垒侧,鹈久森高中板凳席里。

    刚刚换场之后。

    回到板凳席里的梅宫圣一便是毫无形象的背躺在了靠椅之上。

    “真是累死人了啊,在这一局里,一个变得比一个还积极。”

    “他们完全不对偏低球路出手了啊。”近藤大树有些无奈的说道。

    “感觉阿梅的球路已经被他们完全适应的样子了啊。”五棒打者,犬伏公太有些无奈的说道。

    “只能说,真不愧是青道高中么?”高木摇了摇头,带着感叹语气说道。

    “啪啪啪啪,这不是我们一开始就料到的局面么?唯一算漏的就是第一局,梅宫的强力曲球被提前逼出来罢了,现在都是第四局了,对方打线开始抓住梅宫的球路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接下来,才是这一场比赛真正决胜负的时候了,梅宫,差不多改变配球了吧,用守备来拿出局数吧。”

    松原南朋拍了拍手,带着温和的笑容,如此说道。

    最后一句话,将头扭转到了一旁,对着梅宫圣一说道。

    “哦,了解!”

    “记住一句话,进攻,不断的进攻,比起青道来说,就算现在是我们领先,但是也不可否认,处于劣势的一方,仍旧还是我们,只有进攻才是我们唯一的出路,也是我们唯一能够取胜的方式,去击破那个王牌的投球吧,一分,能够拿到一分的话,就绝对可以动摇到那个家伙了。”

    松原南朋那温和的话语之下,不乏决绝的语气。

    那一抹坚毅的神色。

    就恍若可以给鹈久森高中选手们带来无尽的勇气和信心一般。

    “毕竟我们才是挑战者呢,挑战者如果陷入防守的话,又怎么可能取胜呢,上啊,伙伴们,让我们再一次突破王者的守备吧!”

    “哦哦哦哦哦哦!!!”

    一垒侧,青道高中板凳席里。

    “哈哈,干的漂亮,前园,刚刚那一击,角度和时机都很完美啊。”仓持大笑着和前园健太击掌之后,笑着说道。

    “是泽村让我瞄准直球直接上的,而且,如果没有之前御幸让那个家伙不敢投纵向滑球,我也没有这么容易敲中这个直球的。”

    前园健太在这里倒是很谦虚的如此说道。

    只不过那个瞟向了御幸那一眼,带着那么一点怪异的情绪在其中。

    “看来,还是没有彻底解决嘛。。。。”

    四周这些心知肚明的家伙们,纷纷都是内心里嘀咕了这么一句话来。

    一旁的荣纯也是无奈的在内心里摇了摇头。

    说到底。

    都还是孩子嘛。

    御幸到是恍若未觉的样子。

    还是一副淡定的模样,或者应该说,御幸自身的心结已经是解开了,就荣纯所知,在自己和御幸交谈之后的第二天,御幸就去找了哲队了,嗯,这个消息,还是克里斯前辈告诉自己的,然后再加上。

    荣纯从金丸那里得知了,御幸似乎有再一次找渡边交谈的样子。

    所以,大概率是御幸这边没啥了。

    前园前辈那个家伙,还稍微有些钻牛角尖吧,不过,这都是后面解决的事情了,当下,最重要的,终究还是眼前的这一场比赛。

    “第五局上半,鹈久森高中的攻击,八棒,二垒手,西君。”

    不要去追求打那个投手的决胜球,不管是那个特殊的卡特球,还是五缝线球,都不是我们可以轻易拦截到的。

    我们的目标仅仅一个。

    那便是为了抢好球数的直球,一个投手变化球再多,用的再好,本质还是要建立在直球的运用上,这是基础。

    其中最需要忌惮的就是那个投手的加速直球了。

    在这里的话,就只能是赌一把运气了。

    全部站在打击区的最前端,按照之前模拟练习的样子去挥棒吧。

    踏上打击区的西脑海里闪过了松原南朋在赛前指导他们的战术安排,其实,面对荣纯这样的全能型投手,松原南朋很清楚。

    自家打线还是有些不够格的。

    唯一可以正面对刚的,只有梅宫一人。

    其他人,根本就都不是一个级别的。

    再多的战术,都是要建立上绝对的实力基础之上才可以实行。

    所以,在这里,松原南朋只能制定这么一个比较看运气的战术了,目标结果只有一个,那便是,在梅宫的打席之前。

    尽可能让垒包上多一些跑者。

    不管是什么手段。

    “直球,直球,直球。。。。”

    西紧握着手中的球棒,一脸凝重肃穆的表情,目光冷峻的看向了投手丘方向。

    那瞳孔之中映衬出来的是荣纯那一抹冷傲淡漠的神色。

    “playball!!”

    第一球,御幸神色未变,手指在底下轻轻一动。

    荣纯微微点头。

    脚步豁然踏出,左臂倏然挥动。

    “咻”

    一抹亮光在这里飞驰而出。

    凌厉的气息,朝着本垒方向飞奔而出。

    直球!!!

    那比邻的小球,飞奔的轨迹。

    西瞳孔里闪过了一抹喜色,这是天赐的机会啊。

    下意识之间,球棒舞动。

    可是,在下一秒,球棒早已掠过,可那球光却姗姗来迟

    变速球!!!

    西咬紧了牙关,露出了一抹不甘的神色,看着小球窜入到了球套当中。

    “啪”

    “好球!”

    居然第一球就来变速球么?

    板凳席里,梅宫和松原脸色都是一变。

    第二球。

    “咻”

    又是一抹亮光闪烁。

    直球!

    西咬紧的牙关,再一次以着直球的待球时机挥棒。

    然而。

    “咻”

    “啪!”

    这一回,是和上一球完全不同的结果。

    小球在临近本垒时刻,蓦然一震。

    快速穿越了球棒拦截。

    下一秒,钻入到了球套当中。

    加速直球!!!

    “好球!!”

    这个家伙,对付我这么一个区区下位打线,这么认真么!?有没有搞错啊!?

    西瞪大了双眼,仿佛都有点不敢相信一般。

    他不相信是他的事情。

    而荣纯和御幸怎么做,却不是他能够改变的。

    第三球。

    “咻!”

    又是一抹飞跃的寒光。

    这一次。

    西已经是有些方寸大乱了。

    不知道该以什么态势来待球。

    “咻!”

    穿梭的白光。

    内角的上浮减速折射。

    “咚!”

    一声猛烈的响声响起。

    五缝线球。

    荣纯最为得意的决胜球,三种球路,三个球种。

    玉之王牌实力尽展。

    就如同是拿着宰牛刀,干净利落的宰掉了一只小鸡一般。

    “好球,打者出局!!!”

    真正的王者,真正的王牌。

    那是在宣称着实力鸿沟一般的投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