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4章 症结
    成孔高中的带线。

    带给青道高中一方的压力是有些大的。

    说句毫不夸张的话。

    论力量,论重量级打线的话。

    这一支成孔高中绝对可以称得上是青道高中所对阵过的队伍里最强的那一支了,哪怕是曾经的桐生高中打线。

    单纯论力量的话。

    也是无法比拟成孔高中的。

    实在是这个体格就是天然的优势了。

    手腕带动出来的力量。

    身体各个部位可以借用爆发出来的力量,那一种纯粹是自身的身体素质所决定的力量,真的,不是一般的队伍,一般的选手可以比拟的啊。

    最起码。

    眼下,真木洋介就是接受着这样的冲击力。

    “没有想到,真木居然可以撑得住啊。”

    比赛持续进行,在第四局的三发本垒打后。

    来到了第七局的对抗当中,此时的比分是五比三,这样的一个咬住的分差,青道高中还真的有些没有料到。

    前园健太神色肃穆的看着那计分板上的比分,声音有些低沉的说道。

    “切,我刚才都还以为可能要被提前结束比赛啊。”麻生尊双手抱在脑后,似乎是有些不耐的说道。

    “三发本垒打都没有击垮,还能够压制住后续的打者,真木洋介,比起夏季来说,成长的很多啊。”

    白州前辈点了点头,脑海里似乎回想起了几个月前的夏季大赛。

    那半决赛里,和仙泉高中对决的场景。

    不管怎么说。

    真木洋介的那个身高,那个曲球,还是给青道高中众人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了。

    “还有三局,两分分差,仙泉还是有机会的,而且,从第五局开始,对方王牌的球路就已经被仙泉的打线抓住了啊。”

    御幸摸着下巴,露出了一抹考量的神色来如此说道。

    “唔,论气势的话,五五开吧。”荣纯也是点了点头说道,只是在内心里,荣纯很清楚,成孔高中等下是不会给仙泉高中过多的机会了。

    “说真的,真要选一个的话,还希望仙泉进四强啊,又是老对手,比较熟悉,而且论打线的特性的话,仙泉的打线,咱家投手阵应对起来更加轻松一点吧?”

    斜靠着座椅上的仓持撇了撇嘴如此说道。

    讲道理来说。

    在青道高中的视角看来。

    双方在气势上应该是均等的,当然,成孔得亏于打线特性的缘故,在局势上可以说比较占优势,硬要说胜率的话。

    应该就是六四开吧。

    成孔六,仙泉四。

    只不过,青道高中不论是教练组的那几位巨头。

    还是荣纯,御幸这些选手。

    还真的就是希望对手是仙泉呢,那样绝对会轻松许多。

    而且。

    荣纯脑海里不由回忆起了原著里那一场半决赛。

    荣纯的眼神便是不由闪过了一抹阴翳的神色来。

    毕竟。

    “那个队伍,不管从什么方面来说,都是一个危险系数极高的队伍啊。”

    荣纯在内心里低声呢喃道。

    “成孔高中的选手更换通知,投手的小岛君转为中坚手,中坚手的城岛君转为投手,代替城岛君上场的是,七棒,投手,小川君,七棒,投手,小川君。”

    果不其然。

    在领先了两分的态势下,进入到终盘战斗。

    成孔高中也终于不留手了。

    保留中心打线人物。

    让一年级的左投,小川常松上场了。

    “哦哦哦哦哦,又来一个更大的?”小凑春市望着那踏着大步伐像小学生一样迈步走上投手丘的小川常松,露出了一抹惊讶的神色说道。

    “卧槽,这样显得那个捕手更小的吧?”仓持咂舌说道。

    “成孔,都是这样的选手么?”金丸信二有些无语的说道。

    “一年级的左投么?”

    东条秀明眼眸里闪动出了一抹异样的神色,稍稍瞟了一眼不远处的荣纯后,低声说道。

    降谷晓则是持续在放飞自我当中。

    尤其是在小川上场之后。

    那双眸愈发的空灵起来了。

    似乎是想到更加有意思的东西去了。

    在青道高中众人都对这一位成孔一年级左投露出感兴趣的神色时候。

    坐在另一侧的荣纯却是在不经意间握紧了拳头。

    那望着小川常松身上的双眸瞬间变得凌厉起来。

    就是这个家伙。

    就是这个该死的胖子。

    那一脸无辜表情的死胖子!!!

    就是这个家伙。

    将御幸前辈给!!!!

    恍若奔腾的海浪。

    如同咆哮的烈焰。

    荣纯那瞳孔里流露出了一抹厉色和那淡淡的煞气,双手都在不经意间紧握成拳。

    让一旁的御幸微微的皱眉。

    有些奇怪的看了荣纯一眼。

    “泽村,泽村。”

    “啊?啊?御幸前辈,有什么事情么?”

    荣纯似乎刚刚回过神来一样,有些茫然的看了一眼身侧的御幸,不知道为啥御幸前辈会露出这样的认真表情来。

    “你刚才的状态有些不太对啊。”

    御幸探寻的目光落在荣纯的身上,带着深意如此说道。

    荣纯微微一惊,瞬间意识到刚才自己稍微有些过度了。

    “啊?是么?没有啊,御幸前辈你多虑了。”

    荣纯立刻打了一个哈哈,企图敷衍过去。

    “是么?那就好。”

    出乎荣纯预料的是。

    这一次。

    御幸难得没有深究下去,只是深深的看了荣纯一眼说了这么一句话后,就没有追问了。

    这让荣纯原本有些悬着的心放下的同时,心头也涌现了一个疑惑来。

    御幸这个家伙啥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或者是因为还在看比赛的关键时刻么?

    荣纯偷偷的瞟了一眼重新将注意力转移到球场上的御幸一也,在内心里如此想到。

    不管怎么样。

    御幸不追问下去的话。

    对自己是个好事情。

    不然的话,还是有些小麻烦呢。

    毕竟。

    一时之间荣纯也没有想到啥好的借口什么的,还真怕被这家伙追问之下露出点啥马脚来的,而这种东西。

    又是无法解释的东西。

    荣纯在内心里暗暗反省了一下。

    以后的自己还是注意一下,泰山崩于面前而脸色不变,这种事情是做不到,但是适当控制自己的情绪,还是应该要做到了。

    这也是在投球里一个很重要的课题了。

    扑克脸这种东西。

    可不仅仅是局限于纸牌类游戏当中啊。

    在棒球这样的体育竞技里。

    战术欺骗也是很重要的手段之一。

    自己的未来是职棒那样的世界的话,这是必然要学会的呢。

    只是。

    唯有这个家伙。

    自己可真的是没有方法做到神色不变啊!!

    荣纯望着那在投手丘上,还以为自己流露出了一抹憨厚模样的小川常松。

    差一点又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只有这个家伙。

    绝对。

    绝对不能原谅啊!!!

    这都已经是成为了荣纯的一个症结所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